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城破空:川普質疑「一個中國」,符合現實與潮流


「我完全了解『一個中國』的政策,但是,如果我們不能跟中國在其他問題、包括貿易問題上達成協議,我不明白我們為什麼還要受縛於『一個中國』政策。」

這是繼2016年12月2日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九天之後,2016年12月11日,美國備位總統川普再次就美中台關係表態,直接挑戰近半個世紀以來的「一中政策」。在國際間再次投下震撼彈。

川普的這幾句話,聽上去,有兩層含義:其一,如果中國不在貿易等問題上讓步,美國就可以放棄「一中」政策,以示反擊;其二,如果中國在貿易等問題上讓步,美國就可能繼續維持「一中」政策。於是,外界紛紛解讀,川普要把台灣當作籌碼
,打「台灣牌」,逼北京就範。

話雖這麼,但考慮到美國普遍存在的對中共不滿、對台灣同情的情緒,尤其在共和黨一直存在反思美中台關係的呼聲,而近年,這種呼聲日漸高漲。未來,美中台關係演義,不能僅用「籌碼」二字概括之,或簡單化。

川普任,美國究竟會在美中和美台關係上走多遠?對其政策選項,盤點如下:

其一,「一個中國」。像過去近四十年來歷屆美國政府因循守舊的那樣。然而,當初的「一中」政策,是華盛頓對北京的遷就,基於美國「聯中抗蘇」戰略的需要。 隨著蘇聯解體、東歐解放、冷戰結束,中國,已經不再具有那樣的戰略價。換言之,美國已經具備改變「一中」政策的現實和民意基礎。

曾遭美國遺棄、淪為冷戰犧牲品的台灣,不公平地,被長期孤懸於國際社會之外。儘管,處境艱難如此,但,經濟上,台灣依然躋身亞洲「四小龍」之列;政治上,台灣依然轉型為亞洲民主楷模。在浩蕩的太平洋里,台灣,如一枚遮不住光亮的珠貝,熠熠生輝,反襯這個世界的庸俗與齷齪。遲來的川普總統,質疑「一個中國」
,符合國際現實與文明潮流。

冷戰結束之後的二十多年間,相反的發展態勢卻是,中國逐漸取代俄國,成為美國和文明世界的最大威脅。對今日美國而言,聯俄抗中反而成為新的需要,可能成為新的戰略。川普與普京互相欣賞的態度,川普提名多位親俄人士入閣(包括國務卿和國家安全顧問等要職)的架勢,都擺明了戰略轉變的姿態。

此時,美國媒體上,正熱炒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俄羅斯黑客入侵美國民主黨網站、從而影響美國選情的新聞。無論此事會掀起多大風浪,已經是一種信號:川普政府,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親俄的一屆政府。

其二,「兩個中國」。美國既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承認中華民國。這種情況,類似現實中的朝鮮半島處境,南韓和北韓分別都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分別都是聯合國成員。也類似統一前的德國處境,西德和東德分別都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分別都是聯合國成員。

如果美國改而奉行「兩個中國」政策,更容易影響其他國家跟進,進而獲得整個國際社會的響應。即便在中國大陸人民那裡,也更容易得到呼應。渴望民主的中國人
,將支持中華民國;遭中共愚弄的中國人,則暫時依附中華人民共和國。

其三,「一中一台」。在外交上,美國既承認中國,也承認台灣,而台灣不必拘泥於「中華民國」這個國名。這是大多數台灣人、尤其是追求獨立的台灣人所願。

如此一來,台灣人民必歡欣鼓舞。但在中國大陸那邊,可能引發統獨問題的激烈紛爭。如果沒有中國的民主化來及時承載和化解這一紛爭,在一黨專政下,這一紛爭
,可能給執政的共黨帶來壓力 - 引發民族主義大火;或是口實 - 導致共党進犯台灣的蠢動。

針對川普翻轉「一個中國」政策的動向,北京的選項,盤點如下:

在貿易和其他議題上對美國讓步,以確保美國繼續維持「一中」政策。其實,所謂讓步,並非真正意義上的讓步,而是停止 - 停止對美國利益的損害。比如,停止蓄意製造美中貿易逆差、停止大規模盜竊美國知識權、停止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等欺詐行為。

美國對北京的期待,只不過,就是希望後者改邪歸正、棄惡揚善。按理,這樣做並不難。然而,把政權安穩和既得利益擺在首位的中共當局,似乎並不打算這麼做
。中共擔心,如果遵守國際規則,停止補貼國營企業,失去巨額的中美貿易順差(
對美國而言,即美中貿易逆差),就可能失去中國經濟增長的來源,而經濟增長,早已成為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唯一支柱。

由中共權貴控制的國營企業,則是中共的經濟命脈,事關其龐大的維穩經費和軍事開支。把所有這些變數加在一起,中南海盤算的是,它是否存在失去政權的風險?尤其在當前中國經濟加速下滑的大趨勢下。

代表強硬派和頑固派觀點的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發出連篇社論和評論,公開羅列出(一旦川普改變「一中」政策)中共可能採取的報復手段,也就是,在遵守國際規則之外的其他選項:

其一,增加戰略核武器數量,作為「殺手」,加大對美國、台灣和周邊世界的核威脅。

如此,中共將違反它自己簽署的國際《核不擴散條約》,該《條約》規定:(截至1967年)已經擁核的國家,不得繼續發展核武器,不得向無核國家擴散核武器;(截至1967年)沒有核武器的國家,不得發展核武器。

當然,中共可能效法北朝鮮,宣布退出《核不擴散條約》了事,再次擺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無賴嘴臉。事實上,中共先後向巴基斯坦和北朝鮮擴散核武器、一直暗助北朝鮮發展核武器(經由中國鴻祥公司等機構),早已違反了《核不擴散條約》。繼續違反,對厚黑成性的中共而言,不過是頭上的虱子,虱多不癢。

但北京需要明白,到戰略核武器,具有壓倒優勢的,並非中國,而是美國。如果中共想在這方面急起直追,趕超美國,極可能步上前蘇聯後塵,因軍備競賽而
,不戰自潰。尤其在當前中國經濟全面衰退的大背景下。

其二,支持美國的敵人,「公開支持它們,或者暗中向它們提供武器。」

所謂美國的敵人,無外乎國際恐怖組織如伊斯蘭國、基地組織、塔利班等;或如北朝鮮、伊朗等流氓國家。

川普提名的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公開指出:「中國和朝鮮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同盟。」筆者聞言,不禁感嘆:這樣的真話,終於有美國政治人物能夠說出口來!

原來,早在十多年前,筆者在哥倫比亞大學的碩士畢業論文,就以此為題,題目是《中國在恐怖主義和「反恐」中的真實角色》。筆者當時就論證:在基地組織、塔利班、伊朗和北朝鮮的背後,都有共中國的身影。共中國是暗助國際恐怖主義的雙面掮客。其目的,是以國際恐怖主義牽制和削弱美國,換取北京共政權的存活與擴張。

儘管弗林也提到俄羅斯、古巴和委瑞拉等國與恐怖主義的聯繫,但筆者確信,川普陣營很清楚,相比之下,(共中國才是國際恐怖主義最有實力的支持者,在國際反恐戰爭中,北京才是那個不露臉的、文明世界的最陰險敵人。

換言之,一直以來,中共就在支持國際恐怖主義,以及朝鮮、伊朗、蘇丹等流氓國家,《環球時報》出來,不過是由暗轉明,自曝其丑。如果,未來,中共進一步把它對「美國的敵人」的支持公開化,必遭來全世界的唾棄,甚至可能換來美中攤牌、開戰的後果。再,如果中共明目張胆地支持伊斯蘭國和北朝鮮,難道美國就不能支持新疆維吾爾人?

其三,加重打壓台灣。諸如,挖台灣邦交國牆角,進一步壓縮台灣的外交空間;軍事威脅,增加瞄準台灣的導彈,頻施對台導彈射擊演練,或軍機繞台飛行、軍艦繞台示威。

如此,北京只能進一步逼台灣走向對立面。其實,中共一直在打壓台灣,台灣習以為常。北京增加打壓份量,台灣固然有痛感,但中共自己,也必付出更高成本,大量燒錢而已。北京吹噓自己對台海局勢握有「主導權」,事實上,只敢欺負台灣,不敢碰硬美國。中共紙上狠話,不過是自慰、自、自我壯膽。

川普對「一個中國」的質疑,不會引起世界的不安,潛在地,還可能受到各國歡迎
,但北京(以《環球時報》為喇叭筒)的粗暴回應,卻肯定會令各國厭惡,甚至,招來敵意和痛恨。比如俄羅斯,不樂意看到中國這個核鄰居的核力量的提升。在奧巴馬圍堵(共中國的基礎上,除了已經到位的日本、印度、越南、新加坡、澳大利亞等廣大亞太國家,上任之後的川普,必聯合俄羅斯,對(共)中國展開更強勢、更致命的圍堵。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6年12月12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