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吴戈:川普帶來的東亞懸念

對於美國來說,製造業回歸本土和貿易保護主義都不等於退出全球經濟循環。
川普當選大為出乎意料,他當選後的政策就更加懸念叢生卻又矛盾重重。猜他到底會怎麼幹當然很難,但有兩點卻不太難分析而且很有意義:其一,美國的利益根本改變了嗎?川普因順應美國國內一些利益而上台,但總統代表國家整體利益,尤其是在對外政策上。在這一點上,川普迄今對美國利益的界定顯然是片面而淺薄的。

其二,即使川普的政策亂來,在每個特定領域,從大國到地區小國,自身利益擺在那裏,選項和可能性是可以展望的。

當然,從中國的視角來看,最關心的還是美國巨變對中國意味著什麼,但由於中國國內存在尖銳矛盾,這個問題的意義對國內不同政治力量又截然相反。中共及其政府,以及所有仰賴體制生存、獲利者,自然希望美國因此放棄霸權,偏安北美,甚至一蹶不振,從而為中共帶領中國一舉奪下世界領導地位敞開大門。不過或許由於這個前景太過美妙也太過輕易,體制內迄今也無人敢如此樂觀。

對中國的前途抱有其他期待的人群,自然憂心美國放棄其影響力,從而也放棄對中國現行體制施加壓力。近年來,這種壓力即使不能迫使其民主轉型,至少也對遏制其加速倒退至關重要。在川普當選前,中美之間雖竭力保持和氣,以維護商業利益和重要事務上的協商氣氛,但中國在意識形態上對西方制度已然口誅筆伐,咄咄逼人,對美國霸權和世界秩序更是必欲除之而後快,對自身實力呈現出迷之自信。雖然中國在行動上還眼高手低,但已經促使美國著手削弱與中國在貿易和金融上水乳交融的全球化紐帶,加強政治、經濟和軍事上的圍堵部署,為這個秩序挑戰者可能引發的衝突做準備。

不管川普在政治和外交上多麼白痴,他的專業班子必然以這個局面為起點開始施政。

至少在一開始,這種施政將極富川普的外行和簡單粗暴色彩。第一炮就是退出TPP,這居然使中國成了自由貿易的最大捍衛者。然而問題在於中國能否擔當起與美國過去相當的自由貿易乃至全球化進程領導者角色。與中國很多愛國者的自我感覺不同的是,這個領導者的資格並不靠經濟總量,而要靠承擔責任,犧牲部分自身利益,付出不低的成本,維護住一套規則體系。以中國在定位自身利益、處理利益爭端、維護規則和秩序方面的作為來看,可以說不及格。中國當前以經濟利益建立起一個准盟友圈子的努力也投入和產出極不成比例。各國即使出於貿易現實與中國加強磋商,也難形成認同中國成為規則制訂和捍衛者的共識。

對美國來說,製造業回歸本土和貿易保護主義都不等於退出全球經濟循環,反對自由貿易的結果首先是在雙邊貿易上的強硬。中國在得以領導一個TPP之外的貿易協定之前,恐怕先要面對與第二大貿易伙伴的衝突。排斥中國的TPP現在群龍無首,完全不等於「中國或成最大贏家」

美國另一大令中國如鯁在喉之事就是其在東亞的軍事部署和亞太再平衡戰略了。雖然現在還不可想像,但也不妨作為最壞場景設想一下美軍撤出東亞的可能。川普要擴軍是真,但削弱海外責任(包括部署和捲入)也是真。一支比現在還強大、擁有首屈一指的全球到達、全球作戰實力的美軍,卻只駐守北美,捍衛「鏽帶」各州工人從中國農民工手中搶回來的鋼鐵、汽車等初級製造業的體力勞動飯碗,這個場景既然令人不忍直視,也就只能是川普的一廂情願。

更有意思的設想是,美軍真走了,中國會在東亞幹什麼?佔領台灣、釣魚島、南沙是必然,但中國會滿足於此嗎?帝國復興可不是這個邏輯,不要說琉球等大把歷史借口,對層出不窮的反華、辱華行為的懲罰難道不是很好的擴張機會嗎?擴張對國內局勢的好處實在是數不勝數。當然,中國會不會實力外強中乾,面對沒有美國撐腰的周邊小邦也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那是另一回事。

可以肯定的是,川普越動搖美國在東亞的安全責任和力量部署,第一島鏈越會加速認識到業已存在的巨大共同利益──防中遏中。而中國即使可能取得洪秀柱或杜特爾特等表面盟友,也不可能根本改變東亞利益格局。在川普重新定義好美國的東亞利益、維護它必需的軍事底線,以及美中圍繞東亞利益可能爆發何種衝突等核心課題之前,中國也可能受到川普初期的某些改弦更張措施的誘惑和鼓勵,上演一些更加「進取」的劇目。但不管美國的混亂能為中國提供多大的機會,自身也夠混亂的中國又能渾水摸到多少魚,唯一能肯定的只是雙方都將為世界帶來巨大的不確定性。美國是否真地徹底不願承擔責任,不管世界秩序了,恐怕也要看這個「不管」會帶來天下如何大亂。亂局之中,美國是無法獨善其身的。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