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未普:美国民主面临考验

美国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十月惊奇"几乎无一日无之。就在几天前,离大选日只剩11天时,共和党籍的FBI局长柯米突然宣布重启希拉里电邮调查,给大选平添一枚"十月惊奇"的最重磅震撼弹。
《华尔街日报》指出了这枚震撼弹给大选带来的深层影响。它说,川普若当选,民主党将因柯米的宣布,而指控选举系统被人为操纵,使川普当选的合法性受损;如果柯林顿当选,共和党主导的众院早已表明,将发动对柯林顿的电邮进行连番不断的调查。
笔者认为,这枚震撼弹和其他的"十月惊奇"炸弹,给美国大选乃至美国民主带来了极为尖锐的考验。考验之一,败选者能否像过去200多年总统竞选中的败选者一样接受竞选结果。美国民主的一个伟大之处就在于,无论选举竞争多么激烈,当选举结果出来后,失败方祝贺获胜方,双方重申民主,然后继续前进。在第一次辩论中,希拉里和川普都表示接受对方胜选的结果,但到了第三次辩论,川普变卦了,他明确拒绝承诺接受竞选结果。之后他又说,如果他赢了就接受选举结果。前两天,他更是直言,"我们应该取消大选,直接宣布我获胜"。这在美国历史上,绝无仅有。当然如果柯米效应导致本来胜选慨率很大的希拉里败选,希拉里及民主党能否接受结果,也值得观察。
考验之二,本届选举能否一如既往,实行权力的和平交接。和平权力交接是西方民主更是美国民主最骄傲的民主实践。川普不停地向支持他的人灌输,美国的选举制度被希拉里和民主党操纵,致使他的一些支持者担心川普会败给希拉里,而扬言要掀起"一场革命战争"。有一些人说,即使希拉里入主白宫,他们也会游行前往国会,"尽自己所能把她赶下台","采取任何手段都在所不惜。"
考验之三,胜利者如何对待落败的政治对手,这是民主制和专制的根本区别之一。民主制坚持宪政与法制,获胜的一方尊重落败的政治对手,政治对手依然有机会东山再起;而专制则迫害政治对手,绝对不给他或她咸鱼翻身的机会。川普称,如果他执掌法律体系,就会把希拉里送入大牢,此言无视美国的三权分立,以为总统可以为所欲为,把美国民主制度降低到中国式和俄罗斯式的威权体制和专制体制的水平。
川普的竞选语言和主张不仅让美国难堪,让美国民主难堪,也让西方的自由世界难堪。拉赫曼在《金融时报》刊文"走下坡路的美国民主制度"直截了当地批评川普的崛起、川普现像及其背后的"美国病"向世界展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种种缺陷,重创了西方的声望,破坏全世界民主体制。
拉赫曼认为,川普实际上将俄罗斯和中国政治的一些有害特质引入了美国。他说,西方民主体制的优势之一是,出版自由和公开辩论会让谎言无所遁形。然而,川普的谎言就像连珠炮一样接连不断。他的方法似乎是创造混乱,把真相埋葬在一堆谎言当中。这对美国民主制度的形像造成极坏的影响。
如果说《金融时报》的批评显示了自由世界对美国大选的焦虑,中国官方的批评则表现出明显的幸灾乐祸。《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连续发表文章,认为民主制变得让美国人民难以容忍,资本主义也渐失合法地位,称美国这位标榜制度优势的"民主教师爷",应该收起自己的超级自信与傲慢了。
美国大选对西方和中国的意义显然南辕北辙。对西方来说,看到一个像川普这样的、"主张'美国优先'的反复无常的自恋狂入主白宫,世界各地的美国盟友将会非常沮丧"。但从各方消息看,许多中国官员非常期待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因为他让美国看上去非常糟糕",这衬托出中国的一党专制是一枝独秀。
总之,美国民主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如果川普落选,他的铁杆支持者会不会像他们扬言的那样,掀起一场暴力革命?希拉里和川普会不会接受败选的结果?川普若胜选,会不会直接取代高法把希拉里送入大牢?这些都是值得关注的节点。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