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梁京:特朗普与美、中、俄三国博弈的新格局

特朗普意外胜选,究竟对未来意味著什么?这是全世界精英都在紧张思考和争辩的问题。回答这个问题的一个基本线索是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一轮全球化对世界带来的最紧迫的挑战究竟是什么?我的看法是,这一轮全球化带来的最大挑战就是世界失序的风险急剧增长。表面上看,这个风险的主要原因是在这一轮全球化中主导世界秩序的美国发生了重大决策失误,给中国崛起带来了机会,从而颠覆了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但我同意这样的看法,世界失序风险更深层的原因是对人类基本秩序具有颠覆性的技术革命。

因《世界是平的》一书而为中国人熟知的托马斯•弗里德曼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感谢你迟到》,比较系统地表达了这个观点。这本书指出了这样一个被许多中国精英忽视的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颠覆性的技术革命固然对发达国家的内部治理带来巨大挑战,但更大挑战来自于对占世界人口多数的穷国,包括中国在内的内部治理带来的挑战。西方内部的问题固然很多,但西方面临的威胁,包括一向认为自己很安全的美国面临的威胁,其实主要来自穷国的全面失序给全球治理带来的挑战。弗里德曼说,美国不怕对手强大,最怕的是对手太脆弱。其实邓小平早就看到了美国的这个弱点。当年有美国议员向邓提出移民自由的问题,邓小平答复说,你要多少,一千万?两千万?那个美国议员马上就不做声了。

那么,特朗普当选与世界秩序的危机有什么关系?我的看法是,特朗普上台打破了美国内部的僵局,不仅给美国内部变革带来活力,也给美、中、俄三国博弈带来了全新的格局。与奥巴马和希拉里不同,特朗普看到美国在全球治理中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他选择了以退为进的策略,那就是让中俄两国承担更大的维持世界秩序的责任,这就有可能催生一个G2+的全球治理格局,即以美中为主,加上俄国的世界治理格局。特朗普一上台就令TPP无疾而终,事实上宣告了这个新格局的到来。

美、中、俄三国博弈新格局有两个主要内容,一个内容是美中俄合作分担世界警察的功能,另一个内容就是以美元和人民币作为主要国际货币,形成以美元为主要结算货币的贸易和地缘政治同盟和以人民币为主要结算货币的贸易和地缘政治同盟来维持世界基本秩序。这样的全球治理格局既包含著很大风险,但也给重建世界新秩序带来了希拉里上台不可能带来的机会。

这个格局的风险在于,有可能导致欧盟解体和全球人权和民主政治的恶化,从而加剧全球的政治动荡,而这个格局的机会在于强化美、中、俄三国内部的政治改革竞争。特朗普的胜利虽有一定偶然性,但美国既要推动内部变革,又要应对日益加剧的世界秩序危机,面临困难的选择,特朗普抓住了希拉里不敢面对这个要害问题的弱点,是令他能胜出的重要原因。

那么,G2+格局能稳住吗?我认为这个格局能否稳定和持续,首先不取决于美国内部的改革有多成功,而取决于中俄两国的政治变革如何发展。中国和俄国占据了美国不得不让出的国际治理空间,虽然在近期有利于维持两国的强人政治,但也使得两国内部变革与全球治理责任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了。

最近,俄国前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预言,由于无法解决俄国的经济问题,普京将会考虑交出权力,为一场政治大变革让路。不论这个预言会否成真,可以想像的是,如果中国不能主动进行有序的政治变革,而是像百年前那样,等俄国生变后再"走俄国人的路",G2+恐难有善终。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