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7日星期六

程凯:“黃禍”未艾,“紅禍”方興

图:"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成员连续多日在悉尼市政厅门前示威,抗议"颂毛音乐会"


ISIS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和中國的共產主義,正在向西方文明發起挑戰的,他們都利用西方國家的民主、自由、人權、多元文化共存,向接納和包容他们者發動攻擊。伊斯蘭極端主義採用的是恐怖屠殺,共產主義採用的是意識形態滲透。

"將紅歌唱響全世界"
九月九日毛澤東逝世四十周年,澳大利亞的紅色華人謀劃租用悉尼和墨爾本的市政廳舉行歌頌毛澤東演唱會,引起另一個華人群體"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的抗議。"澳洲價值守護聯盟"每天都有成員到這兩個城市的市政廳前示威,他們張開的橫幅上畫著毛澤東與希特勒、史達林並列的頭像。其實澳大利亞那兩個城市的政府官員,未必清楚紅色華人的演唱會到底唱些什麼,要他們弄明白紅色華人開演唱會歌頌毛澤東,就像德國納粹餘孽開演唱會歌頌希特勒、俄國共產黨殘部開演唱會歌頌斯大林一樣,是一件費口舌的事。但抗議的華人終於讓他們明白了。悉尼市政廳取消了與紅色華人的租約,墨爾本紅色華人被迫放棄了租約,"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的抗議行動宣告完勝。
在德國、俄國,歌頌希特勒和斯大林,都被視為冒天下之大不韙,而在中國,歌頌毛澤東卻正時興。紅色華人在澳大利亞舉行歌頌毛澤東演唱會,是年初北京人民大會堂紅歌會的澳大利亞版。四、五年前薄熙來主政重慶時,便把紅歌唱得地動山搖,受到習近平等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大聲贊好,如果不是薄熙來垮臺,紅歌早就唱響全中國、唱響澳大利亞了。
在重慶之前,紅歌已從江西唱響。二零零六年,江西衛視舉辦全國紅歌大賽,二零零九年來美國舊金山開設海外賽場。那時,"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大海航行靠舵手"的聲浪一陣高過一陣。主持舊金山紅歌會的江西衛視負責人說,他們的目標,是從舊金山唱起,將紅歌唱響全世界。

紅歌便是"紅禍"禍端
"將紅歌唱響全世界",如同把鼠疫和愛滋病傳遍全世界。我讀中學的時候,偷看禁書,知道西方人對中國人,有"黃禍"一說。如今又知道,除了"黃禍",更有"紅禍"。中國向外散佈紅色毒素,侵蝕和威脅西方文明,紅歌便是"紅禍"禍端之一。

西方人對"黃禍"的恐懼,起自於十二、十三世紀,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孫們率領蒙古鐵騎蹂躪歐亞大陸,令人聞風喪膽。如今蒙古鐵騎不復存在,對"黃禍"的恐懼便集中在中國身上。現代人看到的"黃禍",不過是中國人全世界討人嫌而已,如讓孩子在俄羅斯皇宮地板上小便,在埃及古廟上刻"到此一游",大媽們隨處跳廣場舞擾人清靜。但有些情形比這可怕得多,不是討人嫌那麼簡單。我二十多年前讀中國作家王力雄寫的小說《黃禍》,說的是中美俄爆發了核戰爭,把中國打入核冬天,農作物顆粒無收,大饑荒隨即而至,中國政府驅使十數億中國人橫跨太平洋、翻越烏拉爾山,挺進美、歐、澳洲,進佔了所有西方國家,把文明和生態損毀殆盡。成吉思汗鐵騎俱往矣,這才是真正的"黃禍"。二十年前,我受王力雄小說的啟發,為香港報紙寫過一篇中國人蜂擁移居美國,建起了美利堅中華人民共和國,把中共一黨專政的權貴政治移來北美大陸,美國消亡于中國人之手的故事,這就從"黃禍"說到"紅禍"了。
王力雄寫的是一本政治幻想小說,我也跟著幻想了一番。今日的幻想,往往就是明日的現實,甚至是今日正在發生的事實。我在網上看到前中國駐澳大利亞外交官陳用林先生寫的一篇文章《澳大利亞正在淪為中國的後院》。文章揭示,從二零零四年起,中國把澳洲納入中國"大周邊範疇",通過澳洲的華人愛國社團、留澳學生和學者聯誼會、孔子學院,以及通過中國國有企業對澳投資,向澳洲進行政治、意識形態和經濟的全面滲透。中國駐澳使領館以恐怖威脅和利益引誘兩種手段,控制和驅使幾十萬澳大利亞華人,為中國對澳洲的戰略目標服務。陳用林文章所揭示的事實觸目驚心,同樣的情形在美國、加拿大、歐洲各國也正發生。

一个隱形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從本世紀初開始,中共啟動了對西方國家的"大外宣"戰略,每年投放百億美元,首要目標是美國。
我二十多年前來美國,感覺真是到了另一個國家,唯有從臺灣人辦的報紙瞭解已遠離的中國。十多年前,情況急速變化。如今的美國華人,可以看到中國衛星同步傳送的央視和各省衛視的電視節目,打開電視機就回到了中國,一家傳送中國衛視的公司廣告說:你可以不用花錢看美國的電視了。美國的中文報紙,幾乎全部被中資控制,報導中國使用的是"我國"這樣的詞彙。中國政府在美國各州辦起了八十多所孔子學院,吸收美國青年學中文、唱京劇《紅燈記》、唱紅歌《在希望的田野上》。美國許多大學的研究所,接受中國政府的研究經費,向美國政府提供美言中國的研究報告。央視在首都華盛頓設立分台直接製作和播送的節目。央視的英語頻道進入了美國的有線電視網,每天為美國人洗腦。凡有中國領導人訪問美國,全美任何城市,可立即召集成千上萬紅色華人去歡迎,舉五星紅旗、穿紅色馬甲,打紅色標語,唱紅色歌曲,營造一片紅色海洋。美國華人近十年來人口增加了一倍,達四百萬之眾,其中大部分是出了國仍然生活在中共恐怖威脅和利益引誘下的紅色華人。他們與海外民運為敵,支持中共的內外政策,包括對內踐踏人權,對外與美國對抗。洛杉磯華人超過一百萬,聖蓋博谷一條山谷大道,數英里滿是中文招牌,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對聖蓋博谷華人實行了有效統治。"大外宣"大見成效,其實美國已經建立起一個隱形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豈止是"黃禍",這當然是"紅禍"。
本世紀以來,每天向西方文明發起挑戰的,是世界上的兩大勢力:ISIS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和中國的共產主義,兩者加起來超過三十億人口。他們都利用西方國家的民主、自由、人權、多元文化共存,這些從宗教情懷和人道主義出發的價值觀對他們的接納和包容,向接納和包容者發動攻擊。伊斯蘭極端主義採用的是恐怖屠殺,共產主義採用的是意識形態滲透。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粉碎了紅色華人舉行紀念毛澤東演唱會的圖謀,是對"紅禍"的一次回擊。這樣的勝利近幾年來是絕無僅有的,所以尤其珍貴。但是少數海外華人怎麼能阻擋有強大國力支持的中國"紅禍"蔓延呢?而西方國家的政治領袖們,正沉湎於對中國崛起的驚奇與崇拜之中,垂涎於如黑洞般吞噬西方道義與良知的中國龐大市場。如果西方世界不再出現一位如里根、撒切爾夫人那樣的政治領袖,如果西方國家的官員不像悉尼、墨爾本市政府官員那樣接受了關於中國"紅禍"的啟蒙教育猛然醒悟,未來的世界將一定是滿目的悲涼與黯淡。
這就是我要說的"黃禍"未艾,"紅禍"方興。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


——《动向》杂志2016年九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