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乔木:官員財產 如此公示

有意思的是,白恩培還有另外一項罪是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
民間一直在呼籲中國官員財產公示,毫無動靜,反而不斷被刪貼銷號壓制。前幾年許志永等發起的新公民運動,在街頭舉牌要求官員財產公示,悉數被抓坐牢,罪名是尋釁滋事和擾亂公共秩序。當局一面強力反腐,一面又打壓對反腐有利的財產公示,也許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經此打壓,官員財產公示,在中國又涼了下來。

然而最近,中國一些官員的財產開始被公示了,以另外一種方式。法院以受賄2.46764511億元,判處前青海、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死緩。同一時期,還以受賄9541.965936萬元,判處原中國科協黨組書記申維辰無期徒刑。以受賄1.237億餘元,判處原山西省紀委書記金道銘無期徒刑。看看公布的這幾個人的受賄數額,數量驚人,有零有整,算不算另一種形式的財產公示?

有意思的是,白恩培還有另外一項罪是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法院把他的一億多受賄錢數,都精確到了個位,但不知為何,卻沒有公布他來源不明的巨額財產,到底是多少。

有人說,不公布是怕把民眾嚇着了。其實這些年多少貪官的財富都是以噸計、以億算,百姓早有心理承受能力。不公布反而讓大家猜,或想法去求證。有的說白恩培的財產是18億,也有的援引「兩會」期間政協僑聯小組的記者會上,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宣威集團董事長浦江的話:「白恩培家中查到37個億,外面才報一、兩個億!」

就公布的白書記的近2.5億元受賄款,有人說青海總共才500多萬人,相當於每人被搜刮了50元。雲南的網友說了,青海是個窮省,能有多少油水。白在雲南當書記時間長,主要是盤剝雲南人民,肥了自己,禍害當地很多年。瞧,不公布父母官財產到底多少、如何取得,還引起了草民的爭執。

白的財富到底多少,暫且不說,說說像他這樣的官員,巨額的財富到底是怎麼來的。通常三種途徑。

一是賣官。省委書記,乃至市委書記、縣委書記,是地方上的最高長官,掌握着屬下乾部的生殺大權。過去是「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現在對書記是「若要富,動干部」,對下屬則是「提錢進步」。無官到有官、小官到大官、窮官到富官,都得送錢。

白書記也不容易呀。為了朝中有人庇護,在此前公布的令計劃一案中,白向令行賄60萬元。既要收錢賣官,也要花錢買官,只不過大斗進、小斗出,保持盈餘。其他官員也一樣,哪有花錢當了官,不拼命搜刮老百姓的理?

二是收受各種土地出讓、工程招標、設備採購、證券信貸、行政審批等的賄賂、回扣、佣金,或者小投資大收益、或不投資幹收益的權力紅利。

三是逢年過節、本人或家人,各種節日、生日、康復、慶典收受的禮金紅包。這種日常的送錢,倒不見得有直接的買官、招標目的,只是為了拉攏感情,保持聯繫。中國官場,熙熙攘攘,皆為利往,花錢了不一定能辦成事,不花錢一定辦不成事。對於每一個送錢的人來說,平常的聯絡都是小錢,但有求領導權力的人實在太多,這樣的錢,總量也是相當驚人。

不管哪種途徑,其實質都是權力尋租。而且當官是花了代價的,一旦掌權,就要撈回來。由於任期制、退休制、朝不保夕的反腐,更是要拼命撈、抓緊撈。撈夠了,或跑路轉移,或向上買靠山。上面說,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這是將來時。現在是有權不用,過期作廢。誰傻啊?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