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27日星期四

黄东:长征败军何足勇?

內地大張旗鼓紀念長征,不代表肯說真實的歷史。
各種慶祝中國工農紅軍25000里長征勝利80周年活動,正在全國鋪天蓋地展開。例如截稿時澳門各大建制社團的長征憶苦思甜活動團,仍然奔波於長征路上。熱鬧之餘,年輕人到底學到多少真歷史,那是另一回事了。中共搞大鳴大放的大型群眾運動氣勢舉世無雙,只是今天還在談80年前打土豪分田地;推翻萬惡的吃人舊社會;誰不願意誰都可以獨立,不是對目前新社會的最大嘲弄嗎?年輕人憶苦思甜完畢,由時光隧道跌回現實,弄不好會精神分裂。

不妨先通過一些數字看看長征有趣的一面吧,今年官方對長征的數字說明如下:從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紅一、紅二、紅四、紅廿五四大主力方面軍,分別從幾個蘇區戰敗後突圍出逃。沿途經過冰封的夾金山、松潘草地、凍土區、無人區和藏族等少數民族地區,共11個省、18座大山、24條大河。據說共進行過380次戰役戰鬥(平均每兩天一戰,在武器彈藥無法自給的情況下,大概放幾下冷槍,也算作一次戰役戰鬥吧?)營以上軍官陣亡430人,幾乎每兩天一人,平均年齡不足30歲,這點暫時沒有太多疑問。然而曾經佔據過700多座縣城(平均每天一座);途中還擊潰過幾百個團的政府軍,就仿如天兵天將,大概連地方保安團等地方三流武裝,也一併算進去了吧?

好了,再看看北京21日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講話中,又說了什麼新鮮數字吧。在漫漫征途中,紅軍將士同敵人進行了600多次戰役戰鬥。跨越近百條河流,攀越了40多座高山險峰,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多座⋯⋯。這堆數字更令人目瞠口呆。對比上面已經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數字,戰役戰鬥還要從380多次猛增至600多次。高山呢?從18座比較正常的數字,劇增至40多座。紅軍大概由天兵天將,再變成孫悟空才行了。果然在共產黨人手上,任何曠古絕今的人間神話,都可以被創造出來,確實是特殊材料打造的神人,難怪後來政權能輕易易手了。

但長期以來,神州大地無數次再版的中國人民老朋友,斯諾先生的《西行漫記》,同樣也是用我黨提供的數字寫成,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他寫道:紅軍共走了368天,有100天還是在戰鬥中渡過。途中共翻過18座山脈,渡過24條河流,經過12個省,佔領過62個城市,突破10個地方軍閥組織的包圍,平均每天行軍71華里。三组數字並列,供諸君參考一下,哪些才是假冒偽劣的長征歷史?

大人們把歷史數字玩弄得一塌糊塗,試問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又如何懂得分辨真偽?因此有理由相信長征沿途各地,又會有各地方版本的數字和演繹出現。如此數字、如此歷史、如此教育、如此民族,你叫他們相信誰的話?長征時間究竟有多長?戰鬥和戰役怎麼分?縣城和城市是否同義詞?這絕對不是咬文嚼字,而是對待歷史、對待自己的應有態度。80年過去了,竟然紀念成這個樣子,做假還要越做越大,真實社會如何不堪,也就可想而知了。

五十年代初以描述「萬歲軍」,即38軍112師334團在韓戰第二次戰役中,松骨峰阻擊戰英勇事跡的名著,《誰是最可愛的人》一炮而紅的老一輩著名作家魏巍,後來親自重走長征路,實地考察後寫下另一本巨著《地球的紅飄帶》。書名意思是紅軍長征的里程總和,大概可圍繞赤道兩圈。書中雖然带有大量主觀感情詞語,洗腦教育的目的相當明顯。不過他對每次戰鬥的地點、重要會議决策地和行軍路線等都有比較仔細,相對可信的描寫,並且標註在自家製地圖上,因此迄今仍然是最具參考價值的紀實文學作品。看看今年纪念長征一眾高官及媒體的信口開河,又一今不如昔的實例誕生了。

出發時五萬多紅軍經過湘江之戰損失二萬,再經過長征到了陝北,據說只剩八千多。但其實多數人是非戰鬥損失,大多折損在與天鬥的惡劣地形和天候、疾病中,戰鬥減員反而不多,幾百次戰鬥不知從何說起?而且期間並非全體紅軍都像後來描述那樣窮困潦倒,部份還可以吃香喝辣美酒常滿,尤其是在貴州境內。著名電視劇《亮劍》,對此曾有比較真實,並因此引發爭議的刻劃。

長征一詞,首先出自1935年底毛澤東到達陝北後的手筆,本質只是自我陶醉、自欺欺人的說法。無論兩岸的歷史,都證明紅軍因為之前戰敗才在全國四處流竄逃亡。官兵求生本能併發出絕地光芒是真,但北上陝甘寧,目的乃是必要時逃往蘇聯而已。把棄陣逃跑稱為「北上抗日」,實在是創世的偉大發明。

先別說毛澤東在翌年洛川會議,要求全軍一分抗日、七分反蔣。就以日共交手第一戰平型關戰鬥為例,八路軍最強大的林彪115師,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由淸早戰至黃昏,傷亡竟數倍於敵三流輺重部隊,實力差距可見一班。《亮劍》及電影《太行山上》,有過相對真實描述。打不跨中央軍的八千游擊敗軍,憑什麼北上沒有日軍之地,打敗東亞最強頑敵?

長征路上至今殘留的抗日標語,只為了製造分化收買人心。正如紅軍在改編為八路軍之前,曾集中手上所有先進輕武器,擺拍了一輯「中國人民抗日先鋒軍」誓師抗日的威武照片,至今仍真有人當一回事來看。又如途經藏民區劉伯承曾答允,奪取政權後若你們不滿意,有權脫離中國獨立,但結果又如何呢?近年有人發現關東軍和日本間諜收集過紅軍長征情報,便想當然認為中共真的是抗日中流砥柱。但這只能證明黨的洗腦工作,實在非常出色罷了,並沒有違反洛川會議精神,真的把抗戰進行到底。

長征本質就是逃亡和流竄,沒有什麼征戰的味道,當然也沒有官方所說一般偉大。但從中共戰略去看,的確是成功的失敗。因為它保存了紅軍最後一點血脈,避免了全軍覆沒,成為日後奪權的種子,所以「長征是播種機」一說是成立的。歷史由勝者書寫,這種帝皇思想代代傳承。不過現在大肆宣揚的長征正面戰場,被誇大的戰況反而居功為次。

當年紅軍能屢次化險為夷,居功至偉是打入國民政府內部,潛伏在中央到地方的中共特工,上至李克農「龍潭三傑」,下至當時仍未成為蔣介石秘書的沈安娜等人,在看不見的戰線共同努力。靠的是分化瓦解中央與地方;挑撥利用派系不和;誘人但至今仍無法兌現的政治承諾和民族政策等,無比靈活出色的統戰手段形成的合力所致。前線老弱殘兵的功勞只是次要的,這方面在後來抗戰和內戰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然而今天對長征政治正確的正能量宣傳,仍然繼續本末倒置。對自己的黨史軍史尚且不能面對現實,又如何能相信無數「荘嚴的承諾」呢?畢竟《契約論》在中國根本沒有市場,由上而下信奉的只有皇權和武力,中共不是石達開第二,國民黨才是,這些就是長征告訴我們的真歷史了。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