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胡少江:日本拒绝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及其影响

中国加入WTO (外媒漫画)

日本经济产业省昨天宣布,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这意味著日本将继续维持对它认定为倾销的中国产品征收高额"反倾销税"。虽然美国政府和欧盟国家的政府尚未对这一问题正式表明立场,但是欧洲议会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高票通过了一项没有约束力的决议,表明欧洲不应该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而美国的当选总统特朗普在竞选中也曾经多次公开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和进行不公平国际贸易。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国家的立场基本一致。
今年十二月十一日,是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十五周年。为了换取世贸成员国的资格,获取在贸易投资等方面的便利,中国政府当初在入世谈判中作出了一些让步。接受"非市场经济地位"的待遇就是一个最重要的让步,这使得其他国家在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可以选择第三国作为参照国进行产品成本调查,这一让步使得各国对中国动用反倾销措施相对容易。这个安排的有效期为十五年。但是议定书并没有规定有效期满之后的政策。十五年后的今天,各国都要对是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待遇表明立场。
在所有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中,日本政府率先就这一问题正式表明立场。这无疑会对欧洲各国产生影响。作为美国的主要政治、经济、军事盟友,日本的态度应该与美国政府的官方立场基本吻合。如果这些国家采取一致的立场,它意味著国际社会对中国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五年之后市场化进程的进展缓慢持公开的批评态度。对中国而言,这不是一个利好,因为它意味著中国政府在未来的国际贸易实践中,仍将遭受"非市场经济"国家的待遇,从而影响它的产品扩大在这些发达国家的市场份额。
有人认为,日本政府的态度是因为日中关系恶化所致,其他发达国家不一定对此采取同样的立场。这种想法未免太简单化,也只能是中国方面的一厢情愿。如果将日本政府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正式表态与目前在发达国家普遍兴起的民粹浪潮联系起来观察,我们不难看到:(1)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产业向外转移、工作机会流失等是当前各国民粹浪潮的一个重要推动力;(2)许多人将中国看作是抢夺发达国家市场、资本和工作机会的主要国家;(3)他们认为中国除了一些自然优势之外,政府操控也是重要因素,因此极不公平。
不能否认,所有国家都有著自己的利益和盘算,发达国家政府和民众对中国的许多指责也不见得都很到位和公允。在国际竞争中,只要全球化的趋势继续,即使没有中国因素,也会有其他具有比较优势的发展中国家将取代中国今天的地位。发达国家必须解决自己的问题,尤其是解决驱使产业外移的那些内生性因素、全球化之后资本收益的合理分配政策、还有产业结构升级的政策等等问题。单单是对中国进行指责,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他们自身的问题。日本是这样,欧洲和美国也是这样。
但是,他们对中国政府操控市场的批评大体上是站得住脚的。政府的操控过去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堂而皇之的存在,在改革过程中也仍然存在。最重要的是,中国执政党和政府的操控既不受市场的制约,也不受法律的制约,这是中国的市场化改革无法深入的最主要的障碍。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加入全球化所带来的正面效应能够消化许多政府操控经济的负面效应,但是随著全球化的深化和中国市场的扩大,这种操控的负面效应越来越大,而且负面的效应的主要承担著是中国的底层民众。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不仅仅是一个国际关系问题,更是中国能否真正深入改革的内政问题。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