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

特朗普为什么能赢?他的数据团队看到了不一样的美国

原文:Trump'sDataTeamSawaDifferentAmerica—andTheyWereRight

特朗普团队的数字与众不同,因为和特朗普一样,其分析师着眼的选民群体,完全不同于其他民调机构,也不同于几乎所有媒体。他们关注的选民年龄更大,肤色更白,居住地更集中于乡村地区,思想上更偏民粹主义,对"有权有势"的精英阶级恨之入骨。

  • 特朗普的分析师们越发觉得,就连他们自己的模型,都没有充分体现这部分选民的力量。"选举前最后一周,我们作了重大调整,重新权衡所有的民调,因为我们认为,民调机构在进行抽样调查时,对这个大选季的选民认识有误。伦敦CambridgeAnalytica公司产品负责人、特朗普团队的小组组长马特·奥兹科斯基(Matt Oczkowski)说。"如果他胜选,他借助的将是一种类似于英国脱欧运动的心态,以及一个不同于常规划分的选民群体。"

  • Cambridge Analytica为这部分特朗普支持者起了个名字:"被剥夺权利的新共和党人"。他们比传统上忠于共和党的人士更为年轻,基本不在都市地区生活,他们认同班农的民粹主义思想,比其他共和党人更关心这样三个大问题:法律与秩序、移民和工资。

  • 整个10月份,这群选民的早期投票日益凸显,奥兹科斯基的团队成员便决定,重新权衡调查结果,以免选情与想象相去甚远。奥兹科斯基承认,其中有一厢情愿的成分——试图找到一个倒向特朗普的选民基础,以照亮胜选之路。"老年白人选民的早期投票迅速增长,"他说,"要么老年人热情高涨,早早地投出了选票,要么这个趋势会一直持续到选举夜。"

原文翻译:

特朗普的分析师们侦测到了被大家忽略的信号。而正是这些信号把特朗普送入了白宫。

谁都没料到这个结果。媒体没有。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当然没有。在距特朗普大厦近3000公里外的圣安东尼奥总部,就连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数据科学团队也没有。但科学家们却侦测到了被大家忽略的信号——就好比飓风来临前下降的气压。而正是这些信号把特朗普送入了白宫。

回退到三周前的10月18日。特朗普团队的选情模拟器"胜利之路战场优化器"(Battleground Optimizer Path to Victory)显示,特朗普的胜选机率只有7.8%。按照模型设定,在左右大选的大多数州,包括至关重要的佛罗里达州,特朗普都落后于希拉里,但差距并不大。在弗吉尼亚等州,他领先希拉里,尽管民调结果并非如此。

特朗普团队的数字与众不同,因为和特朗普一样,其分析师着眼的选民群体,完全不同于其他民调机构,也不同于几乎所有媒体。他们关注的选民年龄更大,肤色更白,居住地更集中于乡村地区,思想上更偏民粹主义,对"有权有势"的精英阶级恨之入骨。之后三周,特朗普在辗转各地拉选票时,便顺着这股怒气煽风点火,有时甚至有些收不住。

"投票给希拉里,就是把我们的政府拱手让给公共部门腐败、贪污和裙带关系,这威胁到宪法制度的存续。"10月29日,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争取选票时说。"美国的卓越之处在于,我们是个讲法律的国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希拉里的腐败粉碎了美国建国的根基。"

特朗普习惯夸大其词,言语粗俗,招致媒体和政治精英们的广泛谴责,但他们以为,这就等同于特朗普会败。没想到,特朗普的仇恨言论非但没有疏离支持者队伍,反而还坚定了支持者的决心,让这个队伍不断壮大。

在不知不觉中,希拉里也帮了特朗普一把。"希拉里·克林顿为特朗普提供了一个鲜明对比,"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说。"从邮件服务器,到面向华尔街银行家的天价演讲,再到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她代表了美国中产阶级早已受够的一切。"

10月28日,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致信国会,宣布重启对希拉里电子邮件的调查。在这一消息的推动下,"潜水"多时的农村选民开始加速倒向特朗普。

特朗普的分析师们越发觉得,就连他们自己的模型,都没有充分体现这部分选民的力量。"选举前最后一周,我们作了重大调整,重新权衡所有的民调,因为我们认为,民调机构在进行抽样调查时,对这个大选季的选民认识有误。伦敦CambridgeAnalytica公司产品负责人、特朗普团队的小组组长马特·奥兹科斯基(Matt Oczkowski)说。"如果他胜选,他借助的将是一种类似于英国脱欧运动的心态,以及一个不同于常规划分的选民群体。"

特朗普团队之所以着眼于这个群体,一定程度上也是考虑到,这是他们唯一有望的胜选途径。但在科米出面之后,年纪较大的白人选民群体才开始显现。于是,为争取更多的州,在最后两周时间里,特朗普跑遍了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和密歇根。谁都不信他能拿下那些州(只有自由派制片人迈克尔·摩尔[Michael Moore]是个例外,他称这些为"脱欧州")。直到大选前夜,特朗普的模型还是预测说,他胜选的可能性只有30%。

特朗普传递给那些选民的讯息,跟一般共和党人大相径庭:他的长篇大论振奋人心,在他口中,全球的权力结构——银行、政府、媒体、世俗文化守护者——形成了一个道德败坏、智识堕落的黑暗网络。特朗普坚称,对此,他凭一己之力就能解决。

"这不是法国大革命。法国大贵命摧毁了社会的基本制度,改变了政府的形式。而特朗普代表了一种回归——回归真正的美国资本主义。"

在此过程之中,特朗普凑出了这样一个世界观:右翼民粹主义已经横扫欧洲,现在美国也要加入其中。这一理念被班农反复提出。在密西西比州的竞选集会上,特朗普请来了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英国脱欧运动的领导人物。特朗普也成为了美国版"脱欧运动"的象征。"在我加入的时候,这条路线就已经确定了。"班农说。

特朗普的竞选代表了美国政治一场突如其来的盘整。他不但把民主党赶下台,也让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等共和党领导人灰头土脸。无数共和党议程将无疾而终。但现在还不好说。

早在大选夜之前,特朗普的数据人员就已经明白,他的选民不太一样。为更好地理解特朗普与瑞安式共和党人的区别,他们开始着手研究。

Cambridge Analytica为这部分特朗普支持者起了个名字:"被剥夺权利的新共和党人"。他们比传统上忠于共和党的人士更为年轻,基本不在都市地区生活,他们认同班农的民粹主义思想,比其他共和党人更关心这样三个大问题:法律与秩序、移民和工资。

他们还深深蔑视两党奉行的政治体制,希望美国回到过去的美好年代。特朗普恰合他们的胃口。"从根本上讲,特朗普是个民粹主义者。"班农说。"他是一场民粹主义运动的领导者。但他也是一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在房地产、媒体和品牌塑造方面成就斐然。"班农说,选择特朗普的选民都希望,自己也能参与这种成功,但又不摧毁美国的政治体制。"这不是法国大革命。"班农说,"法国大贵命摧毁了社会的基本制度,改变了政府的形式。而特朗普代表了一种回归——回归真正的美国资本主义,他也代表了一种革命,革的是国家支持的社会主义。精英阶层霸占了所有的好处,把坏处都推给了美国的工薪和中产阶级。"

根据Cambridge Analytica的分析,这些特朗普支持者认同保守派共和党的标准优先事项,特别是社会和文化问题,比如堕胎和枪支——对此,特朗普基本上忽略不提,以及削减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支出——这些是他发誓要推进的。特朗普胜选,凭借的是拼凑出一个世界观,在其中反映出这些优先事项。虽然其中一些观点和瑞安等共和党领导人大相径庭,他也全然不顾。

当上总统以后,特朗普就得争取国会的支持,因此,他的主要挑战将是弥合差异,一边是他独创的民粹共和主义,另一边是由瑞安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等提出的共和主义,虽然正在走向没落,但势力依旧强大。这两个版本怎么融合,就看特朗普的作为了。途径之一也许是某种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这是很多保守派敢说不敢做的。"这些(特朗普反对的)精英在华盛顿有许多游说者,"班农说。"裙带资本主义已经失控。对此,特朗普看到了,美国人民也看到了,并群起而粉碎之。普通人想要一个平等的体制,一个透明而负责任的体制,这个体制要将他们的利益纳入考量,允许他们分享成果。"

整个10月份,这群选民的早期投票日益凸显,奥兹科斯基的团队成员便决定,重新权衡调查结果,以免选情与想象相去甚远。奥兹科斯基承认,其中有一厢情愿的成分——试图找到一个倒向特朗普的选民基础,以照亮胜选之路。"老年白人选民的早期投票迅速增长,"他说,"要么老年人热情高涨,早早地投出了选票,要么这个趋势会一直持续到选举夜。"

10月下旬,经过对模型的调整,在密歇根州的铁锈地带(Rust Belt),特朗普的支持率立刻窜升——密歇根州2个百分点,宾夕法尼亚州2.5个百分点。顿时,"战场优化器"真的给他们指明了胜选之路。

这种趋势变成了现实。在中西部小县,特朗普的表现超越2012年的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横扫锈带州。要知道,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这些州就没有投过共和党。在选举夜,在佛罗里达这个关键州(无论特朗普选择哪一条道,要获得胜选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他都绕不过佛罗里达这道坎),乡村地区的投票比特朗普团队的乐观假设高出10个百分点。综观特朗普拿下的所有州,我们可以看到,以农村为主的力量强势崛起,将矛头直指城市——财富与权力日益归集的地方。

"财富和人才如此集中于少数城市,这谁也没法预料。阶级跟地域难舍难分,你所在的地域定义了你的经济机遇。这种局面一点就着。"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教授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 Florida)说。"一种生活方式在他们眼前消失,他们都清楚。没有人站出来替他们说话。"

但特朗普站了出来。为此,他还吸引了那些曾经的民主党人,或是来自"新政民主党"家庭的人。在俄亥俄州马霍宁县(Mahoning County)这样的锈带据点,这些选民解释说,在不问他们死活的政治界,特朗普一人就表达了他们所有的心声。"这些人是被剥夺声音的选民,这些年的选举中,没有任何党派为他们说话。"奥兹科斯基说。

今年5月,特朗普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探讨了自己将如何重塑共和党,并罗列了一干讯息。正是这些讯息,在11月激活了这批选民。"五年或十年之后——它就是另外一个党了。"特朗普说。"一个属于工人的党——实际工资十八年没涨,这些工人已经怒了。我认为,共和党削减社会保障是错的。我知道它在预算中占很大比例。但削减不当就成了错误,甚至削减本身就是错的。"当然,不用指望特朗普为美国乡村保驾护航,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将是自理查德·尼克松以来,第一个住在城市高层建筑里的当选总统。说起农业经济,最能扯上关系的也只有一个特朗普酒庄(Trump Winery)。他最积极支持的经济政策是加大基建支出,但他描绘的景象基本离不开大都市和奢华场面。"你降落在拉瓜迪亚机场,肯尼迪国际机场,洛杉矶国际机场,你从迪拜过来,从中国过来——看到这些不可思议的机场,结果一下飞机,却是个第三世界国家。"他说。

特朗普将如何治理美国?这在目前还是个谜。在今人的记忆中,还没有哪个美国总统像他一样,毫无从政经验,或是提议的政策如此粗枝大叶。但从特朗普的选民联盟身上,以及他们关心的议题之中,共和党新政的大致轮廓已经开始显现:更民粹主义,更偏向乡村(背向华尔街),并面向美国的一个阶层——其中不全是保守派,甚至不全是共和党人。民主党没能表达他们的心声,共和党也没有。于是在11月8日那天,这两个党都已经溃不成军。

——彭博商业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