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5日星期三

木然:房奴就是政治上的小三

更可笑的是,房奴們還有房可奴,那些沒房可奴的,掙着那五毛錢,這五毛錢不知何時能買上北上廣一平方米。
現在議論政治,總是有點兒那麼恐懼在心頭,因為議論政治不知會有什麼結果,搞不好還會弄出個呈堂證供。於是,在微博上談論政治的少了,即使談論政治,也是小心翼翼,否則一不小心踩上雷區,死都不知到咋死的,死了也不知道死在什麼地方。

民眾的吃穿住行,總還是要談的,不談政事,談點房事,總還有些安全的軌迹可尋。可這房事,終歸也不是好談的。談不好,一不小心就談政事。一談政事,房事也就出了軌,成了小三,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準確地說,是官員養小三,官員還做出打小三的姿態。尤其是到房事,抓小三一個現行,那官員也就偷着樂。反正,抓的又不是自己的小三。

房事上的小三不好當,政治上的小三更不好當。政治上的小三,光有臉蛋漂亮還是不行的,還必須政治正確,絕對忠誠,別看扶不了正,當不了老大,那也得從一而終,否則,一個政治大棒打下來,政治小三也就赤祼祼地跑了開去,連個小褲衩也留不下。誰叫是小三來着,小三也就這個下場。

話扯得有點遠,房事與小三,小三與政治小三,本來就挨不上邊。只是人類這聯想能力和聯通能力,不挨上邊都不行。

有房事的前提是有房,有房子才能開心地有房事,在路邊搞車震,偶爾搞個浪漫還行,終歸不是長久之計。如果在雪花飄飄的大冬天,搞個車震,活還沒忙完呢,就得凍死。那些沒有車的,即使在夏天,也倒霉得倒死。

老祖宗說得好,安居樂業,成家立業。這家,總得有個房子。如今這房子,尤其是北上廣這些城事,奮鬥一輩子,也可能買不起房子。即使買得起房子,也會成為房奴。經濟學家周天勇說,如果解決不好房子問題,就有可能出現打土豪分房子的情況。

成為房奴並不可怕,因為這畢竟還有自由選擇的東西在裏面,誰讓你買來着,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自由買賣,誰也不能怪誰。就怕這買賣裏面藏着貓膩。開發商與政府相勾結,共同把買房的人玩死。

如果說原來意義上的小三還有愛情,那麼政治上的小三絕對沒有愛情可言,政治上的小三只是被政府強姦的對象。強姦的時間長了,也就沒有了強姦的感覺,或者以為,強調即為愛情,愛情即為強姦。如同奧維爾在《1984》裡所言的自由即奴役,奴役即自由一樣。

實際上就是這麼回事,土地公有,政府是土地的所有者,想賣給誰就賣給誰,名義上搞投標中標,暗地裏都商量好給誰。洛克說,財產不能公有,權力不能私有。因為土地這事,財產公有,權力私有。政府與開發商共謀,大發國難財。中國的事,總好與世界文明反着來。

買房的人,經過幾十年的洗腦,也認為土地公有好,房子私有好。土地公有,房子能私有嘛,人家可早就說好了,七十年人家就收回去了。說是屬於自己的房子,實際上也就是長期租房的房客而已。房子屬於自己的,不過是幻覺而已。

如此推理下來,房奴就是表現現象,實質是政奴,房奴就是政治上的小三。人老珠黃了,再亂說幾句政治不正確的話,就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浪婦。即使政治上的小三年輕,如果做不到對房子的絕對忠誠,對房子七十年表示點異議,官家也會換新小三的。

馬克思在《資本論》裏,曾經舉過這麼個例子,這個例子說,工人在煤礦勞動,一天勞動長達十八小時。十八小時下來,人都累得快死。在這種狀態下,人是不會思考政治問題的,還沒思考,人都睡著了。人在睡夢中是不可思考政治的,思考的更可能是,上帝如何拯救他們於水火。

房事也是這個樣子,房奴們每天累死要趴下,也就沒有時間思考政治問題。即使是思考政治問題,也總想做點中國夢。房子愈貴,證明中國愈強大,GDP也就愈高,美國及西方國家就拜倒在中國房事的石榴裙下。

更可笑的是,房奴們還有房可奴,那些沒房可奴的,掙着那五毛錢,這五毛錢不知何時能買上北上廣一平方米,竟然也還會說,中國強大了,中國站起來了。卻不知,房子裏的一塊磚隨時都會把他們砸倒。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