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3日星期四

陈破空:力挺川普,中国人的心态分析(附:如果川普当选,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唐纳德·约翰·川普(Donald John Trump )
谈论这个话题之前,首先需要说明,面对今年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笔者没有偏好,难以表达对其中任何一个候选人的支持。因此,以一个旁观者、从中立的立场来谈这个话题,或许,可以让表述更为客观一些。
面对今年的美国大选,据说,多数中国人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中国翻译为特朗普)。海外的中国人偏爱川普,国内的中国人更偏爱川普。支持川普的国内外中国人,比例很高,有说高达54%,有说高达83%。如果让中国人来投票选举美国总统,川普就已经赢定了。
说到这里,笔者需要指明,本文暂不探讨那些具有民主理念、因赞同共和党治国主张而支持川普的海内外华人,他们拥有正常思维。或另文专述。本文探讨的中国人,主要指那些被中共洗脑的、把中共与与中国混为一谈的、亲共的中国人。在当下中国,遭中共全面舆论控制下,这类中国人,不在少数。对应的,本文所提到的中国,主要指共产中国。
中国官方媒体对川普的态度,从最初的嘲弄,到后来的观望,再到后来的示好,一方面,表现出官方喉舌的功利性,另一方面,也显示当局对民间声音的留意。报道今年的美国大选,中共喉舌试图引导中国人民去质疑美国的政治制度,把竞选中出现的不同主张和不同声音,说成是美国民主的"乱象";把独立特行的川普现象,说成是美国民主的"衰败",进一步宣扬"美式民主没落"论。其实,不同声音的存在,正是民主的常态;川普现象的异军突起,正体现美国社会长盛不衰的活力。
中国人喜欢川普,希望川普赢,出于不同的心态和动机,包括:川普是富豪,有钱,中国人出于对金钱的追逐、对财富的痴迷而喜欢川普;川普是成功的房地产商人,而中国的富豪,大多起自房地产,从房地产淘金,成为中国式致富的固定模式。因而,身为美国房地产大王的川普,成为热衷房地产、渴望拥有房地产的中国人心目中的偶像。
川普主张严格限制非法移民,甚至有在美墨边界"修筑高墙"的提法,这符合中国人天生的排外心态;川普反感穆斯林,甚至有"不准穆斯林入境"的说法,这符合中国人固有的种族歧视的心态;川普主张严打恐怖主义,这符合中国人缺乏安全感、追求安全第一的生存意识。
川普以强人姿态出现,又暗合了中国人对强人政治的偏好,而这种偏好,恰恰又是长期遭受奴役后所培植的心理惯性,这一受虐狂或类受虐狂的心理惯性,与俄罗斯民族所表现的,完全一致。
竞选中的川普,只谈生意,不谈人权,在中国人看来,这很现实,符合当下中国人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民族性。川普不仅不谈人权,还表示,美国没必要充当世界警察,这符合中国人不管闲事的守旧心态。
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把对希拉里的不满,转化为对川普的支持。在不少中国人看来,希拉里留给他们的印象,是批评中国人权纪录,而且,更令这部分中国人恼怒的是,在国务卿任内,希拉里亲自制定了"重返亚洲、围堵中国"的战略。
党国不分的那些中国人,误以为,像希拉里这样传统的美国政治家,对中共的反感,就是对中国的反感;对中共的批评,就是对中国的批评。这部分中国人,至今不明白,美国对中共的批评,对共产中国的围堵,就是对中国人民的最大支援。
其实,在美国的政治家中,属于民主党的克林顿夫妇,还算不上是最反共的,也算不上是最维护人权的,他们曾经对中国独裁者妥协,是受到的批评之一。与共和党的里根总统这样坚定的人权捍卫者和伟大的民主推广者相比,克林顿夫妇维护人权的言行,只能算是保持在基准线上,仅仅是守住了西方政治家的道德底线。
但是,在饱受中共洗脑而沦为脑残的中国人群里,希拉里的人权言论已经让他们受不了,希拉里围堵共产中国的战略,更让他们抓狂。这部分中国人,支持川普,乃是热切地盼望川普能够打败希拉里。为此,他们兴致勃勃地参与美国民主政治。这部分中国人希望川普赢的愿景,可以总结为一句话:以对美国民主的参与,达到对中国专制的捍卫。
这部分中国人,未能意识到,在中国,他们被剥夺了选举权,但他们参政议政的原始欲望依然存在,因而,把他们在中国无法实现的参政议政的欲望,转化为对美国大选的盎然兴趣。他们是中国公民,却无法在中国投票;他们不是美国公民,也无法在美国投票,却用"心"为美国投票;而一旦他们有机会变成美国公民,可以行使投票权时,他们会选择性地参与美国政治,比如积极参与这一次大选。但潜意识里,并非认同美国的民主,而是为了捍卫中国的专制。
他们无法意识到,这种心态和行为之间的自相矛盾和巨大讽刺性,更无法意识到,包含于其中的深重悲剧,身为奴才的最大悲哀,莫过于,把悲剧当作喜剧的忘我演出。正如鲁迅所言,这些中国人,"不但安于做奴才,而且还要做更广泛的奴才,还得出钱去买做奴才的权利。"
【附录】
陈破空:如果川普当选,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2016年10月9日,美国举行总统候选人第二场辩论,在笔者看来,转守为攻的川普明显占了上风,几乎扭转了第一场辩论败局,在负面新闻缠身的不利局面下,展现了辩才和机智。从政经验丰富的希拉里表现平淡,陷于被动,未能再现首场辩论中的亮点。

笔者上周谈到,部分海外华人希望川普当选,出于对共和党"小政府、大社会"理念的认同,属于正常心态。而不少亲共、拥共的中国人(海内外都有,主要在国内)盼望川普当选,却以他们自己的心态,选择性解读川普,以为对中国有利。那么,我们就展望一下,如果川普当选,是否当真有利于中国?-对亲共、拥共的中国人而言,他们心目中的这个"中国",指的是当下的共产中国。

川普参选至今,从未表达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反而说过这样的话,1989年,中国政府对"骚乱"的镇压,显示出这个政府的力量。这个表述,立即受到了人权界的批评,但川普事后解释说,他的表述是中立的,并没有赞许中国政府的意思。

如果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就算他不愿提中国的人权问题,但美国民主制度的基石并没有动摇,有参众两院组成的国会,有"无冕之王"之称的新闻界,还有林林总总的民间人权团体,他们都不会放弃人权话题,也不会放弃对政府的游说和压力,国会的人权听证会也不会停止。因此,诸如中国这类专制国家的人权问题,将始终是川普当政后无法回避的经常议题。

竞选期间,川普曾表示,与日本、韩国、及其他亚太和欧洲国家的防务合作,美国不能无条件,这些国家要么向美国支付成本,要么自保,不要再指望美国。比如,由日本和韩国自己去对付中国。乍听之下,这对中国很有利,只要美国不再参与亚洲事务,中国就可以在亚洲为所欲为。

情况并不那么简单,而且,可能恰恰相反。如果美国放弃在亚洲的维安角色,亚洲各国出于自保,军备竞赛将急剧升温。日本的前民主党党魁小泽一郎就曾经说过,日本可以在一夜之间制造出千枚核弹。如果没有美国的保护,而只有中国的进逼,日本将有充分的理由,重新自我武装,一跃而为亚洲新的军事强权。至于韩国,大可以效仿北朝鲜,发展核武器,以核对核,以核制核。如此,朝鲜半岛的南北双方,都将成为拥核国家。而中国周边,已经有四个拥核国家,再来两个,只会进一步恶化中国本身的安全态势。

至于南海,就算美军退出,不再巡航南海;就算菲律宾变调,与中国套近,默认中国对黄岩岛及其他菲律宾近海岛礁的占领,但,南海的纷争并不会因此结束,除非中共从此罢手。诸如,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盟国家,必然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联手,形成地区联盟,抗衡中国。无论中国的军力有多么强大,面对周边互相支持、互为犄角的亚太国家,这个红色庞然大物,依然难以施展拳脚。

表面上叫板美国的北京当局,其实,心下很清楚美国在亚洲扮演的真正角色,乃是维持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美国是冲突各方的隔离墙。假如美国撤离,亚洲很容易陷入战乱,而中国未必成为战乱的赢家。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共的《环球时报》,最近借外媒之口,出现了这样的标题:"美国为何不再继续在南海自由航行?令人费解和不安。"

在竞选中,川普多次表达对俄罗斯和普京的好感,而普京也毫不掩饰他对川普的好感,那么,川普当选之后,美俄关系,有可能取得历史性的改善。美国或许不再坚持因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而施予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投桃报李,必然在国际事务中更多地配合美国。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在美中俄三角关系中,如果美中关系拉近,则对俄国不利;如果美俄关系拉近,则对中国不利。换言之,北京将无奈地吞下美俄关系改善所带来的苦果。

回到亚洲,俄罗斯与印度、越南有着传统的盟邦关系,号称俄-印-越"铁三角"。一旦美俄关系改善,加之美国淡化自己在亚洲的角色,俄罗斯在亚洲的角色必然突出。俄-印-越铁三角关系,将重现强势。在南海争端上,俄罗斯和印度都更可能成为越南和其他东盟国家的有力后盾。

而一旦美俄关系改善,日俄关系关系也将大幅改善。在近几年制裁俄罗斯的西方七大工业国(7G)中,日本表现得最不情愿,始终对俄罗斯留了一手。依据国际地缘政治中的强弱顺序组合逻辑,将来,俄罗斯与日本联手对付中国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俄罗斯与中国联手对付日本的可能性。而一旦北方四岛问题得到解决,日俄关系将迈向更高台阶。

当美国退出亚洲之后,俄罗斯的最大潜在敌就变成了中国。实际上,那时候,中国和俄国将互为最大的潜在敌。

在竞选中,针对中国,川普表现得最强硬的立场,是在经济和贸易方面,他声明,中国人为操纵汇率,制造美中巨大贸易逆差,抢走美国工人的饭碗。是"历史上最严重的盗窃。"美中之间形成的巨大贸易逆差,是中国对美国的"强奸","中国拿美国的钱重建了国家"、"中国欠美国的钱"。他誓言,当选后,将对中国商品征收高达45%的关税。

那些支持川普的中国人以为,川普是商人,是生意人,只会谈生意,有的话就是说说而已,未必当真。其实,就算到时川普并不兑现45%那么高的关税,但川普在这方面的态度恰恰是最认真的,指控也是最属实的,说出了无数美国人的心里话,而拯救美国经济,"让美国再次强大",正是川普的主要政见和目标。

有些中国人迷信川普说出的这句话:"中国很伟大,我爱中国。" "我每年从中国赚进数百万美金。我爱中国,我爱中国人!"这是川普面对支持他的华裔人群(所谓"川普粉丝团")所说的话。殊不知,川普面对拉丁裔人群时,说出类似的话:"我雇用成千上万的拉丁裔,我爱拉丁裔,他们是伟大的工人。"习惯说"我爱",习惯赞扬对方"伟大",是典型的美国文化。而对不同选民群体说"我爱你们"、"你们很伟大",又是商人出身的川普的下意识的推销术。

其实,经济问题,恰恰是中国的最大软肋。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得益于美国的帮助,是美国提供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是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美国将中国带上全球化的快车道,美国至今仍然是中国的最大贸易出口国,也是中国的最大贸易顺差国,每年高达三千多亿美元的顺差,足以构成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部分,如果没有这部分贸易顺差,中国的经济增长几乎归零。

川普誓言,他要终结这样一个时代,终止中国对美国的利用,终结转移他国财富自肥的"中国梦"。川普的目标,是实现美中贸易平衡,努力把美中贸易逆差归零。如此,中国的贸易优势将不复存在,依赖于外贸和外资的中国经济,将失去最大的增长动力。这对恶化中的中国经济,将是雪上加霜。未来,难以想象,一个经济病态的中国,怎能再对美国构成实质性的挑战?

川普还表示,美国不应该再充当世界警察,也就是说,要放弃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角色,换言之,美国将回归孤立主义,对外奉行"不干涉"、"不参与"的政策。拿中国话来说,那就是:不再出头,韬光养晦,养精蓄锐。一旦美国这么做,美国将不再消耗,而专事积累,静悄悄的积累,重新培植超强的国力,直到有一天,再次让世界大吃一惊,重演1898年以反击西班牙击沉美国军舰为由而全面夺取西班牙殖民地的美西战争。到时候,美国要对付的国家,可不再是西班牙,也不见得是俄罗斯,最可能的,恰恰就是中国。

近些年,一批强人在世界各地登上历史舞台,诸如,俄罗斯的普京、中国的习近平、菲律宾的杜特尔特、以及从欧洲到中南美洲的右翼人士,如今,美国又出了一个总统宝座挑战者-川普。这一现象的共性在于,对内,基于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对外,基于反全球化的浪潮。随着全球化的衰退,世界将重新回到各自为政的格局,关税壁垒将再现于世。

未来历史将证明,这一变迁,对中国最为不利。不再那么开放的国际市场,对中国的廉价商品和过剩产能,将是一个不可低估的厄运。事实上,共产中国就是因为搭上全球化的便车,才一跃而为暴发户的,但,就在崛起的中国企图充当世界领袖的时候,全球化却悄然退潮,不仅撤走了中国高速增长的跑道,而且瓦解了北京试图领导世界的"中国梦"。

综上所述,如果川普当选,未必对共产党的中国有利,也未必对中国人民的中国不利。极可能,共产中国的噩梦,反而从川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开始。

(2016年10月11日)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