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26日星期三

木然:以愛心吃人的軟恐嚇

失去生命、財產、自由的權利,人人都會處於焦慮與恐懼的狀態。
都說人人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這種自由不是等來的,而是爭來的。不爭不要,就想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那是懶漢的想法。

怕就怕在,每一個人生活在恐懼狀態而不自知,並把這種恐懼狀態當成生活的常態。人人都恐懼,人人都有平等的恐懼狀態,人人都有了阿Q式的自我滿足感。

恐懼與恐嚇有著密切的關係。恐嚇又分為兩種,一種是硬恐嚇,另一種是軟恐嚇。兩種恐嚇方式,都會讓人產生恐懼。如果兩種恐嚇並用,如果人們習慣了恐嚇,讓恐嚇成為常態,讓恐懼成了生活方式,人們不再具有反抗的想法和要求,奴隸的生活也就不請自來。

所謂硬恐嚇就是說抓你就抓你,說整你就整你,說打你就打你,抓你整你打你沒商量。要是講法律,人家會說,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法律這東西,就成了人家的家法,講起家法來,也是嚴厲得很。比如普通人家的孩子,買個仿真槍,就會判無期徒刑;官員買個真槍,只判三年徒刑。再比如,薄熙來的夫人殺人判死刑(缓期执行),而強拆人家房屋,賈敬龍奮起反抗,殺了作惡的書記何建華,又被判了死刑。

有壓迫就有反抗,反抗的目的就是為了爭得權利。爭得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爭得免於恐懼的權力。失去生命、財產、自由的權利,人人都會處於焦慮與恐懼的狀態。生命、財產、自由的權利不丟失,免於恐懼的自由才會成為現實。

與硬恐嚇並存的,是軟恐嚇。這種軟恐嚇就是不抓你,不整你,天天嚇唬你,天天威脅你,有事沒事找你談個話,讓你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軟恐嚇也得有硬恐嚇作後盾,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軟恐嚇是生活的常態。這種軟恐嚇經常打著溫情脈脈的面紗,讓恐懼在無形中迷漫開來,讓人陶醉於恐懼狀態而難以自拔。不但難以自拔,且還對軟恐嚇之人具感恩之情。

軟恐嚇典型的表達方式是:對你好。我讓你不說話,是對你好,為你的安全著想。我讓你不議論政治,對你好,為你的安全著想。我讓你不妄議,是對你好,為你的安全著想。軟恐嚇打著利他主義的旗幟,顯得愛心滿滿。軟恐嚇是以愛心吃人,讓人活在恐懼之中還充滿感恩之情。

軟恐嚇是一種社會狀態。這種社會狀態充滿政治霧霾。政治霧霾既然存在,逃也逃不了,那就自覺地吸,反正大家都是你吸我也吸,吸個痛快,得了政治塵肺病也沒有什麼了不起。於是,人們經常看到,只要某個人發表個意見,表達個言論自由,議論個政治,就會有親友說政治對你有何好處,別亂說,小心被抓。反右、文革都是因為議論政治的結果。這個國家與自己無關,莫談國事最安全。沒事旅遊、吃吃喝喝,人生快樂又平安。

軟恐嚇這種社會病,還真是壞制度導致的直接結果。一個好的制度,人人都心境平安快樂。如同美國,說話自由,做事自由,只要沒違法也就沒處罰。說事做事不太合適,有點非主流,別人也只是好心勸告,甚至連勸告都沒有,自由就行。一個壞的制度,本來大家都害怕,大家都不敢議論政治,忽然有人突然談論政治的種種不是,一大群人都會上來嚇唬你,你是要把狼召來嗎?

狼來了,可不是專吃某個人,而是沒有目標地吃人。動物世界的食肉動物,在圍獵的時候總先掀起恐慌狀態,讓目標動物沒方寸地奔跑。人比動物聰明,人更能通過多種方式讓社會群體處於恐慌狀態。那些掌握絕對權力的人,要的就是這個結果。人人都處於恐懼狀態,茫然不知所措,統治起來就容易多了。因為這個時候,特別需要一個超凡魅力的偉大領袖或者救世主。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