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日星期六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十八)——无望中继续前行的意义

830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我发出了第九次"延长审限通知书"。请关注此案的人们记住,我案合议庭庭长名叫:贾志刚,另两位合议庭成员是董巍和陈金涛;我案的三中院案号是:(2014)三中行初字第1055;"受理案件通知书"的签发日是2014年6月18日。
迄今为止,三中院所发"延审通知书",除了第六次逾期一天,其余八次均在期限内发出,程序合法,但与程序时效公正的法界公理越离越远。案子拖到今日,三中院在将来的某一天只保留"里子":不予审理;不再要"面子":走程序过场——定期发延审通知,我也不会感到错愕。一位朋友告诉过我,他所知道的一个案子,法院拖了十年至今没有开庭,按这个标准,三中院还有七年多的时间呢。只是这样办案的法院还算是法院吗?在网上看到过一条法律格言,录在这里,真希望中国会有哪一位法官站出来说:"我同意这条格言!"
"没有任何行为比法官的徇私枉法对一个社会更为有害了。司法的腐败,即使是局部腐败,也是对正义的源头活水的玷污。司法独立是司法公正的大前提。在由意志而不是由法律行使统治的地方没有正义可言。"
在网上还看到一篇今年6月6日上载的题为《法官的诚信是司法公正的根基》的文章,开篇之言犹如黄钟大吕:"法官的诚信是司法公正的根基,法社会学创始人爱尔维希说过一句名言:'法官的人格,是法律正义的最终保障。'法官是一种特殊的职业群体,其特殊之处在于法官被誉为司法公正的守护神、社会正义的化身。无论多么完善和公正的法律最终是要依赖法官这个特殊的职业群体来实现,因此没有任何行为比法官的徇私枉法对一个法治社会更为有害。……对法官这一职业群体而言,诚实守信的基本要求就是'严格执法、秉公办案',这也是作为法官所应遵循的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一年前,我在"跟进十六"中曾告知过本案关注者,2015年9月15日我同律师与贾志刚会面时,他当面允诺并白纸黑字记录、签字:"我们会尽快按照法律程序进入下一个阶段"。上篇"跟进二十七"中又告知关注者,贾志刚自2014年6月18日以来所办514件案例均在立案一年内审决。三中院第九次延审通知按照程序是贾志刚合议庭长提出申请在先中院和高院批准在后,贾先生如此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守诚信,如此地打破自己的办案常规拖了两年零三个月,还要继续拖下去不审我案,对这位合议庭长我已不存任何希望,可以断定这是一个为了私利而罔顾法典,不具备法官起码职业道德的人。由他组成的我案合议庭,是人治的工具而不是法治社会的守护神。
1989年"六四"之后,很多老共产党人痛心疾首于党一夜之间人心丧尽,几十年奋斗的成果付诸东流。于光远去看李一氓,这位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在中央苏区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部长,1934年参加长征的老党员告诉光远先生:"我不上前台亮相帮腔,也不到后台提词搞灯光,下台看戏也无此兴趣了。"彻底的绝望!一氓老人选择了超脱超然。
李一氓先生那年86岁,我今年66岁,心理和体能年龄都自觉才四十出头,且从未加入过中国共产党,跟那个党没有任何情感的纠结。面对中国法治现实和前景的无望,我无法超脱,也没有资本超然。
父亲李锐1993年12月5日日记中记有这样一段话
"西方资义文明的发展,同人的价值发展分不开。追求个人的真正自由,本来是马克思共产主义的最终目的,可是我们几十年走苏联道路,斯大林教条和毛泽东独特的覆灭个人的斗争哲学,变得个人之无足轻重。'群众运动'消灭了个人,从肉体到精神的无足轻重。真正悲剧在此。"
父亲的话对于我是一种实实在在鉴往开来的人生体验。我想在无望中继续前行的意义就在于""价值的彰显公权伤害了我的个人益(有形的资产:书籍;无形的财产:思考、言论),腐败的司法公然袒护公权的横行(不审理我的起诉),我要告诉握有公权的那些人,作为人,从肉体到精神到物质,我你们是平等的,决不忍受你们的恣意践踏,更不会认可你"消灭";我要用行动让仆从于党的指挥的所谓人民法院看到,那些发生在上一辈人身上的悲剧(或为服从党的利益,消灭自我;或承认公权的至上,忍受吞噬)绝不会在我身上重演。
胡适先生在向中国人介绍易卜生的作品时说过:"你想要有益于社会,最好的法子莫如把你自己这块材料铸造成器。""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朱正先生则让我知道,百年之前,中国人中就有了同西方经济与法制思想同样的见识。他在《一百年前的思考》一文中介绍了孙宝瑄(1874—1924)在日记中的记述:"不知天下未有无利可以立国者也。一人自务其利,无数人受其益;人人各务其利,一国之人受其益。"
个人固然渺小,但是铸造成器,自务其利,争个人自由,护个人人格,便会成为建造一个自由平等国家不可或缺的力量。
一对远在澳大利亚的夫妇看过"跟进二十七"后给我发来电邮:"继续努力,无论结局如何,历史将会永远记着每一个人曾为中国走向民主制度所做的每一件事。没有像你和炎黄春秋的那些人的努力,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是呵,只有中国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起而为自己的利益与一党专治的政府论理,才会一步步地逼迫共产党承认个体生命的价值重于泰山,承认一党的私益轻如鸿毛。如此,中国共产党才会回归到1945年9月毛泽东路透记者甘贝尔所表述的中共对"自由民主的中国"的认知"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 从而臣服于宪法至高无上的地位,宪政才有望在中国开张,中国人的生活才有真正意义的幸福可言。
冯崇义教授说:专制本身就是腐败,而且是最凶险的腐败——权力的腐败,用权力的腐败反金钱的腐败在逻辑上不能成立,只能是争权夺利。
执政三年来,"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同时,习近平的权力腐败越来越肆无忌惮,炎黄春秋以杂志社的名义对中国艺术研究院提起的诉讼被朝阳区法院驳回,上诉到三中院,三中院支持了区法院不予立案的决定;杂志社编委们以个人名义对艺研院提起的侵权诉讼同样被朝阳区法院拒绝立案,上诉三中院被当场退回起诉和立案材料,不予登记立案。我的状告海关案如果放到今天,一定是同样下场。所以我必须加倍地珍惜得到的机会,绝不能半途而废既然生命只有一次,我就要活得自由、快乐。无论现实给不给我希望,为了心中的理想生命,为了自以为美好生命的意义,我会跟海关、跟三中院较劲到底!
注:读者反聩意见请发电子邮箱:zghg2013@yahoo.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