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黄东:長征是什麼一回事?


近日有多宗涉長征的中國軍事新聞高調出台,包括長征2F運載火箭搭載神舟11號飛船升空。

本周非常巧合,未知是否官方刻意安排,竟然有三件與長征有關的中國軍事新聞高調出台。除了長征401核潛艇進入海軍博物館,長征2F運載火箭搭載神舟11號飛船升空,完成與天宮二號太空實驗室交會對接外。近日全國各地開始大張旗鼓,隆重紀念中國工農紅軍25000里長征結束80周年。連筆者所在的賭城澳門,官方也首次鸚鵡學舌地跟風熱鬧一番。事實上「重走長征路」等國內例行公事,在當地早已存在多年。連賭場員工也要「自願」參加,不知道當年的老革命知道,會作何感想?

長征的真實歷史至今在兩岸人言人殊,不過因為當代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中共佔據了絕對的話語權優勢。而中國人又慣於對假歷史照單全收,不會主動刨根問底,因此當權者說長征有多偉大,萬民亦隨之山呼偉大。今年連反映過長征局部真相的《炎黃春秋》也不容於世,《長征組曲》蒙塵多年後也重出江湖,長征想不更加偉大、光榮、正確也很難了。如無意外,新領導核心將被形容為帶領全國發揚長征精神,創造新長征奇蹟的新旗手,將成為新一波造神運動的主旋律。

長征已過了80年,煲貶一直莫衷一是,也是時候由國共以外的獨立第三方蓋棺論定了。長征前夕的1933年秋至1934秋第五次反圍剿期間,以中央紅軍為主力,在蘇聯派來的共產國際顧問李德指揮下,的確犯了死打硬拼的嚴重陣地戰戰略錯誤。但是也不能不提國府中央軍,在德國「國防軍之父」塞克特上將的德軍顧問團出謀獻策下,執行了十分正確的圍堵戰略。

某程度上第一次國共內戰,即中共所謂「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土地革命戰爭」後期,是蘇聯和德國的代理人戰爭。其時蘇德兩國秘密軍事合作蜜月期,已隨著納粹黨上台而結束,雙方利益矛盾日漸尖鋭。今年七月也是著名的二戰歐洲戰場前哨戰─西班牙內戰爆發80周年,而且是蘇德兩國走向敵對的開端。不同的是,當年兩方面在西班牙的比拼,是明刀明槍的決鬥,與東方戰場的秘密戰大為迥異。

在亞洲雙方爭奪的主戰場中國,已先於西班牙內戰一步展開秘密較量,這是前人罕有提及的國際戰略大氣候。至今的歷史研究幾乎只聚焦於國共對抗的小氣候中,多少迷失了方向。但德國與蘇聯為首的共產國際,介入中國內戰的程度嚴重失衡。德國是出人、出力、出軍火;蘇聯只有靠一個李德擔任中共的太上皇出謀略,力量對比太懸殊,頗有重歐輕亞的習性。

而且來自蘇聯紅軍這位太上皇,又沒有其他權力制衡,下面又是言聽計從的中共傀儡王明、博古,這樣早就從上層建築領域,預示了紅軍在長征前大敗的必然結局。可以說蘇方只是以一人之力,抵擋德方一國援華之力;斯大林的輕敵和獨斷專行、所托非人,也是中國紅軍被迫長征的源頭所在,理應負有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所以亦為後來毛澤東所忌諱。

蘇聯方面企圖利用仍然非常弱小的紅軍,本小利大地打一場非對稱的代理人戰爭,事實證明是對德、對華情報戰嚴重失誤所致,同樣預示了75年前蘇聯衛國戰爭開始時的巨大慘劇。當然不能不提的是,中共黨內當年勾心鬥角不夠團結,對莫斯科代言人過於言聽計從,也必須自己承擔應有的歷史責任。這不是後來光靠神化毛澤東,就能夠掩蓋那時候的黨內矛盾。

其實除了現有主要宣傳的江西瑞金中央蘇區主力紅軍,進行五次了反圍剿戰役外,其他外圍蘇區也同樣因為執行錯誤的戰略而走向失敗。這幾場外圍戰役包括:閩浙贛蘇區反圍剿、湘鄂贛蘇區反圍剿、湘贛蘇區反圍剿、湘鄂川黔蘇區反圍剿、陝甘蘇區反圍剿等。結果同樣先勝後敗,被迫放棄根據地開始長征。

中央紅軍之所以要敗走陝北,關鍵一戰是1934年4月的廣昌戰役令元氣大傷。再硬拼半年陣地戰後,戰況不但毫無起色,地盤還越打越小,被壓縮至瑞金、會昌一線,因此是非走不可。1934年10月,8萬多中央紅軍開始突圍,在突破國軍四道封鎖線,尤其是湘江戰役後,再折損五萬多人。以國際標準而言,已經算是全軍失去了戰鬥力,特別是進行戰役的能力。

所以後來所謂長征,實際上只有沿路一些中小型戰鬥。最著名的有屢次違反兵法常規而成功的四渡赤水,渡過烏江、金沙江,還有至今真假莫辨的強渡大渡河、安順場戰鬥、臘子囗戰鬥。及至進入陝西後,才終於匯合主力進行了直羅鎮戰役。然後在整整80年前的今天,打贏了長征最後一戰的山城堡戰役,結束了兩年長征。

山城堡戰役勝利,成為後來中共盤踞西北,以及同年底西安事變的成功,奠定了十分有利的基礎。所以是役勝利這一天,便成為後來長征結束的紀念日。加上之前1935年初舉行的遵義會議,毛澤東在周恩來的幫助下,以不流血政變方式,初步成功奪取了黨中央領導大權,長征才有後來被大大拔高了的歷史地位。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