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8日星期二

硅谷的“觉醒”:现在他们开始介入政治了(纽约时报)

2016年10月18日

Minh Uong/The New York Times
加州帕洛阿尔托——在对政治方法嗤之以鼻多年之后,硅谷跳入了这类纷争。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成为美国总统的可能性,促使科技界超越作为捐赠者的传统角色,开始扮演鼓动者和活动人士的新身份。
一家知名风险投资公司在其网站主页上醒目地展示了一条粗俗的反特朗普口号。一位有名的科技界大佬表示,特朗普当选总统将带来"从灾难到恐怖"的各种后果。另一位则把他比作独裁者。有近150名科技界领袖签署了一份公开信,谴责特朗普及其竞选活动充满"愤怒"与"偏执"情绪。
并非所有的行动都是反对特朗普的。今年7月,Paypal和Palantir两家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Facebook首位外部投资者的彼得·蒂尔(Peter Thiel),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做了发言。《纽约时报》上周六曾报道,蒂尔要拿出125万美元资金支持特朗普的竞选,尽管其他支持者正在撤离。(最近,他还给一家"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提供了100万美元资金,该委员会支持共和党新人罗布·波特曼[Rob Portman]参议员在俄亥俄州竞选连任。)
在过去,介入政治被认为与硅谷的价值观冲突:你通过让问题不再是问题来改变世界,而不是通过华盛顿解决它们。企业家也不希望疏远在政治上与他们观念相左的那部分消费者。
这类含蓄如今不流行了。
"我们是一群书呆子,不习惯受到太多关注,"投资人戴夫·麦克卢尔(Dave McClure)说。他管理着一家名为"创业500"(500 Startups)的科技孵化器。"但是拿蜘蛛侠的话来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在共和党与民主党全国大会召开之后,特朗普开始在民意调查中赶上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麦克卢尔因此越来越担忧。他希望硅谷能做得更多,所以上月末他公布了非正式的资金募集项目Nerdz4Hillary
最早的一批捐赠者承诺提供5万美元;其目标是向"书呆子们"募集小额捐赠,以期达到同样的数额。他们目前还没有实现这个目标。"我们比较乐观,预计再过几周就能筹到另一个5万美元,"麦克卢尔说。
这种相对有些慢的步伐反映出硅谷立场的转变:尽管在硅谷表达观念上变得日益自由,但动用支票本还没那么方便。追踪捐赠信息的创业公司Crowdpac来自8月末的最新数据显示,克林顿在科技界募集了770万美元的资金。而据该公司统计,2012年至这个时间点时,奥巴马已经从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那里募集了2100万美元。
商业社交网站LinkedIn联合创始人雷德·霍夫曼、亿万富翁(Reid Hoffman)的举动显示了硅谷在对待政治的策略上的演进。
霍夫曼是奥巴马最大的资助者之一,曾向"优先美国"(Priorities USA)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100万美元资金,他身边的人也做了同样的捐赠。上个月,霍夫曼表示,如果特朗普公布自己的纳税情况——可能性极小,迄今未实现——他将捐赠高达500万美元的资金给退伍老兵组织,此举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他还曾在接受采访时严厉指责特朗普,称他是在为那些恐惧的人说话。
不过,霍夫曼的直接捐赠在这个选举周期一直比较少。今年5月,他给希拉里胜利基金会(Hillary Victory Fund)捐了40万美元。在被问到最近是否有更多的捐赠没有被联邦选举委员会记录时,霍夫曼在一封邮件中措辞隐晦地回应道,"正在看一些PAC之类的。"他多次拒绝就此做出详细说明。
尽管"优先美国"在这个竞选周期内募集了1.33亿美元,远远超过2012年的总额,但它获得来自科技界的资金有所减少。这次大选的捐赠者中,唯一熟悉的科技界名字是风险投资公司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约翰·多尔(John Doerr),他捐赠了50万美元。
今年9月,美国在线(AOL)联合创始人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通过发表于《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一篇专栏文章,宣布了他对克林顿的支持。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公开宣布对一位候选人表示支持。"我一直关注政策,而避免介入政治,"他说。"但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我将会为自己当初没有采取行动而感到失望。"
对于捐钱给克林顿,他相对没那么确定,只表示"有可能",但"并不确定"。
Crowdpac公关总监梅森·哈里森(Mason Harrison)解释了这种落差。"捐赠人捐钱是为支持自己喜欢的候选人,而不是为了打败令他们感到担忧的候选人,"他说。
也有几位亿万富翁采取了相反的策略,用行动说话,而不发声。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廷·莫斯科维茨(Dustin Moskovitz)表示,他在给民主党的各种竞选活动捐赠2000万美元,这是他和妻子卡里·图纳(Cari Tuna)首次给一位候选人背书。他拒绝了时报的采访请求。
克林顿的问题部分在于,不管她在科技界看来比特朗普有多么可取,都无法与奥巴马总统相比。在打消最初的一些疑虑之后,硅谷当时将赌注压在了奥巴马身上。在科技界和奥巴马政府之间,存在一道旋转门,就像之前的民主党政府与华尔街之间一样。去年6月,奥巴马总统似乎暗示,在总统任期结束之后,他可能会选择做一名风险投资人。
克林顿对硅谷及其颠覆性的方式没有那么大的热情。她曾在2015年夏季的一次演讲中指出,"按需型经济,或说零工经济"中的创业公司"——优步和Airbnb之类——既是"释放创新",同时也在"工作场所安全保障和未来什么样的工作是好工作"方面,"带来一些难题"。
克林顿竞选团队拒绝置评。特朗普竞选团队也没有对询问做出回应。
不过,或许这种发声最终只是一时的现象。8月底的时候,风险投资公司CRV曾因直率地传达反对特朗普的信息而备受关注,其中包括上文提到的那条粗俗的口号。几周后,该公司从网站上删除了这条信息。几名合伙人从之前的雇佣公关人员以争取获得关注,转向拒绝接受采访。
"我们已经触及到我们希望触及的人群,但愿影响了他们的观点,"CRV风险投资人萨尔·古尔(Saar Gur)说。"然后喧嚣退去,我们回归自己极为忙碌的日常工作中。"
翻译:常青

——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