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纽约时报:当希拉里和特朗普还是朋友(二):生意一场

连载2016年11月4日
10月9日,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在总统大选第二场辩论中。
Aaron P. Bernstein. Rick Wilking/Reuters/ZUMA Press. ick Wilking/Reuters/ZUMA Press.
10月9日,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在总统大选第二场辩论中。
特朗普意识到,如果他想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交朋友,高尔夫是一块敲门砖。他认为克林顿在某些方面跟自己很相似,都是遭人嫉恨的了不起的人。"比尔算是有词汇量的特朗普,"一位曾写过纽约地产相关文章的撰稿人说。特朗普曾讨好拉拢罗纳德和南希·里根(Ronald and Nancy Reagan)加入自己的商业帝国,在拉拢克林顿夫妇方面,他也同样努力。他碰巧在韦斯特切斯特有自己的乡村俱乐部,里面有个高尔夫球场,那是他在90年代末买的一处止赎物业。1999年,他关闭该俱乐部进行彻底整修,2002年重新开放,改为特朗普全国高尔夫俱乐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它距克林顿家六英里远,特朗普可以跟他一起打球,为了进一步讨好他,还在墙上挂上他的照片。直到今年6月,比尔依然在特朗普的高尔夫俱乐部有自己的储物柜。
特朗普曾对我说,他重建那个俱乐部的部分原因是,他知道比尔·克林顿会需要一个打球的地方。就像ESPN资深撰稿人小唐·范纳塔(Don Van Natta Jr.)在关于总统和高尔夫的书《第一杆》(First Off the Tee)中写的,特朗普喜欢与这位前总统打球。"他打高尔夫很有天分,不过他真的喜欢加击,"特朗普对范纳塔说,"一次没打好,他会想再来一次。这就像生活。"
特朗普用钱拉近与这对前总统和参议员夫妇的关系,从自己的基金会拨款10万美元,作为礼物送给克林顿基金会。据迈克尔·克拉尼什(Michael Kranish)和马克·费希尔(Marc Fisher)的《真实的特朗普》(Trump Revealed)一书称,从2002年至2009年,特朗普六次为希拉里竞选参议员捐款,总计4700美元。从1999年至2012年,他辗转于共和党、民主党和独立党派之间,七次改换门庭。
这段友谊对双方来说都是交易。就像《教父》(The Godfather)中说的,不是针对个人,只是生意。特朗普在纽约的生活就是推广自己的品牌,为家族公司赚钱。对克林顿夫妇来说,也是如此。曾在克林顿政府任职的一名官员说得更直白:"这是克林顿跟着钱走的典型做法。"
"他们都在同一个城市,抱着同样的想法,玩着同样的游戏,"伯纳德·克里克(Bernard Kerik)说。这位因税务欺诈和其他重罪入狱的前纽约市警察局长曾受邀参加特朗普的第三次婚礼。"搞好关系,做好生意。都是为了钱,为了出人头地,两头下注,搞阴谋诡计。"
特朗普不喜欢参加晚宴活动。他生活在一个名叫特朗普世界(Trumpworld)的狭小平行宇宙里,他最喜欢的晚间活动是,点一份Fresco by Scotto餐厅的牛排或奶酪汉堡(十成熟),匆匆吃完,观看电视上的体育比赛。"特朗普世界是他为满足自己的需要和欲望构建的,随他的喜好变化,"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的前副总裁路易丝·森夏恩(Louise Sunshine)说。她指出,"克林顿世界"要更宽阔、更国际化。
虽然克林顿夫妇也会出席一些活动、庆典和朋友的生日派对,但他们从来都不够活跃,也不属于社交晚宴群体。今年夏天,我让特朗普描述一下他与克林顿夫妇的关系,他不动声色地说:"作为生意人,我必须和所有的政治人士搞好关系,"他说,"我不认为我们的关系很亲密。"
2005年1月,唐纳德·特朗普、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以及梅拉尼娅·特朗普在特朗普夫妇的婚礼上。
Maring Photography/Getty Images
2005年1月,唐纳德·特朗普、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以及梅拉尼娅·特朗普在特朗普夫妇的婚礼上。
希拉里称,出席特朗普的婚礼只是为了玩乐。"约会奏效了,"一位朋友说。不过,希拉里的一些助手对她打算参加这样一场俗气的活动表示惊讶。他们认为,希拉里调整了自己的日程去参加婚礼,是因为她高估了特朗普作为捐款人的重要程度。
参议员和前总统夫妇在照片中笑容满面,和明星云集的来宾融为一体,其中有海蒂·克鲁姆(Heidi Klum)、芭芭拉·沃尔特斯(Barbara Walters)、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肖恩·库姆斯(Sean Combs)、亚瑟小子(Usher)、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德瑞克·基特(Derek Jeter)、唐·金(Don King)、西蒙·考埃尔(Simon Cowell)、盖尔·金(Gayle King)、马特·劳尔(Matt Lauer),以及凯蒂·库里克(Katie Couric)——最后这位因携带隐形摄像机的妄举而陷入麻烦。保罗·安卡(Paul Anka)、比利·乔尔(Billy Joel)、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以及托尼·贝内特(Tony Bennett)都在婚礼上进行了表演。
安德烈·莱昂·塔利(André Leon Talley)和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一起出席了婚礼,因为新娘即将登上《Vogue》的封面,而塔利当时是该杂志的美国特约编辑。他曾陪梅拉尼娅飞到巴黎买婚纱——她选了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为迪奥(Dior)设计的一件售价23万美元的无肩带婚纱和一件供她在随后的鸡尾酒会上穿的Vera Wang鸡尾酒裙——在婚礼和招待宴上,他要"负责"在梅拉尼娅四处走动或跳舞时,留意那件"生日蛋糕般的裙子"。他说梅拉尼娅是他见过的"最柔软光滑、最水润饱满、打扮得最精致的女人",还说"缺水的皮肤很不好看"。
特朗普当时是真人秀明星,NBC开始热播他参与的《学徒》(The Apprentice)第三季。就像《特朗普国》(TrumpNation)的作者蒂姆·奥布莱恩(Tim O'Brien)描述的那样,他的特朗普大厦公寓的品味就像"嗑了药的路易十四(Louis XIV)",他的第三次婚礼也完全是凡尔赛宫风格的。"这个男人为自己的花瓶妻子建了一个舞厅,"塔利说,"采用的是他最喜欢的巴洛克风格。大理石是从意大利空运来的,天花板就像宫殿,金碧辉煌,是从法国飞来的工匠刷的。他还请了一个完整的交响乐团进行现场演奏。"
网站编辑戴维·帕特里克·哥伦比亚(David Patrick Columbia)认为,克林顿夫妇是他的另一件装饰品:"唐纳德很高兴克林顿夫妇能出席他的婚礼,因为那也是在证明,他是一名成功人士。对他来说,重要的是这一点。"
请继续关注《纽约时报》系列报道《当希拉里和特朗普还是朋友(三)》。
莫琳·多德(Maureen Dowd)是《纽约时报杂志》专职作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她最新出版的著作为《危险投票年》(The Year of Voting Dangerously)。
翻译:王相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