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4日星期二

郭大眼:心懷不帶之恩 堅拒人類文明

作者可曾念及,太空技術方面的科學發展,與政治制度一樣,都是人類共同的文明成果呢?
大約半個月前,微博與微信流傳一則題為「感謝當年的不帶之恩」的文章,提到九月十五日晚十時零四分,當國產太空站「天宮二號」的太陽帆板緩緩展開時,很多觀看直播的人忍不住拍手鼓掌,是啊,好美!二十年,整整二十多年過去了!你知道嗎,二十多年前,由美國、俄羅斯、日本、歐盟、加拿大、巴西六國牽頭,共十六個國家計劃合力建造「國際空間站」。

文章稱,早在國際太空站籌備階段,中國就申請加入,但不僅美國和歐盟,連被中國最高領導人視為「準盟友」的俄羅斯,居然也堅拒中國的加入。直到踏入世紀之交,中國還在申請加入,當時的美國表面上支持,但當中國正式申請時,美方卻斷然拒絕,就好像是在戲弄中國一樣。國際太空站,那麼多國家都能加入,卻偏偏容不下一個中國。

該文續稱,也就在那個時候,中國立定決心,一定要建造屬於自己的太空站。整整二十多年,似乎只在一轉眼間,中國的「天宮二號」成功上天,這是中國真正意義上的空間實驗室,也從這一刻開始,中國真正開啟了大國太空站的歷史。這篇文章在其中一個網站「贏得」逾五萬五千個點讚、逾四萬四千個轉發,以及引起近萬個回應「評論」,影響不可謂不大。

看完這篇文章,令人深有感觸。首先,是中國自清末國弱被列強欺侮,被日本軍國主義者入侵,百姓慘遭殘害,家破人亡,流離顛沛以來,如今一百年後,竟然還被發達國家所唾棄,連發展太空站這樣的「集體遊戲」,都不願意跟中國一起玩,令已經強大到雄踞世界經濟總量第二位的今日中國,仍然受到列強的欺侮,這到底是為什麼?

前述這個「被逼害」的看問題角度,固然容易被當權者利用,用以鼓動老百姓的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情緒,但誠如毛主席當年說的,天下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和恨,那麼,美歐俄日等國,又為何將中國摒諸門外呢?是中國仍堅持馬列主義的意識形態?是八九年「六四」事件後,西方制裁中國的延續呢?外界不得而知。

不過,隨著中國的崛起,經濟的強大,中國的外交政策近兩三年來,從當年的「韜晦」改為「有所作為」,令周邊諸國以至整個世界均側目相看,加上北京當局對國際上「遊戲規則」的蔑視,正如七月中南海仲裁案後的表現等等,又的確難免令世界各國忌憚三分,深恐崛起的中國會成為全球既定遊戲規則的破壞者。

更令人感概的是,文章作者以「爭了一口氣」,「昨天你對我愛理不理,今天我讓你高攀不起」的吐氣揚眉心態,一抒心裡二十多年的鬱結和氣悶之餘,作者可曾念及,太空技術方面的科學發展,與政治制度一樣,都是人類共同的文明成果呢?

一件家電、一台汽車和一個太空站的技術,中國在發展時,不會有那是西方的,這是具有中國特色的之分,沒有人會提出,西方生產的汽車是否就解決了所有的交通、環保、舒適等問題,更沒有所謂「全盤照搬」西方汽車生產線,甚至戰鬥機生產線的批評與指摘。

既然都是人類智慧發展、文明進步所共同衍生的產物,為什麼在物質方面,某些國家不會區分中西方的技術成果,不一步步自己從馬車、內燃機驅動等開始,然後經歷一百幾十年的過程,按步就班地發展,卻「一步到位」,生產出現代汽車呢?相反,在政治制度上,卻一味片面地放大民主、自由、人權制度的負面問題,指控為西方的普世價值呢?

一如前述文章的作者,抱怨外國的遊戲不讓中國一起玩一樣,當人家在人類文明、政治制度方面,敞開胸襟任由抄襲和仿效時,當權者又為何一而再,再而三以諸般似是而非的藉口,一再抹黑人類文明,指為「西方」專屬的政治體制,於中國不合?敢問一聲,難道中國人生有三頭六臂,不是人類,因而與人類文明格格不入、不相適應?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