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21日星期五

王军涛:习近平即将开始党政大清洗——中共18届6中全会解读

图:据传为防止政变习近平已经将人民大会堂主席台的服务员换成了他的保镖。


习近平主要通过反腐实现政变。支持他的纪委采取东厂式反腐接管了中共的政法和军队两大暴力系统。他建立一系列领导小组架空原有党政领导,接管党政决策和管理工作。然后,他以"连坐"和"窝端"方式,建立人事清洗的"杠杆作用"……然而习的个人独裁不得人心,难以服众。一个偶然事件都可以颠覆他的全盘布局。

尽管中共治下的中国丑闻和热点事件不断,但中国观察家在201610 月最期待的大事是中共186中全会。因为这次会议将是习近平掌控19大的关键一步。自2012年习近平执政以来,有目的、有纲领、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了一场政变。这场政变要彻底颠覆江胡两朝的人事安排,以为解决江胡两朝积累的严重问题创造政治条件。现在,他必须在一年内拿到中共19大的多数,否则就会前功尽弃,而且会被追究政治和法律责任。目前,他还远未掌握大多数。186中全会将为最后一年实现目标而服务。

习近平政变路径图

习近平政变,不同于一般的政变模式。所谓政变,就是夺取国家政权,一个集团通过践踏正常程序的方式颠覆一个国家的执政集团和日常管理方式。一般政变,都是经过秘密准备,以暴力集团通过突袭,一举抓捕或驱赶原有执政集团,建立新政府接管或建立新的国家政权。习近平的政变则是通过一系列合法运作,颠覆原有的执政集团。

在过去将近四年时间中,习近平主要通过反腐实现政变。首先,支持他的纪委采取东厂式反腐接管了中共的政法和军队两大暴力系统。同时,他建立一系列领导小组架空原有党政领导,接管党政决策和管理工作。然后,他以"连坐"(2014年"依法治国"的文件)和"窝端"方式,建立人事清洗的"杠杆作用"(一个班子的主要领导腐败可以连带清洗整个班子)。到2015,习近平仍然无法确保19大的多数。于是,他开始跨越反腐界限,提出新的人事清洗理由和依据,以问责方式加大人事的清洗范围和力度。问责,就是根据他理解和确认的标准,清洗那些他不喜欢的人事甚至机构,例如共青团。但这仍然达不到掌控19大上的多数票的目标,于是习近平开始"立规与问责"式的整党。他要通过建立新的规矩为人事清洗提供新的更有效的理由。

六中全会的关键看点

中共186中全会就是这样一个立新规的会议。从中共公布的议程看,186中全会主要是通过两个重要文件。一是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二是制定《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准则》。这两个文件都是服务于一个目的:建立习近平的绝对权威,将不服从习近平的领导作为人事清洗的依据。

中共在三年前曾经制定过一个试行的《党内监督条例》。但那还是胡锦涛领导中共的政治遗产。胡锦涛继承邓小平的建党思想,党要保持执行力,但也要保持活力,因此这个条例还是有一套内部制约机制,给予党员和干部自行其是的空间。习近平这次修正监督条例主要是消除党内监督多头、调查问题不严、查处干部不狠的问题。

中共在1980年的邓小平和胡耀邦时代,曾制定过一个《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者个准则的主要意图还是吸取毛泽东个人独裁的教训,建立党内民主的保障,禁止各级领导大权独揽,迫害党内异议人士。这次要制定的《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准则》显然是要另起炉灶,彻底颠覆旧的准则,消除任何人以旧的准则作为依据反对或抵制习近平。

六中全会后人事大清洗

六中全会上通过这两个新规则后,习近平可以大张旗鼓地清洗人事了。此前,他已经建立了一套整肃党内纪律的机制。这就是针对领导人的"三严三实"和针对基层组织的"两学一做。"所谓三严三实,是中国共产党2015419日开始的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的一次政治思想教育活 动中提出的口号,即"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被官方简述为"三严三实"。所谓"两学一做",即中共中央办公厅2016228日印发的关于在全体党员中开展"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习教育方案》文件中对全体党员提出的政治要求。可以预见,一旦中共六中全会通过《监督条例》和《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准则》,习近平就可以雷厉风行地根据这两个新规则在党政系统内高大清洗。

最近几个案件可以看出习近平人事清洗正进入新的阶段。第一,在北戴河会议后一举调整数个省级第一把手表明,习近平正为下一步大清洗做准备。在整党名义下、根据新规则、以"三严三实"和"两学一做"运动实施的清洗,以拿到19大上多数票,必须是各省内自上而下进行。省委一把手是操盘手。第二,辽宁贿选案查处表明,在有了人事名单后,习近平绝不容许选举跑票。这个案件为以后党政最高权力选举画下红线。第三,傅政华和卢伟的挪位、黄兴国的被惩罚表明习近平绝不容许他提拔的人有二心。傅政华因为与其他领导的牵连不能全力效忠习近平,卢伟则因为没有严厉整顿网络,黄兴国则不仅不为习近平清洗天津人事效全力,而且还想八面玲珑建立与其他派系的关系。这几个人事案件表明习近平要在自己的圈子中建立严格的帮规家法。

经过将近四年运作,现在,习近平已经站在成功与失败的又一个决定性关口。如果习近平在六中全会上通过这两个新规定,那他将似乎离成功更近了。然而,由于几个原因,不论他是否能在六种全会上如愿以偿地立新规,他都很难实现自己的抱负。

习近平政变前景

首先,他所要建立的个人独裁体制与现代人类政治文明相去太远。当年袁世凯和张勋的失败已表明,不论中国建立稳定健康的民主宪政多么困难,个人独裁则完全行不通。这就是心仪德日法西斯体制的蒋介石始终不能废弃宪政民主的原因。也是强人毛泽东从不在一线独揽大权的顾虑。特别是在邓小平以来中共反思毛泽东教训后,已经建立了一套绝不容许重犯毛泽东个人专制独裁错误的政治原则、话语和规则性牵制机制。这些都注定习近平的个人独裁是不得人心,难以服众。一个偶然事件都可以颠覆他的全盘布局。

其次,习近平建立专制独裁是要乾纲独断地推行一套悖逆人性的制度。不忘初心的共产主义信念到的说教,早就被心理学、政治学、经济学和社会学阐释清楚并被数千年人类社会和政治改革实验证明是无法实施的乌托邦。如果靠政治暴力强制实施,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最后也会彻底毁掉自己。

再次,习近平的清洗会遭遇党政官僚的强烈抵抗和反对。他们不仅可以凭借规则抵制习近平合法实施部署,而且可以消极怠工和不作为让经济下滑和社会混乱,导致民怨鼎沸。他们甚至可以制造恶性事故和事端,高级黑,瓦解习近平的民意基础,为他制造敌人。最坏的情况是,他们与习近平拼个鱼死网破,以造反和政变彻底瓦解和颠覆共产党政权。

最后,习近平无法避免所有专制制度的死结。高度极权专制下,面对各种不满和反抗,专制者在危机感和恐惧感支配下,任用亲信,采取暴力严厉镇压异议,顾不上最初建立独裁的反腐、社会改良和民生目的。这会导致酷吏横行,奸佞当道,最终导致国家管理各方面都陷入荒诞暴政。李鸿忠的提拔表明习近平已经开始走上这条死路。

习近平只有一个出路,这就是像蒋经国那样,面对反抗,不是更集权简单镇压,而是建立宪政民主,还政于民,这不仅使得自己的清洗获得新的合法性,而且可以从旧的专制死结中解脱出来。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十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