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刘军宁:特朗普的胜利是左派的挫败,而非自由的挫败

当地时间8日,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迎来投票日,最终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击败对手希拉里,将成为美国第44位总统。出身地产商人的特朗普因为所表现出的形象和观点、态度,在竞选过程中不断遭受着负面评价和嘲讽。作为中国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反而觉得特朗普当总统是一件挺有意义的事情,既说明美国宪政制度非常健康,也可以提醒人们保持对权力的警惕。很多对特朗普的理解都是误解,特朗普的当选代表了很多美国人对八年以来左派精英控制政局的愤怒,左派精英的挫败并不等于自由的挫败,也不代表全体精英的挫败,说特朗普代表民粹主义是不恰当的。特朗普当选只能证明沉默的大多数不可忽视,精英主义非常重要,但绝不是嗓门最大的。


刘军宁:特朗普的胜利是左派的挫败,而非自由的挫败
对话人 | 刘军宁 采访人 | 徐鹏远
这次的美国大选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两个候选人都是饱受指责的人,负面声音不仅针对特朗普,也针对希拉里,而且对希拉里指控的严重程度要远远超过对特朗普的指控。因为希拉里掌过权,她滥用过她手中的权力,而特朗普从来没有掌过权,他所面对的问题都是私人问题,与公共事务没有相关性。
由特朗普这样的人来当总统是一件挺有意义的事情。第一说明美国宪政制度还是非常健康的,第二总统并不是高大上十全十美的,甚至那些有缺陷的人当总统反而更有意义。选总统绝不是要选方方面面都最杰出的人,有点缺陷的人当总统,反而能够提醒人们保持对权力的一种警惕。如果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他可能会产生很多的个人魅力,这样就会对民众有很大的欺骗性,大大增加了滥用权力的机会。所以在我看来,不太好的人当最高领导人反而是件好事情,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

美国的政体跟俄国政体完全不一样,它不允许出现太强的总统。特朗普不敢要求美国人都团结在他的周围,他的强势是非常有限的强势。而且如果真要预测他是政治强人的话,那他在国际上也会很强势,不过这样子就和他要把美国带回到孤立主义状态中的想法表现出冲突了。
特朗普跟小布什很像,小布什上台的时候也表示要把美国从国际事务中拽回来,因为美国的外交有一个长期的孤立主义传统。但是小布什上任之后,当他在国际上面临挑战时,又义无反顾地重新介入了国际事务,所以特朗普今天表什么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上任以后碰到重大的国际挑战时,他的态度是什么。现在判断特朗普是不是能够把美国带回孤立主义为时尚早,而且甚至可能性更小,因为今天的美国跟19世纪和20世纪初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美国人所讲的自由主义和中国人所讲的自由主义是不一样的。美国的自由主义是温和左派的,强调国家和福利。所以特朗普的胜利实际上是左派的挫败,而不是自由的挫败,甚至自由反而获得了更多的胜利。
说特朗普代表民粹主义也是不恰当的。在中国的政治教科书中,共和党被认为是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可是在美国的现实中我们看到的恰恰相反,正是那些社会地位相对偏低的人在支持共和党——当然很多共和党的高层都是反对特朗普的,在保守主义当中也有反对他的,而左派里也有人支持他。但不能就此认为美国从此就是普罗大众的政治,因为当年的小布什也罢,里根也罢,支持他们的都是社会地位相对较低的选民,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已经发生过很多次,美国并没有走上民粹的道路。特朗普的当选代表了很多美国人对八年以来左派精英控制政局的一种愤怒。左派精英的挫败,并不是全体精英的挫败。
特朗普当选只能证明沉默的大多数是不可忽视的。美国媒体只关注了精英的声音或者那些想表达者的声音,没有关注大量没有表达的声音。所以这一次大选给观察政治的人上了很重要的一课,精英主义非常重要,但绝不是嗓门最大的,不是控制了媒体就可以决定事情的进程。
特朗普作为一个企业家出身的人,他最终会把美国带到一个比较务实的轨道上。长期来看,资本市场对特朗普应该是看好的。今天的资本之所以会有很大波动甚至下跌,只是因为特朗普代表了一种不确定性,是正常的,当美国基本市场的不确定消失之后,资本市场就会稳定下来。
很多对特朗普的理解都是误解。他所表达的只是对国际上某些贸易结构或跨国组织有疑问,他质疑的并不是自由贸易制度,也不是自由企业制度,共和党就是一个保守主义的政党,特朗普当然也倾向保守,但是保守的内容也包括保守自由贸易。所以美国在自由贸易中的经济对话不会有任何变化。包括与中国的关系,特朗普虽然说对中国要采取一种特别的姿态,但是对中国究竟采取什么政策还要等到他的外交团队形成之后,现在的表态更多是选举的需要,而不是工作的需要。
  作者简介
刘军宁,中国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对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有独到的见解,是当代中国较早研究自由主义的独立学者、践行自由主义理念自由主义者。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共和?民主?宪政??自由主义思想研究》《权力现象》《保守主义》《民主教程》等著作。
——《洞见》第307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