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当假新闻影响选举(纽约时报)

科技2016年11月18日
马尼拉的一家网吧。菲律宾是Facebook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
Jay Direct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马尼拉的一家网吧。菲律宾是Facebook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
香港——Facebook上的传言迫使一位著名政治人物公开了证明自己身份的证据。在多张伪造的图片中,一位颇有名望的女性领导人被刽子手套上了绞索。一位政界人物的助手利用Facebook上的一张照片——一个女孩的遗体——谴责暴力犯罪,但事后证明,原来这张照片来自其他国家。
这又是贝拉克·奥巴马、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在社交网络上的遭遇?不见得。
这些事情发生在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这两个国家的社交媒体在政治中的巨大作用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尽管在美国,这种作用正在遭受更严厉的指责。
上周的美国大选将Facebook作为数字时代消息来源的地位推到了聚光灯下。早在那之前,世界范围内的领导人、倡导团体和少数族裔群体就一直面临大量虚假网络信息和辱骂,它们对真实世界造成了不良政治影响。多年来,社交网络基本上没有抑制虚假信息的举措。
现在,Facebook、谷歌(Google)其他一些社交媒体已经开始采取措施,意在遏制这一趋势,但美国以外的一些人表示为时已晚。
"它们早该这么做了,"菲律宾政治分析人士理查德·海达里安(Richard Heydarian)说。菲律宾是Facebook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多年前我们就已经看到令人警惕的迹象。"
周四,奥巴马总统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陪同下在柏林发表讲话时,指责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传播假新闻。他情绪激动,以至一度偏离了正在回答的问题。
"如果所有东西看上去都一样,不加区分,那我们就无法知道该保护什么,"奥巴马说。
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对国际选举的影响是很难估量的。但政治专家和学者表示,Facebook的全球影响力——现在全球大约四分之一的人拥有Facebook账号——难以否认。
一些政府正在进行反击,有时会造成不民主的后果。默克尔表示正在考虑强迫社交网络公开网络新闻排名方式。一些非洲国家禁止在选举前使用Facebook、WhatsApp和Twitter。印尼政府关闭了多个网站,称它们传播假新闻,但专家称一些门户网站也是因为政治原因而成为目标的。
Facebook周四表示,该社交网络是人们获取信息的地方,并称人们在自己的新闻推送中看到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的。之前,这家位于硅谷的公司否认自己对虚假信息不作为。该公司表示会继续监控该社交网络,以符合现有标准。
"我觉得,认为Facebook上的假新闻以某种方式影响了选举是非常疯狂的想法,那些内容的数量非常小,"美国大选结束几天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次科技会议上说。"选民会根据生活中的经验作出决定。"
Facebook在国外的影响力通常比在美国更大。专家说,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民主和社交媒体对民众来说是新鲜事物,假新闻会更加普遍地被信以为真。在其中一些国家,Facebook甚至免费提供将智能手机数据与基本的公共在线服务机构、部分新闻网站和Facebook自己连接起来的服务,但限制用户接触更广泛的消息来源。后者可能有助于揭穿假新闻。
菲律宾便是这样一个地方。该国的民粹主义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的发言人在Faebook上分享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名年轻女孩的遗体,据信是被一名毒贩奸杀的。调查人员后来透露,其实这张照片来自巴西。据政治分人士介绍,尽管真相被揭穿,但支持杜特地血腥镇压被举报毒贩和瘾君子的人,依然用这张照片为他辩护。
最近,菲律宾数万名Facebook用户还分享了一则声称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评选杜特地为"太阳系最杰出的总统"的新闻。尽管在Facebook上的这篇帖子下面留言的很多人都把它当做笑话,但一些人似乎当真了。此外,在一张图片中,菲律宾议员、对杜特地持批评意见的莱拉·德利马(Leila de Lima)被人套上了绞索。
"Facebook并未带来普通公民的赋权,倒是助长了职业政治宣传、边缘分子和阴谋论者的力量,"菲律宾政治分析人士海达里安说。"过去潜伏在阴影中的声音,现在成了公共话语的中心。"
Facebook在印尼极受欢迎,以至于一些人把它等同为整个互联网。在那里,Facebook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在2014年竞选时,印尼总统佐科·威多多(Joko Widodo)在社交媒体上被指是一名华裔基督徒和共产主义者。在一个伊斯兰教深入人心的国家,这是颇为严厉的抨击。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华裔,这位印尼政治人物公开了自己的结婚证书,还在大选前夕前往麦加朝圣。
"假新闻对我们的竞选影响非常大,"在选举期间帮助威多多管理社交媒体活动的图巴古斯·拉马丹(Tubagus Ramadhan)说。
即便是在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历史悠久的民主国家,社交媒体上的虚假新闻报道和仇恨言论也在煽动草根阶层的民粹主义运动。它们常将目标对准最近大量涌入的中东难民,以在选举中获得更广泛的支持。
现在,很多欧洲政治人物质疑,社交媒体在决定选民能看到和看不到的内容上扮演着什么角色。他们还迫使Facebook、Twitter和谷歌等社交网络签名支持监控网络仇恨言论的标准。相关标准目前属于自愿性质。
在德国,默克尔试图要求美国社交网络公司公布新闻排名方式,以求让选民对自己在网上看到的内容有更大的控制权。
"算法必须更加透明,"默克尔说。"这样相关的公民也会对自己和其他人的媒介行为有更清楚的意识。"
孟宝勒(Paul Mozur)是《纽约时报》记者。
孟宝勒自香港,Mark Scott自伦敦报道。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