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

丁学良:愤怒的政治,惊恐的世界——全球迎接特朗普时代

丁学良(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教授)

全球主流媒体迄今报道分析美国本届总统大选的最常用说法,是称其为"Politics of Anger, Politics of Despair",也就是"愤怒的政治,出于失望/绝望的政治"。在解构眼下异常麻辣烫的"特朗普时代到来了!"之前,让我们先提醒诸位一个冷冰冰的典故。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社会科学界和史学界一个经久不息的大课题,就是反复挖掘探讨为什么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能够在德国和意大利上台执政,把他们的国家、欧洲以及全球拖入一场后果惨痛的内外大动乱?那些按照教条主义作出的标准型解答(主要是前苏联的宣传产品),是把这两个大搅局高手的强劲兴起归因于"垄断资本主义集团"的大力扶植。然而更多的实事求是的研究,却层层剥离、细细追究德国纳粹运动和意大利法西斯运动的多方面社会经济和文化土壤,给后代人留下异常沉重但极为有益的教训(弗·卡斯顿:《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商务印书馆1989年版)。今天我们若要清醒解读"特朗普时代到来了!",对此断断不可不细察。

今天我们若要清醒解读"特朗普时代到来了!",对此断断不可不细察。


一、"反政治家"的社会支持面

虽然美国国内的精英阶层(更不要提其它的西方发达国家了),不论是学术界、传媒界、财经界、政界、法律界、文化界、演艺界乃至体育界,大多数成员都强烈批判特朗普,公开声明不支持他竞选总统一职,然而这位搅局大腕却红红火火一路大砍大杀,直杀到总统职务的大门口,还是不被看好,却最终临门一脚跨进白宫大门。把他硬挺上总统大位的,竟然不是腐败的大资本家财团,更不是为这些财团服务的各种专业圈子。

特朗普的社会支持基本面是哪些人?综合几个月来的多种民意调查和媒体采访,这位搅局大腕最铁杆的支持者群体,从社会背景和经济阶层看,竟是跟他几乎完全相反的人们——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白种男人、蓝领劳工、经济地位日益边缘化、失去对未来的希望、热爱持枪、福音教派信念比较强、居住在相对贫困的老工业城市或农业地区、对国际事务很少过问或罕有在国外生活及旅游经验者。套用我们中国老百姓的俗话,就是"土老冒"。

在密切关注美国大选的西方盟国中,德国主流传媒界的观察特别值得回味,因为他们有过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被极右翼民粹运动大搅局的生动经历:"受教育程度低的男性白人——这是特朗普的选民基础。该群体尤其受到产业领域就业减少现象的影响。因此,特朗普'让美国重新强大'的口号对他们有了特殊的意义。他许诺把就业位子从中国那里弄回美国、反对自由贸易和移民的表态,都在该群体那里引发共鸣。在其核心选民那里,特朗普被视为一名所言即所思、从不顾忌'政治正确'的'反政治家'。在该选民群体那里,希拉里·克林顿很不看好,被视为遭人忌恨的华盛顿建制派的典型代表"(DW:"谁选谁?最重要的选民群体",2016年11月6日)。

对照特朗普的所有社会背景——名牌大学商学院毕业、家庭堪称巨富、足迹踏遍全球、海外商业利益多角蔓延、生活作风相当放肆、两任妻子都是外来移民(目前的这一位还有过可疑的在美国非法就业的报道)、为人处世之道跟保守的宗教教义风马牛不相及等等。我们必须得抛弃一切教条主义的预设,接受这个明显乃至荒谬的悖论:尽管特朗普本人是一个花花公子型的大资本家,保守的下层白人劳工阶层却把他当作自身阶级利益和家庭价值观念的强劲政治代表。在美国的社交媒体上,我们可以看到有那么多此种类型的人为他而热狂,他们有时穿着"God, Gun, Trump"即"上帝、枪支、特朗普"的T恤,四处造势。


二、失望透顶的群体之希望

眼前的这个悖论,只能以"乱世出枭雄、病急乱投医"的对联来解读——上半句是特朗普的自我期许,下半句则是对他的铁杆支持社会基本面的客观写照。自从特朗普异军突起以来,众多外国评论家都以"美国社会的反智主义传统"来解释他的步步逼近成功大门,笔者对此至多只能接受一小部分。美国社会里确实有反智主义的元素,其它社会里就没有?英国前不久公投脱欧呢?那也可以用"英国社会的反智主义传统"来解释吗?

说到关节点上,笔者还是相信以社会经济的元素来解读"特朗普现象"更靠谱、更有延续的解剖力。这位搅局大腕的支持群体,是以"全球化的半失败者和出局者"为主,他们的教育水平、工作经验、生活阅历、家庭资产,都不足以支撑他们在一波又一波的全球化大潮中搏击奋进。一旦跨越过年轻的门槛进入中年,养家糊口的压力与日俱增,很快就丧失了"美国梦"的乐观劲头,在最后一点指望破灭的前夕,他们恰巧遇上了特朗普——此公什么话都敢讲,什么人都敢骂,什么诺都敢许!

西方主流媒体时称特朗普是"反政治家",他其实是一位看破了"胆小的饿死、胆大的赚死"的非规则市场奥妙的豪赌政客。读者只要翻阅两三本实事求是而非漫画式的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传记,就会发现,特朗普和他俩在宣传推销术上竟是那么的相似!引用出版了两本特朗普及其家族传记的作者葛文达·布莱尔(Gwenda Blair)最近接受德国媒体采访里的描述对照一下:"他是一名推销员,他推销他自己,他很自以为是……

如果有人说他在某个方面不太成功,特朗普可能会怒气冲天,觉得受了羞辱,并且做出反击。这是自恋型的人格障碍"。我们读过的传记里常提到,希、墨皆是出名的自恋狂。

三、"特朗普时代"来临,全球惊恐


特朗普是当选了,可是他真能够推出有效的经济政策和贸易绝招,来解救美国的那些全球化大潮中的半失败者和出局者吗?看来其可能性不会高于第一次玩老虎机就中头等奖,至少美国的经济学界是这么认定的。笔者早年认识的一位中国大陆赴美学者说,他们华人经济学家圈子里,没有人看好特朗普制定靠谱的经贸政策的能力。笔者阅读的资料更是表明,所有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师和研究员,不论是哪个学术或政治流派的,都对特朗普的政策水平不寄予希望。该校的Republic Club"共和党俱乐部"曾于今年8月上旬正式宣布:哈佛大学共和党组织拒绝支持特朗普作为本党的总统候选人,这是该组织128年来第一次出台否决本党大选提名人的决(Brandon J. Dixon Reports, The Crimson, 11 August 2016)。

特朗普上台了,大半个世界惊恐了,诸位翻阅各国大媒体都能察觉。他先前的过五关斩六将风风火火,走的是近似于当年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路子——藉选举、玩民意、煽激情、燃仇恨、夸海口、竭力来个翻盘通吃。靠得是如今的美国社会里,确实有大批下层白人劳工民众困难重重、怨气重重,虽然远比不上当年的德国和意大利那么糟糕透顶,却怀有强盛的偏激之气、愤怒之火,终于给特朗普最后一脚踢点球进门。全世界大多数的国家和市场现在惊恐之余,一口气还转不过来。

可是话说回来,特朗普也不是仅靠口袋里的大钱才得势。他确实抓住了全球化对美国社会中下层冲击的负面影响的所有要害点,就像当年希特勒抓住了第一次大战后国际强权的压力对德国社会的冲击恶果一样。被特朗普强劲的表达能力加温到沸腾的那一大串问题,都是沉重异常的真问题,当今的美国因为这些问题而起的社会分裂和政治对抗程度之烈,在该国240年的历史上,只有林肯时代的南北战争和1960-1970年代的越南战争时期可以相比。笔者深感,"美利坚合众国"这一国名现在只是在领土完整的意义上名副其实,在社会经济问题上,却是越来越不符,体现在这次大选的胜负两者之差是那么微小。

United States,Un-United Society——国家是"合众",社会是对抗。

四、美国的"史无前例"之后

整整八年前,美国选出了第一位非裔总统,史无前例;眼下又选出了一位从未有公共服务经历的非典型总统。后者当选,是由于美国社会里有刚刚过一半的选民,对前八年的国家状况极为失望、绝望和愤怒。乘着如此强劲的负面狂风上台的特朗普,该咋办?几个小时前他宣布当选的首次演讲中,所有的话差不多都是与他竞选时期最能为他赢得鼓掌和选票的那些话,南辕北辙。

全世界相信哪个特朗普?哪个都不能全信。咱们先跟着发达国家惊恐一阵吧。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