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2日星期三

十九大前哨戰:權鬥升級,反腐轉向(《争鸣》杂志社评)

今明兩年是中共換屆年,省市縣鄉各級黨委將陸續換屆,直至明年十九大完成黨中央換屆。目前已有十三個省份公佈了省級黨代會的召開時間,十月中共六中全會閉幕之後,省委大換屆將全面展開。而各級人大、政府、政協換屆將在同級黨委換屆之後相繼而行,一直持續到二○一八年全國「兩會」結束。此輪換屆對於習中央的政治走向,對於未來五至十五年的中國政局,都有重要意義,也因此,圍繞換屆而展開的權力鬥爭、官位大戰已經如火如荼、遍地烽煙。

  今年以來,中共已更換了十二個省(直轄市)的黨委書記,超半數省份的省長亦被更換。其中,八月底兩天之內換了六個省委書記。最近三個月內換了七個省長、一個直轄市長。在這幾波人事調整中,近兩年新崛起的「習家軍」──包括習近平的閩浙滬親信舊部、早年知交,以及從習老家陝西走出來的官員──已有十多位趕在大換屆之前走上了省級主要領導崗位。考慮到省級黨政正職將是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的當然人選,此舉被政治觀察家們普遍解讀為「習家軍」在十九大人事卡位戰中階段性獲勝。

  進入九月,中國官場劇烈震盪,權力鬥爭驟然升級。先是與習近平有過一年政壇交集、一年半前被越級任用、以中央委員身份接替政治局委員孫春蘭擔任天津市委代理書記、被認為是「習家軍」重要成員的黃興國忽然大熱倒灶,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半夜落馬,成為繼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之後鋃鐺入獄──黃興國目前入的是中紀委「詔獄」,但他的下一站必定是著名的秦城監獄──的第四位直轄市書記。隨後,仕途起點為李鐵映秘書、與張德江淵源深厚、曾於大庭廣眾之下搶奪記者錄音筆而有「奪筆書記」之稱的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接掌天津,成為十九大「入局」的熱門人選。陝西籍官員、栗戰書的舊交、天津市委副書記王東峰則升任天津市代市長。

  與此同時,上海的換屆佈局亦在緊鑼密鼓展開。習近平主政浙江時的舊部、又追隨習由浙轉滬的上海市委副書記應勇被任命為上海市常務副市長,此為即將接任上海市長的先兆。只有政法和黨務資歷、沒有主管過經濟工作的應勇若出任上海市長,將打破這個中國經濟第一重鎮、最大直轄市市長的任職慣例。

  接著,是遼寧省「拉票賄選」系列窩案被嚴查嚴辦。該省超四成全國人大代表、超六成省人大常委會委員、近八成省人大代表涉案去職。遼寧省人大系統全面癱瘓,已無法履行職責。而遼寧的「拉票賄選」遠不止於人大系統,四月落馬的原遼寧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蘇宏章就是在黨委換屆「選舉」中爆冷「當選」的。黨內「選舉」的職位更肥、「賄選」收益更高,政協「醞釀」、「選舉」程序漏洞更多、「賄選」操作更簡便,在「拉票賄選」已蔚然成風的遼寧省,這些系統不可能是淨土。

  三年前,衡陽人大「拉票賄選」案發,習近平曾在中紀委三次全會上拍案怒斥,連發六問:「這裡的共產黨員到哪兒去了?市委和市政府到哪兒去了?當地人大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到哪兒去了?當地的紀委到哪兒去了?這些人的黨紀國法觀念到哪兒去了?這些人的良知到哪兒去了?」兩年前,南充黨內選舉「拉票賄選」案發,習近平有八字批示:「一網打盡,除惡務盡」。對於遼寧「拉票賄選」,張德江已上綱上線作出三個「挑戰」、兩個「觸碰」的定性:「是對我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挑戰,是對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挑戰,是對國家法律和黨的紀律的挑戰」,「觸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底線和中國共產黨執政底線」。可以預料,風聲鶴唳的遼寧官場或將迎來一波地毯式清洗。

  黃興國的落馬、李鴻忠的升遷所透露的權力鬥爭意涵目前尚不十分明朗。在今年年初各省諸侯掀起「維護習核心」、「向習看齊」的表態接力賽中,共有十六個省的一把手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陸續表態,但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只有三位。第一位就是黃興國,他既是打頭陣的人(黃與四川省委書記王東明同日表態,並列第一),又是表態範式的創始人,「要自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黨的集中統一,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這個核心,經常、主動向黨中央看齊、向習總書記看齊」,黃這番話成為各省書記表態的標準版本。第二位就是李鴻忠,李說「習近平總書記是黨中央的領導核心。自覺維護黨中央權威,就要自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這個領導核心」,這是對「習核心」直截了當的明確表述。第三位是陳全國,陳宣稱「對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絕對忠誠」,「堅決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的絕對權威」,「堅定維護、擁戴、忠誠於習近平總書記這個核心」,這是調門最高的效忠語言。習近平「二一九講話」講「媒體姓黨」,當時央視大屏幕赫然出現「絕對忠誠」口號,乃由陳全國開風氣之先。「絕對忠誠」、「絕對權威」、「擁戴」之類詞語在文革之後黨內已不再使用(只有軍隊將士在特定場合才用),陳全國讓它們復活了。那場效忠表態始亂終棄,於「兩會」前夕隨「十日文革」戛然而止,「習核心」的提法也沒有登上台面。但八個月過後,陳全國、李鴻忠得到高升,成為十九大「入局」熱門,黃興國卻成了換屆佈局的廢棋。

  與天津撲朔迷離的官場變局相比,整肅遼寧「拉票賄選」的政治意蘊則極其明晰,一目了然。在中國,從來就沒有舉行過真正的選舉,「拉票賄選」本來就是個笑話。天下烏鴉一般黑,哪個省、哪個市,當代表、當常委、升官晉級,都免不得要上下打點、疏通人脈、報效恩公,走黑箱組織程序,都有現存的套路。而所謂「拉票賄選」則在套路之外,無非是「被選舉人」、「選舉人」和「選舉」單位的負責人(通常是「換屆工作第一責任人」)沒有把忠實、完整執行上級意圖放在心上,用「非組織活動」把上級組織內定的「當選人」給擠掉了。這正是中央「震怒」的原因所在。

  遼寧「拉票賄選」系列案早在兩年前就被中紀委盯上,原省委書記王珉也已落馬半年有餘。當局剛好選在六中全會之前、換屆佈局之際踢爆此案,顯然是揑準時點,定向爆破。一是要殺一儆百,確保各省換屆一個蘿蔔一個坑,不出「黑馬」,不出意外。二是要全部收回省級人事權,徹底剝奪各省諸侯──尤其是像王珉那樣對中央心懷異志的諸侯──對「中管幹部」的「選舉權」。三是配合六中全會對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的修訂,從制度上將「抵觸中央」、「對黨不忠」的「非組織活動」予以封殺。

  天津官場變局、嚴辦遼寧「賄選」,其實都是十九大的前哨戰。在激烈的權力鬥爭格局中,中共的反腐鬥爭亦已發生大幅度轉向:從前兩年以查辦貪污受賄、以權謀私腐敗犯罪為主,變成了今年以究劾「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主。去年全年落馬的省部級貪官多達七十二人,今年至黃興國落馬為止,只查辦了三十一個省部級官員,反腐力度已有明顯減弱。人數減少尚在其次,關鍵的變化是,前幾年雖然也是選擇性反腐,但畢竟被查辦的大都是人人痛恨的不折不扣的貪官污吏,而今年的中紀委通報稿中,則大量充斥「違反政治規矩」、「對抗組織調查」、「拒不執行上級決定」等政治指控,此即昭示中紀委已從反腐精兵淪為權鬥打手。原四川省長魏宏未被查實貪腐事實,竟以「對黨不忠誠、不老實,不珍惜組織多次給予的教育挽救機會」荒唐罪名結案。遼寧原書記王珉則被指控「罔顧習近平總書記對遼寧提出的『講誠信、懂規矩、守紀律』的政治要求,在個人政治期望沒有實現後,消極墮落,甚至抵觸中央」。這完全不是反腐,而是收拾不聽話的官員。

  在拋出遼寧「拉票賄選」案之後,中紀委隨即宣佈將會同中組部進行換屆巡視督查,各省級紀委亦紛紛成立換屆紀律督查工作組,高舉反腐大棒為十九大權力洗牌看場,這樣的反腐,還有多大價值?

——《争鸣》2016年十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