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9日星期一

陈迹:对外宣传背后的“霸道”本相

图:习近平访美时中共在《纽约时报》刊登整版广告,官方喉舌籍此编造《纽约时报》欢迎习访美的假象。


中共的对外统战宣传,习近平上台后有一些新的变化,大有将将相对封闭的中国境内的做法推向全球,出现了对西方社会俨然反向的"和平演变"势头。

借助于经济增长、国力增强,即所谓中国崛起,中共调用庞大资源加强它在全球的影响力,取得了不小的成就,特别是近年,又有一些新变化,值得关注。

鱼目混珠的反向"和平演变"

宣传形象,扩张影响力,往往与据传中共投入数十亿美元在国外做媒体宣传的所谓"大外宣"相关。例如,中共在西方国家大费周章,不仅做街头广告宣传、开办电视节目,而且运用鱼目混珠的手法,在主要媒体买下其广告版面,而其"广告"却是报导或文章,版式做得与其它新闻或评论版面极其相似,俨然反向的"和平演变"成功。

不过,中共的实践不限于此,其发展变化,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领导人写文章,外交官发声音。习近平出访外国,往往会在该国报纸上发表署名文章。这种做法,此前也有人用过,而习近平用得更多。此外,就某一中国与外国有争议的问题,数十位中国外交官,在同一时间段,在其驻在国报纸上发表内容大同小异的文章,阐述中国立场,而且,有的官员在人家那里发表文章,或接受采访,竟然出言咄咄逼人,甚至语带威胁,为过去所鲜见。

其二,发动网上"人民战争",红色"志愿军"翻墙出击。网络世界,以自由开放为天性,偏偏中共筑墙挖沟,弄得乌烟瘴气,而一旦需要,它又大开绿灯,动员些"小粉红"或"小红粉"们四出征伐,翻墙出去横冲直撞。这些新时代"红卫兵",已不满足于在国内局域网上讨伐诸如赵薇之类似乎被他们抓到把柄的"卖国贼",到高墙外的互联网上施展批判或谩骂的本事,才真的威风。对香港何韵诗们,对台湾周子瑜们,以及在韩国、日本以及欧美各国发现的"敌人",他们竭尽全力不放过,将中共宣传的蛮横无理,表现得淋漓尽致。

其三,动用市场力量、国家机器,制造恐怖气氛,迫使人们低头。中国民间发起"抵制日货"之类的抗议,甚至闹出大规模打砸抢风潮,往往都效果有限,而近来的新变化是,以网上"爱国风暴"为依托,直接以市场相威胁,以抽取广告为胁迫手段,甚至动用国家机器,境内失踪,跨境绑架,的确很有成效。《环球时报》评论何韵诗与兰寇的争执,赞扬兰寇的屈服,因为"原因是再简单不过的:内地的市场不知是香港的多少倍",公然无耻标榜根本排斥"义"的"喻于利"之"小人原则"。

以上种种,前两者还算是在言论自由范围之内,而后者,已经跨越界线,将相对封闭的中国境内的做法推向全球。

以"王道"之名行"霸道"之实

中共一向重视宣传,所谓"外交无小事"有形象考虑,所谓"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更是将自己扮为天使。不过,以中国传统谋略而论,雄主欲成霸业,有"王道"与"霸道"之别。中国从"一穷二白"走出来,国力不足时以"王道"示人,现在崛起了,改行"霸道",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至于中共自诩"马克思主义政党",自称"社会主义国家""永不称霸",则越来越显得虚伪。依照马克思学说,社会主义源于全球化经济发展而生长,基于全世界劳动者利益,而在市场经济时代,谋求国家利益乃至国家霸权,哪怕罩着"社会主义"外衣,其实是资本的自然冲动。当苏共默许中共称霸亚洲之时,中共慷慨地向邻国越南、朝鲜、缅甸甚至印度等国奉送领土,埋下许多祸患之伏笔,而今日国力日增而图强,变了面孔,也并不奇怪,乃"霸道"使然。

不过,中共实际践行"霸道",表面上则示人以"王道",两者之间反差越大,宣传中就越是弄得一团糟。

南海仲裁恼羞成怒,自曝其丑

以南海仲裁案为例。中共坚持"不参与仲裁,不承认、不接受仲裁结果"的态度,把一桩事关法理的仲裁案,弄成一场以海上军事动作为背景的宣传战。

中共一口咬定,其所谓"九段线"主权要求早已由中华民国政府"正式公告,昭告世界",至于是否为国际所承认,则闭口不谈。海域权益的现代法理,是以陆地为基础,即以大陆之海岸线或岛屿、岛礁法理地位为根据,而中国所谓"九段线"本身模糊不清,酷似以所占岛屿而"跑马占地",被裁决否定,早在世人意料之中。

然而中共恼羞成怒,大肆攻击仲裁庭为"草台班子",嘲讽仲裁"拿钱办事"。无奈,仲裁庭组成自有其规则,中共举不出其违规之处,而法院办案都收取诉讼费,中国法院也不例外,只暴露中共自己的毫无道理。

此一役,中共上下倾巢而出,大喊大叫,无所不用其极,让人以为它真是受了委屈。仔细看看,宣传话语背后,它的动作接二连三,"霸道"进一步显现,而且,台湾甚至察觉到它动武的企图,真真是不得了。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九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