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李信餘 :黑市賣卵背後的基層悲歌


廣州一名17歲少女到地下市場賣卵,因一口氣被取出逾20顆卵子,卵巢刺激過度脹大如豬心,險些喪命。
中國社會問題千頭萬緒,衍生的黑色產業鏈更是無奇不有,最近廣州一名17歲少女受人唆擺到地下市場賣卵,因為一口氣被取出逾20顆卵子,卵巢刺激過度脹大如豬心,險些喪命。這些在先進社會斷難想像的事情,卻每天在中國如常上演。

黑市卵子有價有市,主因是中國不孕不育的夫婦愈來愈多,目前已超過5000萬人,加上放寬二胎政策,不少已過育齡的夫婦心急懷上孩子,致使這類黑色中介遍地開花。例如北京一個地下卵子交易市場,以捐卵者長相、血型、膚色、學歷分級,出價由2萬元至6萬元(人民幣‧下同)不等,令不少「等使錢」的少女趨之若鶩,而中介更可獲得逾10萬元報酬,非常和味。

然而黑中介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捐卵者卻面臨感染和創傷的風險,為了多取卵子,捐卵者需頻繁注射藥物,對健康影響極大,而取卵過程更有可能造成不孕、宮外孕等難以挽回的後遺症,可謂得不償失。

在中國,卵子買賣屬於違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明文規定,所有人類輔助生殖的技術必須在正規的醫療機構進行,並以醫療為目的,符合國家計劃生育政策、倫理原則和有關法律規定,禁止任何形式買賣卵子、配子、合子、胚胎,醫療機構和醫護人員不得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等,規管不可謂不嚴格。然而賠本生意無人做,殺頭生意有人做,正因為市場需求殷切而政府又沒有相關醫療服務提供,造就黑中介多如雨後春筍,卵子買賣大行其道。

跟買賣卵子一脈相承的是黑市代孕,中介通常以「愛心代孕志願者」的名義招攬急需賺錢的女性,而她們實際扮演的是子宮租賃者的角色。代孕媽媽根據自身條件高低,少則獲得10萬元,多則獲得20萬元的酬勞。跟買賣卵子一樣,代孕媽媽同樣承擔極大風險,例如委託方根據代孕套餐的不同内容,若代孕媽媽懷上女嬰後可強行打胎,而代孕期間更要足不出戶,受到嚴密監控,極不人道。

說到底,中國之所以出現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黑色產業鏈,關乎人口過多的問題、貧富懸殊的問題,政府監督不到位的問題,法規追不上現實需求的問題,以及道德崩壞的問題等。在這類黑市賣卵、黑市代孕背後,其實是中國低下階層的悲歌。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