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傅恒:常熟童工或讓中國成為最大的贏家

長三角經濟最活躍的蘇州,服裝產業使用數以千計的雲南童工。
這個標題當然有調侃的成分,因為有人統計了中國在國際報道上的標題製作規律,「中國或成最大贏家」頻頻出現,在任何一起國際關係時間中,無論是美國還是歐洲不利,最後都能得出這個「結論」。似乎中國已經贏得了全世界,但是,它還沒有贏夠。

而常熟童工,講的是在長三角經濟最活躍的蘇州,服裝產業使用數以千計的雲南童工。他們被終結販賣到這裏,隨即被控制起來,失去人身自由,每天超量完成任務,一旦出現反抗,就會遭到暴打。而長三角的經濟一直是大陸經濟中最為驕人的那部分。

常熟童工與此前報道的四川大涼山童工不一樣。後者是因為家鄉實在太窮,不得不在很小年紀出門打工,進入發達地區的生產流水線。前者則是近似於奴工販售,人力成為暴力模式的商品。這跟多少年前黑奴的命運近似,所以,這在當前的中國顯得別有意味。

在大陸的輿論場裏,常熟童工也引起爭議,但是相較於數年前出現的黑窯工事件,其烈度小到令人驚詫的地步。黑窯工出現在山西,工頭買來智障人,用鐵鏈鎖著在繁重的窯廠裏勞作,黑窯工成為十足的奴隸。事情披露後,引起舉國聲討,影響很大。

常熟童工之所以沒有得到相匹配的關注,一是因為類似的剝削童工,早有許多報道,它作為題材已經不能吸引輿論關注。二是盛行一種和理非非的混淆式看法,有人會認為童工其實是過早的勞力,有收入的,所以不值得大驚小怪。三是人們已經麻木,沒有什麼能打動他們。

常熟地下童工運作成熟,中介可以按照買家的要求供應「貨源」,比如特定年齡段的童工,實現細化的販售市場。而且買家需求旺盛,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這些販售的童工成本很低,只要付出很少,就能參與市場競爭。常熟童工成為大陸應對經濟下行的一個現實選擇。

這樣可以解釋本文開頭所說的,「中國或成最大的贏家」,正因為大量童工被吸收進入生產線,成為緩衝,近似恐怖分子擺在前線的「人肉盾牌」──從這個角度,或許可以理解常熟童工經歷許多年依舊存在的原因,它得到了政府的默許,成為當地維持產業不墜的要素。

當然,我們也看到,在媒體揭露了常熟童工事件後,政府進行了查處,承諾要「舉一反三」。如果對大陸行政單位的運行稍有認知的,就能知道這些表達沒有實質意義,不過是應付輿論的暫時性辦法。實際上,造成童工的那些原因,基本上沒有觸及到。

常熟童工事件收獲的比譴責更複雜的輿論態度,反對聲音之外,還有許多勢利的說法。這些情況都表明,無論是政府層面還是民眾認知中,對常熟童工存在著有意無意的縱容。貧窮以及適者生存的進化理念,改變了人們在童工事件上的正確立場,這是相當中國化的。

常熟童工現象,一種供需旺盛的現代人販鏈條,沒有被譴責被治罪。這再一次說明在大陸的資本主義產業中,存在著普遍的低人權優勢。很多年來,正是靠這種「優勢」,大陸取得了成就;然而在技術迭代的今天,仍舊沿襲這個路徑依賴,真的會「中國或成最大贏家」嗎?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