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9日星期三

预测:中国经济困境的3种结局(纽约时报)

上海浦东金融区。中国经济放缓是全球中央银行、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关注的一件大事。
Johannes Eisel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上海浦东金融区。中国经济放缓是全球中央银行、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关注的一件大事。
香港——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情况能有多糟?
业界普遍预期中国本周三将宣布第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约6.7%。这和中国今年第一、第二季度的增速持平。在经济学中,这样稳定的增速很值得注意——人们通常也不会相信。
  • 查看大图本月,北京正在施工的新机场。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本月,北京正在施工的新机场。
  • 查看大图上海洋山深水港。
    Aly Song/Reuters
    上海洋山深水港。
    经济学家常常把目光放在官方数字之外,寻找其他方法来衡量中国经济。其他相关数字和事实表明,中国近几个月放出的大量贷款有助于维持增长。
    但以历史标准来看,中国的增长正在放缓。今年的增速肯定会比去年慢,去年是25年来最为低迷的一年
    "中国的增长已经从金融危机前的高速度显著放缓,"伊诺多经济公司(Enodo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戴安娜·乔伊利瓦(Diana Choyleva)说。"从出口和投资拉动型增长模式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已经走到了尽头。"
    这是全球各地中央银行、经济学家、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关注的大事,因为在过去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是经济增长的一个主要引擎。他们的主要疑问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以下三种情况,常常被视为中国困境最有可能的后果,以及每一种对世界其他地方产生的影响。

    金融灾难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国通过启动一场由国家主导、产生大量新债务的支出活动而躲过了最严重的影响。这对缓解世界各地遭受的危机冲击起到了帮助作用。但批评者认为,它只会推迟中国自己品尝苦果的时间。
    中国仍然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信用,专家纷纷对此发出警告。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有可能重蹈2008年金融危机的覆辙,那次危机沉重地打击了华尔街,令美国陷入衰退,经历了数年极为缓慢的增长。目前仍在应对欧洲麻烦的世界其他地方,可能也会跟着陷入危机。
    上个月,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公布了新数据,估算中国未偿还信贷与其长期经济增长率之间的差距已经刷新纪录,远远高于可能引发金融危机的历史水平。
    一部分问题在于"影子融资"的快速增长,比如理财产品或其他形式的非传统贷款,这已经成为了一系列重大欺诈案件的焦点。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说,影子贷款的平均数接近于中国小型银行的资本缓冲的300%
    鉴于这样的债务骤增,IMF一名官员本月发出了中国有可能爆发金融"灾难"的警告。
    好消息是,真的认为这有可能导致金融危机的人并不多。
    旧金山的铭基亚洲(Matthews Asia)的投资策略师安迪·罗思曼(Andy Rothman)说,"中国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仍然很低。"
    罗思曼等人指出,中国对金融体系的控制力很强。它控制着本国大型银行以及借款最多的大公司,对流出本国的资金数量进行了限制,还一直掌控着人民币的价值。

    回到好日子

    那么,中国为什么不能一直用增加支出的方式来应对经济放缓呢?
    乐观主义者提到了中国以往应对经济挑战的历史:2008年的贷款激增,对银行系统的早期救助,以及国有企业的痛苦重组。这一次,中国可以通过重组债务,并在那些可以为中国日益扩大的消费阶层带来好处的领域增加投资,来取得成效,比如医疗保健和各种社会福利事业。这对于正在寻求起色的全球经济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问题是,中国的债务负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重得多——无论是在绝对数量上,还是相对于经济总量而言。
    与此同时,通过增加政府支出来保增长的努力近期也面临着另一个挑战:政府支出的效果越来越差
    此外,由于经济前景不容乐观,私人企业已经开始撤资。今年到目前为止,在政府支出和房地产投资回暖的帮助下,中国保持了经济增长目标,但楼市泡沫膨胀的风险也加剧了。
    "国家投资的再现有助于在短期内维持经济增长,房地产投资今年的小幅反弹也起到了这个作用。"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高级研究员、中国经济专家尼古拉斯·R·拉迪(Nicholas R. Lardy)表示。
    但他也说,"国家投资的生产率很低,所以用这个方式来维持增长的效率非常低下。"

    日本的先例

    中国债务高企、消费无力、缺乏为解决经济问题做出艰难选择的政治意愿,导致经济学家越来越爱拿它与另一个亚洲大国日本进行类比。
    就像现在的中国一样,日本在1990年代也面临着巨大的银行债务、股市泡沫破裂,还有很多行业产能过剩。日本领导人不愿意做出会导致工厂关门、公司倒闭的艰难选择,而是容忍了多年的经济停滞。结果导致了"失落的十年",尽管日本的很多问题如今仍然存在。
    当然,中国不是日本,它向上流动的庞大人口,也和日本更富裕但老龄化日渐严重的社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依然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看到了类似的可能性。
    "大量债务,并且是不良债务,并不会给你造成危机,"北京的经济研究公司佳富龙洲(Gavekal Dragonomics)的常务董事葛艺豪(Arthur R. Kroeber)说。
    "但要恢复经济的健康,必须进行金融重组和实体经济重组,如果不这么做,你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在非常漫长的时期里增长速度低下,市场疲软,"他接着说。
    这可能还会降低全球最可靠的增长引擎之一的重要性,并在中国国内引发问题。在中国,领导人一直承诺给仍在为寻找更好的生活而离开农村的数亿人提供工作岗位和机会。
    但这仍然好过另一种情况。
    "不管是在规模上还是时间范围上,这种债务扩张远远超出了我们在日本看到的情况,"曾在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担任中国银行业分析师的Autonomous Research合伙人朱夏莲(Charlene Chu)说。
    "我觉得从很多方面来说,日本的结果应该是中国最好的结局了。"

    ——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