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21日星期三

你不为正义站起来,你就得为邪恶陪葬(佚名)


先听一个真实的故事……
山间公路上三名歹徙居然盯上漂亮的女司机,强迫大巴停下,要带女司机下车去玩玩,女司机情急呼救,全车乘客噤若寒蝉。
只有一中年瘦弱男子应声奋起,却被打伤在地。男子气极.奋起大呼全车人制止暴行,却无人响应,任凭女司机被拖至山林草丛。半个时辰后,三歹徒与衣衫不整的女司机归来。车又将行,女司机要被打伤流血的瘦弱男子下车。男子不肯,倔持起来。
喂,你下车吧,我的车不拉你!
中年男子急了,说: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我想救你还错吗?
你救我?你救我什么了?女司机矢口否认,引得几个乘客窃笑。
中年男子气极,恨自已身无大侠之力!救人未救成,可也不该落得被驱逐下车的结果呀,他坚决不下。再说我买票了,我有权坐车!
女司机扬起脸无情地说:不下车,我就不开。
没想到的是,满车刚才还对暴行熟视无睹的乘客们.却如刚刚睡醒般,齐心协力地劝那男子下车:你快下去吧,我们还有事呢,耽搁不起!有几位力大的乘客甚至想上前拖这中年男子下车。
三个歹徒咧着嘴,得意地笑了。其中有个黑皮无赖毫不知耻地说:哥们把她玩恣了!另外两个歹徒也胡言乱语:她是我对象,关你屁事!一场争吵,直到那男子的行李从车窗扔出,他随后被推搡而下。汽车又平稳地行驶在山路上,女司机掠了一下头发,按响了录音机。
车快到山顶,拐过弯去就要下山了,车左侧是劈山开的路,右侧是百丈悬崖。汽车悄悄地加速了,女司机脸上十分平静,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眼睛里淌出晶莹的泪水。一歹徒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说:慢点开,慢点开,你想干什么?女司机并不说话,车速越来越快。歹徒企图扑上去抢方向盘,汽车却像离弦的箭向悬崖冲去......
第二天,当地报纸报道:伏虎山区昨日发生惨祸,一大巴摔下山崖。车上司机和十三名乘客无一生还。
半路被赶下车的中年人看到报纸哭了。谁也不知道他哭什么,为什么哭。
陪着你们听完这个这个故事,我再一次哭了,像文中那个中年人一样!虽然我并不是个爱哭的人。从两年前初次看到直至今天,这个真实的故事,几乎让我看一遍,哭一遍!没有人知道,我哭什么,为什么哭!
我的泪是珍珠,绝不会为不值得伤心的人洒落!我不会为歹徒悲伤,他们的毁灭是罪有应得!
我为亡者哭泣,为生者哭泣!
我为女司机而哭,人格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当一介弱质在淫威之下,无力保住身体的贞洁,她选择了以死亡来捍卫生命的圣洁。宁为碎玉,不为全瓦!悲哉,壮哉!世间奇女子,我为你的刚烈而哭!
我为本不该亡的亡者哭泣,是他们用麻木、冷漠的笔为自己可贵的生命画上句号,留给亲人无尽的哀思。他们若能像中年男子一样,"司机和十三名乘客无一生还"的悲剧就不会发生!我哭泣,为他们赶上这世上最没有价值的一种死亡,那就是陪葬!为邪恶陪葬!当他们附和随同邪恶时,已经注定了与邪恶生死同路!也许他们死得不值,却绝对不冤!
我为大难不死的生者哭泣!这是欣喜的泪水!在一场毁灭性的飞来横祸中,他以善良、正义及无所畏惧的勇气为自己创造了生存的奇迹。善良是生命中的黄金,心地善良的人或许在世间会受到排挤、压制,然而他永远是上天呵护备至的宠儿,任何天灾人祸中,他都是逢凶化吉的幸存者。
这个故事像一面镜子,真实的映照出当前的人心世相。朗朗乾坤,善恶已明!其实,人心在善恶取舍中,没有旁观者!如果某个矛盾冲突发生现场还有第三方的存在,那么这个第三方,已经不可能置身事外,他的态度,对事态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会决定自己和他人的未来。尤其大是大非,大善大恶面前,没有中立一说,见死不救枉为人,漠视罪恶本身就是罪恶。无论出于何种动机,对恶的纵容就是对善的打击,对野蛮暴行的沉默就是对文明的羞辱玷污!当所有的人都对着谎言与暴力屈膝下跪,他们已经堕落成撒旦的奴隶,这时的人类还值得慈悲的神佛再来救度吗?纵然上天有好生之德,神佛无量慈悲,又如何救得了自取其亡之人?
无心法约束的人,会走入魔道;同理,失去道德规范,社会将大乱不治。人心失去衡量善恶的标准,社会也相应丧失公平与正义。在一个高压密闭的系统中,强权淫威之下,如果每一个人只想着维护自己与亲朋好友的利益,从而无视道义良知,任由强权凌弱,暴行肆虐,谎言泛滥,冤狱遍地……,非但不敢发出半点正义之声,反而视若无睹,甚至推波助澜,以求自保,这时的人,可以说已经良知不存!境由心造,这样一个环境从内至外,暗无天日,不再适合人类生存,各类意想不到的天灾人祸都会相继来临。看起来是天在选择人,其实是人在选择自己的未来!
世间历史已经走到了被极少数人颠倒的时代,然而天理却不会随之颠倒!虽然赵高指鹿为马,但鹿依然是鹿,永远不会变成马!即便有权杖开路,谎言说一万遍,依然是谎言!
人啊,想想吧!赵高,为何要指鹿为马?难道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突发奇想的疯狂吗?上天为何不立即制止丑陋邪恶的表演,反而任其疯狂?智者不惑,他明白,这不过是上天出的一道选择题!宇宙已经到了新旧交替的更新时期,生命的去留存亡,各界众生未来位置的摆放,怎么可能没有善恶标准的恒定与测量!邪恶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检验人心!大奸大恶者,必将毁灭,但是劫难中,被淘汰的,绝不仅仅是这些人,那些不辨善恶、不明是非,倒向邪恶的人,将成为最悲哀的陪葬品。人,必将为自己的苟且、怯懦与冷漠付出代价! 当善良,正义被所有的人践踏,当这个世界的善良,正义不再敢出来的时候,不但是这个社会的悲哀,也是所有受害者的悲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