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6日星期二

高新:张春贤离开新疆是失意还是得志?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省委书记六十三岁下岗乃常态而非变态》一文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了把徐守盛说成是李源潮的"江苏帮"的关键成员之一,证据略显牵强,而徐某人的"下岗"也是因为他本人属于明年中共十九大召开时的"三上四下"规则中的"四下"之列,所以赶在今年晚些时候即会举行的中共新一届湖南省党代表会召开之前让他"转任"全国人大,实乃组织运作之常态,并非"变态"之举。
外界在奇怪徐守盛为何会在六十三岁上就提前下岗的时候,未注意到徐守盛被宣布离开湖南省委的前几天,刚刚主持了一个"中共湖南省第十届委员会第十九次全体(扩大)会议",决定中共湖南省第十一次代表大会于今年11月在长沙召开。
按照中共政权的组织常态,每十年一换的党总书记在他完成十年任期后会主持召开他的接班人将会"当选"为新的总书记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大会结束之后紧接着举行的次是党代会的"一中全会"就是要由新的总书记主持了,虽然从道理上讲,这个新的总书记还是应该在一中全会全体中央委员选举完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之后才算"当选",但因为党内谁都明白这种"选举"游戏是怎么回事,所以从来也没有人会为此较真儿。
而省一级党代会则不是如此。中共政权的组织常态是,省一级党代会召开之前,中央或安排在任省委书记连任,或安排一个新任省委书记赶在新一届党代会召开之前先行以中共中央任命形式上任,然后再由这个人在自己主持的省党代会和是届省委第一次全会会议上宣布他自己"当选为新的省委书记"。
徐守盛"下岗"前,海外中文媒体曾有报道说徐守盛可能意识到自己地位岌岌可危,于是特别卖力地向习近平表态效忠。今年2月1日他到访国防科技大学,声称"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今年年"两会"期间,习近平到湖南团参加审议,徐守盛向他介绍了一首歌:《不知该怎么称呼你》。这首歌曲的总导演是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文雄。
有内地媒体报道说"两会"期间,习近平带着微笑看着徐守盛介绍这首"神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徐守盛向习近平献媚说:"春节前一首生动反映总书记情系十八洞村的精准扶贫歌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迅速唱响三湘大地,苗族乡亲用最直白的语言、最深情的旋律,表达了他们很质朴的感情,唱出了他们走在脱贫致富路上的幸福笑脸,唱出了他们对党的优良作风又回来了的真诚赞许,唱出了他们发自内心感恩共产党的满满的正能量。"
海外媒体认为"神曲"并没有能挽救徐守盛。笔者则认为肉麻歌颂习大大的"神曲"再中听,习近平也不至于为他徐守盛破例,这个"例"就是在六十五岁之前已经连任过至少两届中央委员和至少十年两个整届省委一把手的,原则上会在不再进入中央委员会的前提下被犒赏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或者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而徐守盛担任省委书记还不足一个整届,当然没有这个资格。
外界一直有传闻说已经从江西省委书记位置上下岗的强卫是令计划的人,更多的说法是李源潮的"江苏帮"核心成员,证据是他乃江苏省籍,所以已经被习近平和王歧山列为下一波反腐败箭靶。但笔者在北京的圈内朋友听到的消息正好相反,说的是强卫如今从省委书记下岗后进入全国人大常委会政法委员会以副主任身份热身,因为曾庆红的欣赏,习近平在后年三月赏給强卫一届全国人大党内副委员长兼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主任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理由之一就是强卫已经是一届中央候补委员和两届中央委员,先后担任过青海和江西两个省份的省委书记将近十年。
更重要的是强卫的出身习近平很是欣赏,当过工人当过兵,"学历"和习近平一样,都是"五大郎"附加"在职攻读"的研究生。
至于所谓的"腐败"传闻无论是真是假中共高层都只查证十八大之后的表现,只要是在十八大之前的贪污腐败,腐也不败,"天上漂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而十八大之后如果"不收手",才会被习近平当成警告对象或者是惩戒对象。
与徐守盛赶在新一届湖南省党代会召开之前交班的道理一样,张春贤离开新疆的前一个星期,中共官媒即已经报道过:中国共产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八届委员会第十一次全体会议,于2016年8月21日在乌鲁木齐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作了重要讲话。全会决定中国共产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九次代表大会于10月在乌鲁木齐召开。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引述的中共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一份综合报道中说:8月底,省委书记迎来一波调整高峰。28日、29日两天内,中西部六省区安徽、新疆、内蒙古、湖南、云南、西藏"一把手"易人。几位卸任的书记中,李纪恒、陈全国调任内蒙古和新疆,徐守盛、王君、王学军则是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唯有张春贤的新任职务尚未公布,官方消息是"另有任用"。
张春贤治疆是有功还是有罪,外界媒体和中共高层自然是各说各话,但笔者在北京的记者朋友说,张春贤被习近平当成反腐败箭靶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就算零星的腐败传闻是真,他在中共所有在位和退位的副国级领导人中,还算是相对干净的。至少比他的前任王乐泉干净一百倍。习近平在抓了周永康之后把王乐泉都放过了,怎么会从反腐的角度下手整张春贤?
和强卫一样,张春贤的出身也是习近平十分欣赏,天然信任的那一类,当过农民当过兵,而且还和当年的习近平一样是农村基层党干。"学历"也是工农兵学员加"在职攻读研究生"学位。如此"高学历"能否保证不把"脱农"读成"脱衣"并不重要。
日前见有海外华文媒体报道说:在数日前的封疆大吏换人潮中,辞去新疆书记职务,"另有任用"的张春贤最为引人注目。外界有关张春贤的去向有很多说法,其中不乏有对其仕途的各种猜测。北京坊间则传闻张春贤将担任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不乏有分析称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是一闲职,张春贤调入该小组意味着"靠边站"。但也有说法称,张春贤进入党建小组是即将受到重用的标志。
这主要基于两个方面的判断,首先,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地位重要。自1988年小组成立,此后历任小组组长都是由主管党建的政治局常委担任,副组长由中纪委书记、中组部部长担任。习近平曾担任过该小组组长五年,本届的党建小组组长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担任,副组长则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和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兼任。
假设张春贤担任该小组副组长一职是真,意味着张春贤在未来的角色转变,甚至不排除更进一步的可能。在中央党建小组的历史上,从未有过专职的副组长。党建小组的两个副组长,一个是中纪委书记,一个是中组部部长。张春贤如果担任副组长,不排除在随后的十九大人事变局中担任两个职务中的某一个。
该报道中还说:张春贤治疆有功,其进入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可能是高升的标志。有传言称韩正将调入北京,张春贤入主上海。也有传闻称郭金龙即将卸任,张春贤将担任北京书记。无论走向何处,按照中共以往的惯例,"另有任用"的张春贤,其仕途前景似乎并不黯淡。
事实上,张春贤的新职务没有被中共正式对外宣布,是因为中共政权对党中央的所有领导小组的组长和副组长都不是以公开宣布任命的形式公诸于外界,而是在当事人以某小组组长或副组长出席某项活动的报道中将此人的组长或者副组长职务亮个相。
另有一种说法是张春贤可能会被习近平委以国家安全委员会专职副主席并继续留任新疆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专责"反恐"。
至于未来的张春贤,在十九届一中全会上晋升政治局常委也不是没有可能。离召开十九大还有一年时间,十九届一中全会上的新晋升政治局委员无论还会有谁谁谁,接替张春贤新疆区委书记的陈全国已经是板上钉钉。而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中的留任者有可能高升一步的,张春贤是其中之一。待中共十九大召开时,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中的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王岐山都会告老还乡,空出的五个份额,六十后基本只会被安排两个,其余三个位置,赵乐际和栗战书抢占的可能性应该大于张春贤。但张春贤也不是完全没戏。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