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29日星期四

高新:马晓红险些成为“王立军第二”?

mxh622.jpg
图为鸿祥董事长马晓红。(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李峰失踪 马姐下狱,中共政权的苦肉计?》,已经向读者听众们介绍到了来自美国有关方面的消息对海外中文媒体博闻社透露,马晓红背后还有一层神秘关系,她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中联部)的关系,是中共打着民间名义与朝鲜进行"外交"的棋子之一。

美国有关方面消息人士向博闻社指,美国当局其实已经掌握马晓红是中联部的人,美方通过智库和媒体曝光她和她的公司协助朝鲜发展核武器时,并没有曝光这层关系,目的是不想让中共当局难堪,给中方"面子" ,好让中方采取行动,"毕竟要靠中共当局的配合,对朝鲜的制裁才能切实有效"。

消息人士指,美方掌握有马晓红与中联部关系的证据,是否要公诸于众,这要视乎中方动作的情况而定。

另外一家在美国的中文媒体以《曾与朝鲜银行合作 双面间谍马晓红后台隐现》为题,综合了媒体对马晓红朝核案的最新信息:据称,马晓红还被怀疑从事间谍工作。其曾与张成泽密切合作,之后关系或直通金正恩或朝鲜军方,其与朝鲜军方共同控股的七宝山饭店被曝是朝鲜间谍的据点。

美国财政部代理副部长亚当·舒宾(Adam Szubin)称,丹东鸿祥是"朝鲜发展核武器主要支持网络"的一环,是朝鲜光鲜银行的代理。他在声明中称,这家中国公司及职员"寻求规避美国及联合国制裁,通过特别的实体和美国金融系统打交道"。

美国司法部称,这家银行和一些关联公司的账户从美国收到上亿美元的转账。

9月26日,韩国《中央日报》提到,包括朝鲜光鲜银行丹东代表部雇员在内的朝鲜驻华人员和贸易人士正在接受中共当局的调查。

《中央日报》的消息来源表示:中共当局掌握的情况是,光鲜银行丹东代表部今年3月被联合国安理会2270号决议指定为必须关闭的银行。但最近中共当局调查的情况显示,该银行迁移了办公室,一直在不挂牌秘密营业。办公室负责人李一镐(音)暂时返回朝鲜,因此目前其下属副代表级干部正在接受中共当局的调查。

朝鲜日报网消息,朝鲜在2006年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后,马晓红曾对一家中国报纸说,她"没太惊讶"。她表示"我觉得也是铺垫了很久的事情了。"

值得一提的是,马晓红是一名中共党员,2011年被选为丹东市十大女性企业家,2012年被选为辽宁省优秀企业家,2013年被选为辽宁省人民代表600多人中的一员。但最近被卷进辽宁省人大贿选事件,与另外451名人民代表一起被停职。

稍早前有媒体披露,马晓红的对朝业务一直受到前朝鲜二把手、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庇护,但2013年张成泽被处决后,马晓红仍得以维持和朝鲜官方的合作关系。

对此,《中央日报》曾援引消息灵通人士的话说,马晓红有更加坚固的"上线",据猜测这条上线应该是金正恩或朝鲜军方高层。

对此,笔者的算法是,马晓红"更加坚固"的"上线"应该分别是朝鲜高层和中共高层。

马晓红一夜间名扬世界后,除了笔者上篇文章详细介绍过的博讯新闻独家消息揭露马晓红事实上是以"民间企业家"的外衣掩盖她与她的公司代表中共官方服务于朝鲜金正恩政权的事实,其他关注此人此事的海外华文媒体甚至日本和韩国的媒体,都非常默契地帮助中共官方撇清与优秀共产党员马晓红和她的对朝贸易的关系。

最夸张的是居然有媒体以《习近平震怒,亲自下令逮捕马晓红》为"新闻"标题,意图帮助习近平政权开脱。

笔者上篇文章的结尾处说:不但是马晓红的"下狱",甚至包括李峰的"失踪",都很可能是中共政权为向美国方面"有个交待"而制造的一出"苦肉计"。

北京的记者朋友传递的信息是,内幕也许比"苦肉计"更见不得阳光。这个马晓红是以"民间企业"的招牌为掩护的中朝秘密贸易代理人是毫无疑问的。当美国方面侦破了马晓红与美国制裁的朝鲜官方银行的秘密合作内容,随即向中共政权严正抗议之后,也许习近平真的是"震怒"了一把,但震怒的原因恰恰不是马晓红做错了,而是痛惜她和她的公司没有把保密工作作好。

按照纽约时报的说法,早在8月3日,新泽西州的一位联邦法官签署了针对马晓红、她的公司及其三名同事的密封起诉书。

继而,美国检察官两次前往北京,警告北京官员,马晓红和鸿祥涉嫌参与犯罪活动。他们特别提及马晓红及其公司帮助朝鲜核计划和帮助平壤逃避联合国制裁的证据。

美国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在过去的这个周末,有报导说北京当局针对马晓红及其公司采取行动,美国对此表示欢迎。但是同时,北京当局还没有应美国要求,交出有关资产冻结和犯罪调查的文件,美国表示担忧。这些官员认为,现在判断北京是否在严肃打击涉嫌跟朝鲜核项目共谋的个人还为时过早。

奥巴马总统再三说,北京必须做更多,从经济上和外交上施压金正恩。但是中共历来抗拒采取任何损害朝鲜金政权稳定的措施。

在平壤9月9日核试验之后,美国国会议员加强施压奥巴马政府制裁中国公司。参议员科里‧加德纳周五写信给奥巴马说:"你必须开始点名那些帮助朝鲜政权的机构,特别是那些位于中国的机构。中国目前跟朝鲜的交易占据朝鲜贸易的90%。"

至于中国警方自称开始了自己的刑事调查,已经是九月份的事情了。9月15日,中共辽宁省警方说,他们最近开始调查鸿祥实业和马晓红,罪名的涉嫌"经济犯罪"。但未来这位马晓红无论是被公开宣判还是就此失踪,其实都是被当局"保护"起来了。

试想,这个马晓红得知自己已经暴露的消息之后,第一反应肯定是自己会被迫"为党牺牲",就象当年的王立军担心被薄熙来灭口是同样的道理。所以,中共政权如果不及时对马晓红采取"保护措施",她马晓红效法当年的王立军,闯进北京的美国大使馆或者美国驻沈阳领事馆的可能性非常大。

而中共当局比她马晓红更清楚,只要她马晓红向美国方面"投诚",那么她有足够的资本相信自己不会被美国方面象出卖王立军一样把她马晓红也交还中共政权。

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这个马晓红在中共政权对她下手之前抢先一步向美国使领馆寻求政治庇护,她不但会把自己的事实上的中共官方身份向美国方面坦白,甚至不排除还会编造一些中共官方与朝鲜金正恩政权的龌龊内容来向美国方面证明自己情报的重要。于是,美国方面百分之百不会把她交还給中共当局。所以,马晓红险些成了"王立军第二",真不是说着玩儿的。

一则《美司法部起诉中国企业遭北京反对》的新闻报道说:制裁朝鲜过程中,中国的不当做法终于被美国抓住把柄,使得对朝制裁出现新局面。美国司法部26日宣布,对涉嫌支持朝鲜核武器项目的中国公司鸿翔实业集团提起刑事诉讼并实施经济制裁。美国司法部指控丹东鸿翔集团员工利用数十个伪造的公司和银行账户躲避美国对朝鲜的制裁。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冻结了该公司及其员工的资产,包括25个银行账户以及21个涉案的幌子公司。

中国外交部就这一问题做出三点回应。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周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第一,中方反对朝鲜发展核武器、致力于推动半岛无核化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一直认真执行安理会2270号决议,履行自己在防扩散等方面的国际义务,作出的努力有目共睹。第二,任何企业或个人如有违规之举,一经查实,我们会严肃处理。在此过程中,如有必要,我们愿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前提下同相关国家开展合作。第三,我们要强调,我们反对任何国家根据国内法对中方实体或个人实施'长臂管辖'。"

说白了就是中共方面正告美国,死也不会让马晓红落到你们美国政府手里。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