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刘尔目:戴口罩站岗的武警不知道他们才是那坨最沉重雾霾

刘尔目就是因为写了这篇文章,被成都警察带走传唤20小时


最近雾霾成为最沉重的话题,成都雾霾已经连续半个月以上不利于或者非常不利于人类生活了。我已经下定决心离开成都,昨日把一些不想带走的还想用的物件给处理了,我进入了逃离成都时间表。今日看到一个帖子,在雾霾中戴着口罩执行的武警,我不知道多少人又要泛滥同情心,这些农村子弟真可怜,这么严重雾霾也就是为了生活。但是多数人同情泛滥者不会想,就是这群可怜刀把子,他们为了自己的生活,才是喂人民服霾的罪魁之首,才是每个人心中那坨最为沉重的雾霾。
640dbvj3yvy
中国的雾霾像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一样,都是听党指挥的。党为了政治需要,可以让神州遍地生霾。同样为了政治需要,可以让所有的雾霾分分钟消失,各种蓝就出来了。最近几十年,伟大的党为了维系统治的合法性,把整个国家绑架在它们发展的战车上面。在取得质量极低的仅仅数量上世界经济第二的同时,整个环境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雾霾就是其中之一。
还在高中的时候,我就思考了发展的必要性,为什么必须要发展?幸福的生活未必要发展来体现,中国如果是一个大沙漠,但是总有那些没有被发展的绿洲,比如我朋友去过怒江,那里非常原生态,但是人们的幸福感并不比经济数据狂奔的城市差。
这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统治集团,他们从来不想人民到底需要什么,而是他们自己认为人民需要什么,说到底是人民为他们服务。因为没有经过全民授权其名不正,这个非法统治的决策者们,搞出一个个发展梦想来安慰连基本自由都没有可能愤怒的人群,也确实有一些人在所谓发展中迷失了对于人最基本的需求。
但是雾霾的到来,让一些人终于从发展的美梦中醒来,发展终于迎来自我吞噬,疯狂发展的结果让人们重新思考发展的本身的合理性。即使人们可以吃有毒的食物,可以喝有毒的水,也可以吸有毒的空气,但是人他妈至少是动物,雾霾这么浓连呼吸都困难的时候,本能也让一些人想改变。很多平时压根不关注政治的群体,也加入到了雾霾的关注中来。目前很多人还停留在具体雾霾的治理问题上,思维一旦打开,他们一定会逐步想到雾霾真正的根源正是这个伟大的党,为了其一党之私,还有官僚集团的一己之私。正是他们的伪发展需要,雾霾才成为必然。
那些在雾霾中戴口罩执勤的武警,确实来自平民,如果是"精"英的话应该像刘源那样直接提将军,像叶选宁那样干几年就做将军,将军是不用上街站岗执勤的。他们现在站岗守卫的那些统治中枢,其造成的雾霾不仅让他们戴口罩,也让他们那些仍然在底层打拼的父母妻儿一起吸雾霾。
雾霾确实可怕,更多的人在反思,但是不敢行动,因为所有的行动都会破坏统治大局,也挑战统治的权威。挑战体制权威,视为叛乱,广大的属于人民党终于党的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就会起作用了。他们确实是敢杀人的,27年前那次杀人,至今还对一些经历者、旁观者和后来者有心理阴影。如果不是迫于刀把子的威慑,我想现在成都随时可以动员四五百万市民,到彭州去把那个雾霾源头之一的石化工厂给拆了。
如果说雾霾的根源是体制,那么这个体制的存在就来自于另外一坨压在人们头上的恐惧雾霾,也就是刀把子。没有了刀把子这坨雾霾,人们早就终结了这个制造雾霾的体制,雾霾早就解决了,我们又开始在这片神州上重建我们的家园。希望那些保护这个体制的军人武警们,想想自己戴着口罩,父母妻儿正在吸着雾霾,而被你们保护的那群真正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的父母妻儿早已移民海外。为了一口生活,不值得你们如此做,你们要尽快地散去身上的雾霾,站在父母妻儿一边。希望那些恐惧的人们,尽快消除心中的恐惧雾霾,只有这样空气中的雾霾才可能消除。
我可以为了妻儿为空气中雾霾暂时让步逃离,但是绝对不会为雾霾背后背后那坨雾霾逃离,不管在哪里生活,对抗那坨雾霾都是义不容辞,直至天下清明。
刘尔目 2016年12月11日 20:5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