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

陈破空:“习核心”出炉——威胁、妥协与交易(附《解读“习核心”:境外媒体简单化》)

"核心"出炉:威、妥与交易

破空

2016年10月底,中共举行十八届六中全会,为期四天。会议发表公报,第六段出现这样的造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最后一段出现这样的造句:"全党同志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鉴于会议公报是中共中央正式文件,由此示,近平被正式称"核心",言之,"核心"正式出台。近平本人梦寐以求的,苦熬四年,总算有了一个果。"习核心"来得并不容易。细读公报全文,处处充满玄机和微妙。实际上,"习核心"最终出炉,是威胁、妥协和交易的综合产物。

所谓威胁,笔者指的是,六中全会前夕,习王阵营的一系列舞剑动作:安排香港《成报》公开挑战江系常委张德江和刘云山;中纪委查办由张德江主导的港澳办和中联办;中纪委推出八集反腐电视大片《永远在路上》,赶在六中全会前两天播完,意在震慑高层。习王舞剑的潜台词是:习近平必须称"核心",反对者恐遭中纪委利剑。

至于妥协和交易,就隐现于六中全会公报的字里行间。比如公报中的这一段文字:"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紧接着,用了三个"任何",造出一句:"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

这段文字与三个"任何",只能解读为对习近平的制约。必是习近平的对立派系如江系常委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等人提出,意思是:若要我们接受你为"核心"
,我们有条件,那就是,继续坚持常委分工,各管一摊。

这段文字,等于追认了1980年中共《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该《准则》确立文革后中共集体领导制度。当然,事实上,手握实权的邓小平随后破坏了这一制度。这是后话。

习近平在一时无法拿下这些政敌(现任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的情况下,行威胁之余,也被迫妥协,与对方做交易,意思是:只要你们同意我当"核心",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条件。于是,在重门深锁、戒备森严的京西宾馆里,各方激烈争论
,字斟句酌,讨价还价,没日没夜。极可能,王岐山和刘云山都各自草拟了一个文本,互相攻防,反复较劲,取舍,综合,最终达成了这么一份充满妥协和交易的文件:六中全会公报。

类似的妥协和交易,在公报全文中,随处可见。比如:"党内决策、执行、监督等工作必须执行党章党规确定的民主原则和程序,任何党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压制党内民主、破坏党内民主。"以及,"党内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对领导人的宣传要实事求是,禁止吹捧。"

鉴于过去四年,领导人中,只有习近平一人受到了吹捧,这些话,明显针对习近平。还有,关于干部选拔,公报强调:"坚持五湖四海。"暗示,不能让"习家军"一派独大。

公报继续保持中共近年来的理论体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这种陈述,竟然在公报中两次出现。(第二次提到,是讲"党内监督"时,意在制约王岐山和中纪委。)

毫无必要的重复,显示习近平对立派系的用意:要求习近平不得否认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的思想和历史地位。其重点,是要保住江泽民("三个代表"是江思想的代名词)。因为,对习而言,毛、邓、胡都不是问题,江才是问题,是习急于抹去的。身为江系常委和江的代理人,二张一刘保江的企图,也是要保他们自己,以及江系一众高官,无论在任的,离任的,或即将离任的。

在这里,习近平也妥协了,或者说,暂时妥协了。与这一妥协对应的是,六中全会前后,分别有江泽民秘书获任新职、江泽民之妹露脸参加国际活动等消息流出。

公报中对中纪委的角色与功能,充满约束性文字,应该都是习王的政敌所拟。公报强调:对党内监督工作,"要建立健全党中央统一领导。"并进一步阐述:"党的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全面领导党内监督工作。党委(党组)在党内监督中负主体责任,书记是第一责任人,党委常委会委员(党组成员)和党委委员在职责范围内履行监督职责。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要履行监督执纪问责职责。"完全不提中纪委,而只用"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纪律检查机关"代之。

获得"习核心"称号,习近平并未大获全胜,而是半胜。原因在于,目前的中央委员会,即十八大中央委员会,包括其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并非习近平"组阁"的人马,而是政治老人主导下的格局。与其说是同志,不如说是监军。其中,占多数的,要么是江系人马,要么是团派人马,亲习近平者为极少数,高层则只有王岐山和栗战书两人。这是习近平一上任就成立众多工作小组的原因,用"小组治国"
,避开这个不属于他、而只会掣肘他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

再者,习王反腐、打虎,更直接得罪了这三大机构的委员们,其中大多数人心怀不满。当外界以为习近平"大权在握"时,习却继续遭遇权力抵抗。这股力道不小的"软抵抗",不在中下层,也已经不在地方大员,而就在上层,就在政治局常委会
、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

六中全会结束后,在记者会上,身为习近平亲信、陕西同乡的中组部副部长齐玉一语惊人,也是一语道破:之所以制订新的《准则》和《条例》,就是针对"高级干部中极少数人政治野心膨胀、权欲熏心,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谋取权位等政治阴谋活动"

面对这样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习近平历经四年苦斗,能取得"
核心"称号,已算成绩不俗。借助于王岐山掌控的中纪委,习王联手,双剑合壁,天下无敌。习王以少胜多,实现政治突围,已算奇迹。

但要真正做到大权在握、一言九鼎,还须指望明年十九大的人事换届。习近平须力保,十九大组成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里,至少有60%以上的人属于习或忠于习,在"习家军"的近身拱卫下,"习核心"才算当真。到那时
,回头看今日习近平之妥协,或可视为暂时的妥协,策略性的妥协。

2016年11月1日)

解读"核心":境外媒体简单化

破空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推出"习核心"称号。纵览外国媒体和港台媒体,充满了这样的描述

"'习核心'正式确立,地位比肩毛邓。"(美国《纽约时报》)
"习近平成为与毛泽东和邓小平一样的强人领导者。"(英国《卫报》)
"习近平核心称号,中共中央委员会一致赞成。" (台湾《中国时报》)
"确立习近平在中共党内至高无上核心地位。" (香港《苹果日报》)
……

然而,中国政治,远不是外界所想象的那般简单。这一回,外国媒体和港台媒体就充满简单化的误读。针对这些媒体的说法,笔者不得不回应如下:

习近平已经上台四年,"习核心"封号,姗姗。仅今年内,就一波三折。一月
,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带头喊出"要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领导核心",显然来自习王阵营的授意,用"这个核心"(习核心)挑战"那个核心"(江核心)
。先后有十一个省市一把手跟进。但不久,这一口号夭折,归于无声无息,显示江泽民一派反扑,习近平受挫。十月,六中全会前,已经升任天津市委书记的李鸿忠
,再次喊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显然也是来自习王阵营的授意,但无人跟进,直到六中全会后"习核心"称号正式出炉。

顺便说一句,善于表现的李鸿忠,近期受到中纪委公开表彰,可谓独一无二。此人官运看好,可能连升三级。隐约间,或已跻身为习近平潜在的接班人选之一。

习近平的"核心"称号,并非中央委员会"一致赞成",而是威胁、妥协和交易的产物。虽然号称"核心",习近平距离"党内至高无上的核心地位",还有路程,至少,还有一步之遥,那就是,有待于人事全面换届后的十九大。

可以预见,未来一年,中南海权力斗争依然风急浪险。诸如王岐山能否留任、习近平是否超期延任、谁可能成为习近平接班人、哪些人"入常"(成为政治局常委)、哪些人"入局"(进入政治局)、以及,哪些人还要落马?等等,各派必有几番恶斗和较量。或斗倒政敌,或再行妥协、交易,端视习王胆略与智识。

毛泽东时代,毛独步天下,无须称"核心"。"核心"一说,源自邓小平。主导六四屠杀后,邓有意退休。引退前,邓佯称毛是"第一代核心",邓自称"第二代核心",顺便钦定江泽民为"第三代核心"。当然,笔者早就指出,邓是冒充的"第二代",他原本与毛同属开国的"第一代"。邓之所以冒充"第二代",乃是蓄意抹煞曾担任最高领导人的华国锋、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历史地位,自己取而代之,或独占。

江泽民受邓小平钦定为"第三代核心"之后,权欲私欲膨胀,轻狂自恃,忘乎所以
。以至于,当他交班给胡锦涛(邓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时,竟拒不转让"核心"称号。让中共仅称"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连"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都不肯说。江及其随从的潜台词是,胡虽名为总书记,但江仍是"核心"。果然,江垂帘听政,胡遭架空十年。

如今,习近平取得了"核心"称号,意味着,"习核心"正式取代了"江核心","江核心"终于过时。但"习核心"的地位,眼下,才刚刚超过胡锦涛,与当年的江泽民打平,远逊毛泽东、邓小平。

"核心"者,按邓小平的解释,就是"能拍板"、能个人说了算。习近平能否达到这个标准?如前所述,试看十九大。

至于历史地位,习近平能否比肩毛邓?还须再看五年、甚至十年。毛推翻一个政权,建立一个政权,自有其历史地位;邓颠覆毛,让中国经济大翻覆,自有其历史地位。习若只是继承毛邓或师法毛邓,半毛半邓或亦毛亦邓,政治崇毛,经济崇邓,则绝无可与毛邓比肩的资本和底气。习若要取得与毛邓比肩的历史地位,只有走出自己的路,或曰,走出毛邓不曾开创、不曾走过的路,即,不同于毛邓的第三条道路,比如,开启中国民主化之路。

以民主政治取代一党专政,让中国跨入文明世界,此可谓,政治上超越毛;以政治改革深化经济改革,扫除政治体制的积弊,进而拧开经济体制的瓶颈,此可谓,经济上超越邓。

近平追求"核心"地位,苦苦斗争四年,才勉如愿,明中共接班人制度的无效。纵观民主国家,领导人靠选举上台,得到人民授,一旦当选,立即就成了领导核心,权力集中,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着通与同僚展开力斗争来"核心"地位,更完全用不着跟政治老人死拚。

四年时间选领导人而言,心治国理政,已干满一个任期。但在中国,被小圈子指定的领导人仍陷于力斗争的漩苦苦扎。证明,一党政日渐走入死胡同,终将溃败。中共喉舌嘲笑美国大,不如嘲笑自己一党政下的闭门恶斗。仅此一点,就可警示习近平:若要比肩毛邓、超越毛邓,只有推行民主政治。非如此,别无他途。

走笔至此,笔者愿再次申明:客观分析,加善意奉劝,并非有对谁抱幻想之意。

2016112日)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