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7日星期五

胡少江:中国精英集团的反抗(社会篇)


对于中国最高领导层全面左转的思想倾向和任性执政的纨绔风格,以党政官僚为主体的政治精英们所采取的对抗手段是消极怠工,而以企业家们为主体的经济精英们的对策则是撤资出走。这两大群体虽然不满最高领导层,但是在普通民众中也缺乏号召力,所以只能进行各自为阵的消极抵抗。与之相反,社会精英们的抗争则是积极的、与大众接轨的。社会精英的反抗涵盖广泛,包括从理论上揭示执政党理论的反智和反人类、从历史上揭露执政党精心编造的种种谎言、从法律上利用现有的法律维护公众的权益等方面。

理论上的抗争以大学和研究院所的知识分子为主体。他们利用课堂和出版物传播人类在历史进步中沉淀的基本价值观,尤其是那些表现和和动物根本不同的人类的自由精神和民主制度的追求。他们的工作主要是向中国人普及文艺复兴运动以来西方思想家的成果,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努力解读中国几千年来的先哲们与此相似的论述。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断地对主张集权制度的列宁主义和毛主义进行理论上的批判和逻辑上的解析。这样的普及和批判对年轻人有著极大的渗透力,中国思想警察对此极度恐惧。

挖掘史实有效地戳穿了中国执政党长期以来精心编造的各种谎言。不少研究中共党史的学者在揭露历史真相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许多资料来自于共产党高层的档案,还有的来自于前苏共档案。揭露的范围十分广泛,有中共领导人在革命初期出卖国家利益对苏俄的追随,也有他们在中央苏区和延安对自己同志的残酷整肃,还有一些重大的国际事件的真相,例如中国如何违反国家利益而卷入朝鲜战争等等。这些史料的发掘,将被现在执政者奉为神明的中共第一代领袖拉下神坛,也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国执政党的政治合法性。

许多中国现有法律有著许多反现代、反人权的内容。即便如此,中国的执政党连这样的法律也不愿意遵守,他们不仅反对"宪政",反对"法治",即使是剩下的那一点"法制"手段,也不过是为了进一步剥夺人民的政治权利。以现有的不完整的法律为依据,揭示执政者们践踏法律的事实,成为以律师为主体的精英群体为民众的权利进行抗争的一个基本方式。他们充分利用各级党政官员和国家机器对现有法律践踏的基本事实,进行法内抗争,这种抗争往往能引起普通民众的共鸣和参与。

社会精英从理论、历史和法律三个方面进行的抗争越来越引起中国最高领导层的恐惧。他们知道这是一场现有制度无法打赢的战争,首先是因为他们奉行的理论本身经不起任何一点点有智慧的理论分析,尤其是经不起对比分析;同时他们掩盖历史事实这一动作本身就容易引起民众的反感,也自然而然地引起人们对他们所有宣传的真实性和正当性的怀疑;至于面对法内的抗争,他们也是进退维谷,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想用法律将自己关进笼子,也不会放弃"党领导法律"的荒诞原则。

社会精英们的抗争很难直接赢得制度改造的根本性胜利,因为中国的进步知识分子缺乏运用政治方法解决政治问题的决断和手段;中国的制度仍然是一个用枪杆子来维持的集权制度,现在的领导人正在对社会精英全面采取铁血手段:更严格地管制大学和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更彻底地封锁媒体,更疯狂地抓捕网络大V和维权律师等等。中国社会精英们反抗的意义在于:它能够教育和动员民众;更重要的是,最高领导层在面对反抗时候的沮丧一直失去理智,常常导致"臭招"不断,而这一点正在为领导集团内部的政治对手和日益失去耐心的民众制造改变现状的机会。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