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郭大眼:大奸若忠的政治投機者

有學者多年前已提出,如何科學又民主選舉德才兼備的幹部和接班人,是共產黨的難題。
如何科學又民主地選舉德才兼備的幹部和接班人,是長期困擾共產黨的難題。這是被外界視為中共原總書記江澤民智囊的中國社科院原副院長劉吉多年前提出的論點。

無獨有偶,《歷史的終結及最後之人》一書的美籍日裔作者、美國史丹福大學著名政治學者弗朗西斯‧福山教授亦有類似看法,認為權力交接是專制政體延續的風險所在,「交易成本」每每奇高。

據說,晚清慈禧太后時代有一位叫閻敬銘的高官,以清廉能幹見稱,由於生性淡泊,平素愛穿麻衣吃粗糲,官聲頗隆。話說當閻官巡撫山西時,一眾地方官聞說閻官品性,竟「官無大小,皆著布袍褂」,唯獨一名知縣依舊穿著網袍緞褂。

「可怒也!」閻官見狀,當然以廉奢之義教訓知縣一番,但知縣卻以「求奢易求儉難」作辯,令閻官一時膛目結舌。縣官接著解釋說:「卑職非敢不儉也,近來布袍褂,未易購求。求之,價絕巨,以購者眾也。卑職貧寒弗克辦,綢緞者,屬舊有,故用之。」

閻官私德上佳,未經號召,其在山西的各級官員下屬已爭相「仿效」。然而這種甄別官員標準一經擴大化,往往只能吸引到一批投其所好的投機份子。

時光荏苒,逾百年都過去了,然而歷史又有似曾相識的重演。從今年初以來,全國三十一個省市自治區的黨委書記中,有約二十人在公開場合呼籲設立黨的領導「核心」。九月份才從湖北調任天津書記的李鴻忠,在上周才閉幕的六中全會召開前,不避嫌疑地大聲矢呼:「忠誠必須絕對,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引起海內外關注。他強調:「維護核心、維護核心的權威,就是全黨的最高利益,也是國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這是中國最大的優勢,也是中國最大的政治。」

眾所周知,李鴻忠當年在廣東得以「上位」,升任深圳市委書記這舉足輕重的職位,全仗江澤民系的提攜。如果見時移世易,卻蟬過別枝,改而滿口效忠於別人,所謂「誰在中央擁護誰」,這種口舌便給的異姓家奴的作派,難道就是領導人明裏暗裏追求的「忠誠」?

如果當下喊得震天價響的「忠誠」,與當年閻官有意無意的「儉僕」,俱為用人的準則之一,甚至是重要準則的話,那麼大奸若忠的政治投機份子肯定會像蜂蝶戀花一般趕至。

退一步而言,對黨中央,甚至個人的忠誠,又有沒有限度的呢?難道要像火紅年代那樣,向毛主席「早請示,晚匯報」、跳忠字舞,才能表達內心不知真偽的所謂「忠誠」麼?中央領導人有沒有想過,這些滿口忠誠的人,可能是危機來臨時率先拔腿而逃,甚至是倒戈相向的小人呢?

捨棄絕非完美,卻相對公平公正及公開透明的民主選舉制度,而欲在專制政體下達到選賢任能的結果,在世途險惡、人心難測之下,任務顯得格外艱巨。

為解決前述問題,劉吉當年給出的「藥方」是:政治改革,中共需要做的一個重要而緊迫的內容就是黨內民主,黨內民主首先需畏黨的高級領導集團民主,如果黨的高級領導集團不民主,又如何領導全黨民主?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