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日星期六

守鱼:王五四真的是微信時代的韓寒嗎

不少作家及評論員會於微信設立公共賬號,闢出輿論天地。
微信時代的第一紅人王五四最近大約壞事不斷。每開一個公共賬號,活不了兩篇文章就會死掉,已經算不了什麼故事。

自從王五四已經成為了自媒體時代最真實的閱讀數流量保障之後,由於他本人無法申請原創保護,導致一批逐利之徒竟然盜用他的名義,號稱自己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王五四,堂而皇之的盜版王五四的文章,還舉報真正的王五四。

當然和最糟心的事情比起來,這些又都算不了什麼了。最近的一篇網絡文章中,曾金燕博士直接將王五四比作微信時代的韓寒,這大約是極大的刺傷了王五四的心。對於彌勒佛一般的王五四來說,他長年面對各種議論笑而不語,但這次遇到一艘超級航母,也終於忍不住了。

曾博士的原文是這麼說的:從媒介、民間輿論需求的關係角度來講,在2009年開始的新社交媒體時代,韓寒其實就是今天動輒微信公號文章閱讀量過10萬但隨時被封號的王五四。

為此王五四的回應是:韓寒說的那些叫常識?韓寒講的那些叫批判?你這是開什麼玩樂呢?一個被比他還爛的一群商界媒介名媛捧起來的人,我比不了,沒有那麼多的黨疼國愛,我怎麼就微信時代的韓寒了呢?不過還得感謝沒說我是微信時代的郭敬明。我也沒想說什麼常識,你們自己讀出了常識的味道也不能怪我,能看到雞塊的雞湯總比魚香肉絲裏沒有魚的虛假希望要好,你們不能這麼欺負我啊。

從筆者本人來看,我雖然直覺上意識到韓寒與王五四並非一路人,但如果不是這個問題被拋出,此前也並未仔細想過,同樣作為言論界的紅人,他們的不同之處究竟在哪裏?如果順延著這一次建設改良派與口炮黨之爭的思路而言,舉出這兩位標誌性的人物,還真是更為形像地說明了雙方的分歧究竟在哪裏。

從韓寒的履歷來分析,韓寒作為新概念作文大賽出來的一名爆冷選手,他一直以來是活躍在作家領域,擁有極大的社會聲望和社會資源。韓寒本人進入公共問題視野,在於他有一段時間突然間開始以雜文的形式批判社會問題,並且引起了知識分子得關注。作為一位擁有大陸國籍的人,他也在文章中以他本人的親身經歷為案例,尖銳的聲討了公權階層對於普通市民的騷擾。這些話語某種程度上來說和啟蒙話語不謀而合,基於普通人的生活經驗,然後再加一些提煉,形成對於權力階層的批判,並且指向一個更加良好的社會制度。

在當時的社會條件下,維護權利的行動派也希望能夠將韓寒納入自己的陣營,包括許志永先生所在的公盟,將公民獎項授予了韓寒,不過韓寒本人並未出席當時盛大的民間頒獎活動。隨後,當政府對於言論空間開始收縮的時候,作為網絡上有影響力的言論人物,韓寒也迅速將自己的言論方向調轉槍頭,轉攻影視領域並收割了大量的資源。

相反,王五四自從亮相的第一天開始,就不只是一個單純的作家,他最開始在公共領域的亮相,更多是從直接的街頭行動開始為人所知。而當微信發展起來以後,王五四在言論領域的橫空出世,迅速的吸收了巨量的眼球。但不同的是,王五四是在發表言論方面,並未因此獲得任何經濟上的利益,作為一個微信上閱讀數永葆前列的先鋒人物,他並未在廣告領域獲得相應的收益。一方面是他本人只是將言論作為一個表達心意的渠道,另外一方面,也在於如他這樣具有強烈的政治批判色彩的言論,很難在體制控制下的市場資源中進行交易。

為此僅僅看到兩人在言論領域都具有巨大的影響力,就想當然的將一個只是被動的被知識分子列為社會良心人士,而他本人在社會問題領域,也僅僅是基於言論市場投機的作家,與一個主動地支持社會積極變革,不斷參與直接行動並且遭遇了巨大的打壓,不靠言論混飯,從來不改初衷的獨立作家相提並論,無疑是風牛馬不相及。

在更多的言論環境下,韓寒和王五四並不是一體的,而恰恰是代表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在社會變革的方向上,是傾向那些擁有更多社會資源,對社會的良性技術變革懷有期盼,表現出優雅而體面的主流人群一邊,還是傾向那些對政治體制擁有決絕的批判,嬉笑怒罵不拘一格,面對壓力也不改初衷,被視為邊緣人群的一邊。

王五四從來不是微信時代的韓寒,他們兩個恰恰代表了天平的兩極。在天平的兩端,一端站著認同韓寒的建設改良派,另外一端站著支持王五四的口炮黨。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