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口炮与改良:新极权下的社会抗争论战(野渡)


疯蟹时政漫画

在本次大论战中,前不介入论战的知名知识分子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站边,把支持抗争视为知识分子应有的良知。而大量普通网友发出声音,使事件的社会性和政治意义超越了传统的知识分子革命与改良的论战


"口炮党"的政治光谱源头

9月下旬,旅港的大陆人权活动家曾金燕撰文对"口炮党"进行了批评,从而引发了激烈争论,参与者以"口炮党"和"改良党"互相划分阵营,对革命、改良、抗争、行动等话题进行了激烈的论战。

"口炮党"和"改良党"的纠缠由来已久,近年来两者的观念论战每隔一段时间就爆发一次,间隔还越来越短,成为中文互联网上的引人注目的话题。而本次争论之所以受人重视,是因为罕见的由"改良党"主动向"口炮党"发起批评,同时参与者身份已不限于传统的"口炮党"和"改良党"阵营,交锋话题亦向纵深发展,显示了渐进改良阵营与激进变革阵营在新极权的步步紧逼下争取公众的一场政治表达。

"口炮党"一般指认同大陆民运和异议传统,认为在极权体制下没有任何改良可能性,由此对极权体制持彻底否定态度,坚守抗争和不合作的民间立场的人士。"口炮党"一词来自于数年前推特盛行的时候,最初是一些五毛用来讥讽对大陆极权体制持批评态度的中文推友,后来随着国内泛自由派的分化,被改良派阵营拿来蔑称变革阵营"只会打口炮,不敢做实事"而盛行。

"口炮党"的政治光谱源头为"组党运动"、"零八宪章运动"等大陆异议反对阵营,否认极权专政有改良可能,主张以坚定的民间立场主导未来的政治变革。与中国的异议政治传统一样,"口炮党"的观念表达事实上是一直处于被边缘化的地位。

"改良党"与渐进转型捆绑

1989年后,与官方推动的"改革"进程及对自由知识分子的收编、分化、打压同步,长期占据中国自由主义主动地位的是改良话语,"告别革命"成为知识分子在利益、风险计算下的合符逻辑的历史选择。

"改良党"一直以社会建设作为自己获得道义高地所在,把社会建设与渐进转型捆绑,以动员中产阶级建设公民社会为目标,冀望以此形成社会压力,在体制内健康力量的配合下形成倒逼改良,并基于此理念视民间的抗争反对运动为危害,是痞子翻身党对共产革命历史的复制,把社会推倒重来。

然而,在新极权的复兴列宁主义逻辑下,社会自由空间缩窄,政治天花板的高度越降越低。改良派视之为公民社会基石的NGO被新极权视为打击节点加以扫荡、限制,被视为公民社会启蒙、动员阵地的自由化倾向媒体、微博被清理,一直处于社会舆论中心的角色的存在感被剥夺。

然而,在一部分改良党人眼里,是"口炮党"参与配合了体制对公知的污名化,对改良派的围剿,才造成处局面,在争论里甚至抛出了"口炮党"是党国派出的第五纵队的诛心说法。

抛开争论双方不可避免的情绪化语言不提,透视近年来"口炮党"与"改良党"的交锋过程,显示出几点引人瞩目的变化。

改良话语衰落,抗争话语兴起

1.改良话语衰落,抗争话语兴起。在新极权的全面复兴下,体制对党内执行"家法"清理门户,改良党寄以厚望的"党内健康力量"被边缘化陷入失语,而对民间的打击和清场使越来越多人不再认为改良之路能在极权下走通,改良话语被体制和民间同时厌弃。改良党视为动员力量的中产阶级的保守性及对体制的依附性在去年的天津大爆炸事件中以跪姿暴露无遗。即使是在改良党津津乐道的今年"雷洋"事件中,中产阶级也是在唇亡齿寒的恐惧中以准精英的姿态向党国请愿,而不是走向街头,走向民众。

与改良党衰落相反的是,抗争话语在民间的认同者在急剧增加。在本次大论战中,包括艾晓明等以前不介入论战的知名知识分子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站在口炮党人一边,把支持抗争视为知识分子应有的良知。而大量普通网友发出声音,使事件的社会性和政治意义超越了传统的知识分子革命与改良的论战

2.传统社会运动平台权威被消解。自2003年中国的维权运动兴起,形成了异议政治、人权律师、独立NGO等社会运动的有力组织者和动员者。在新极权下维权运动步入黄昏,而传统的社会运动平台的影响力也产生了变化。

异议政治的代表是独立中文笔会,以其为平台上完成"零八宪章"的最初动员。近几年该会自我边缘化,基本上和大陆的政治进程无关,而在本次论战中其管理人员基于个人私怨而在笔会网站上选择性拉偏架,在舆论场引起非议,和去年闹出的双胞案一起,使得笔会的公信力不断消耗刘晓波受难与获奖带来的道义红利,完全沦落为异议政治的打酱油角色。

去年的709大抓捕事件,使人权律师的社会运动动员、组织功能陷入低潮。然而基于人权律师的社会认同和受难赋予的道义形象,未来社会运动将有更多的发挥空间。以坚决的抗争形象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如唐荆陵等人,对社会运动将会有更大的个人影响力。

独立NGO角色在社会运动曾有很大影响力,如新公盟、传知行等。在新极权下独立NGO一是消亡,一是受限,未来社会影响力相当有限。

未来社会运动的主角

基于个人信念认同而以社交新媒体作为组织、动员平台的松散公民联盟即将成为未来社会运动的主角。南方街头运动已经诠释了社交媒体时代政治反对与行动最激进的一极,抗争性、开放性、符合性成为未来社会抗争运动的潮流。

"口炮党"毕竟只是抗争观念的守望者,固然发出声音在极权当下就是行动,但不能等同于行动本身。而且社会运动除了观念驱动,还有利益、社会心理等,需要更广泛阶层的参与。"口炮党"也忽视了自身角色的政治形象,在公众表达时的个人情绪化影响了其言说的传播,这是其在获得道义性后需要正视的问题。

不同社会转型观念的讨论和争议,起到事实上的动员作用,清晰坚定的的抗争观念正在使公众普遍产生社会变革心理。在大变动前夜,新的社会运动周期已在在萌芽。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