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守鱼:對川普的熱愛有如太監幻想性生活

美國大選確非常枯燥,兩大候選人希拉里與川普,從政治領袖的角度而言均乏善可陳。
美國大選如火如荼,太平洋另一端的事情,就像亞馬遜熱帶雨林裏的一隻蝴蝶一樣,那邊煽動了一下翅膀,全球氣候都要發生變化。中國人雖然摸過選票而且執行過的人並沒有多少,也並不妨礙太監著急於皇帝的房事如何進行。

今年的美國大選確實非常枯燥,目前的兩大候選人,一個是希拉里克林頓,一個是川普,從政治領袖的角度而言,兩個人都乏善可陳。不過,有趣的是,中國大陸的言論場中,對於美國大選的關注,基本上延續了舊有的偏好,更加支持共和黨。

尤其對於民間的知識界來說,有一個謎一樣的自信,在於相信共和黨上台以後可能採取對中國更加強硬的姿態。相對於更加愛好社會公平的民主黨來說,關注經濟效率的共和黨,似乎更有可能介入國際局勢,並且推動一些國家和地區的局部變革。從最近幾屆總統任期間發生的事情來看,共和黨上台以後,總是積極地推動與伊拉克、阿富汗、基地組織的對抗,強力的介入他國內政以後,也確實帶來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個國家的改變。

中國官方的媒體話語之中,對於美國干涉其他國家內政的事情,從來抱有極大地反感。或許,這也是民間的知識界中更加支持美國干涉內政的理由,凡是政府反對的,需要大力支持。相反,民主黨上台以後,基於左派的立場,在國際事務上總是選擇收縮態勢,把共和黨派出去的士兵再收回國內。從美國的國家利益角度來說,減少軍費開支,減少士兵死亡帶來的社會輿論壓力,減少激進外交政策帶來的外交壓力,固然有好處。可是站在中國的角度而言,如果缺少國際政治的介入,中國政治更加看不到變革的期望。為此,民間人士對於共和黨的持續支持,倒是可以理解的一種情緒。

到了今年,川普上台以後,川普各種種族歧視的直言不諱,雖然給他自己帶來了不少麻煩,可是相對於始終四平八穩談著弱勢群體的希拉里,中國人似乎更喜歡前者。正如同在國內的話語環境下一樣,中國主流話語中對於效率的熱愛,始終勝過了公平。無論是早年的鄧小平還是更近一些的仇和,他們在整體保守的官場中,因為極力的推動改革,帶來了經濟上的增長,即便像仇和因為大拆大建帶來了不少上訪問題,但也不影響主流話語中對於仇和敢於改革的讚許。

相反,那些喜歡談弱勢群體的人們,幾乎沒有和成功人士站在一起過,總是和政治上、社會上、經濟上邊緣的人活動在一起,於是乎,他們的話語也被理所當然的邊緣了。這些被籠統成為口炮黨的群體,即便並不掩飾對於中國社會變革的看法,不過從對立的話語角度來看,口炮黨的話語不過是一個掩飾,最常見的說法是,「上台以後他們比現在的政府還要壞」。

用這種情緒來看待希拉里,似乎也是相同的。而且,中文話語中的各種信息流,也不斷地強化著希拉里不過是一個虛偽的偽君子,在公開台面上大談各種公平與正義,可是郵件門、克林頓的性交門等等事件,台面下齷齪不堪。

這樣的情形,翻譯回大陸的語境之下,正是預期相信一個心直口快的真小人,也不要一個滿口仁義道德的偽君子。

這種太監對性生活嚮往式的美國大選評論,還是頗有趣味。基於公共生活的匱乏,相當數量的政治評論基本停留在宮廷戲和領袖獨唱的水準,熱衷於聽信一些小媒體流傳出來的所謂內幕和流言,喜歡將參選人的個人道德因素無限放大。

這樣的評論放在大陸語境下,有一定的合理之處。不過放在評論美國大選的時候,這樣的言論已經徹底忘掉了,政治是一整套的制度設計,並不是幾個強人的關門遊戲。帶著對政治強人的想像去熱愛川普,正如太監腦海裏的床戲,一樣不靠譜。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