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6日星期二

傅恒:杭州從此是陪都

G20實質上是一種常設性的務虛會議,年年舉辦,並無新意。
習近平對浙江對杭州的偏愛,在一系列事件上都毫不掩飾地顯示出來。世界互聯網大會選擇落戶烏鎮,習在這裏宣示網絡領土的主權地位,在虛擬空間確立「長城」。而後在G20會議上,在杭州指點世界,不只是要做世界經濟明燈,也刻意放大對此一含義的政治想像。

G20已經被談論很多,但是這些被談論的部分並不涉及到專業討論,而是通過提煉這一會議的規格來展現其重要性,通過鼓吹其議程設置來鼓吹中國的領導地位,通過對杭州的讚美來突出表達其必要性。G20不再只是鼓吹大國崛起,而是要烘托大國領導人崛起。

迄今為止,國內宣傳的基調強調了這一點:中國是世界經濟低迷時候的指路明燈。這種非常誇張的口氣,無論是在哪一屆都沒有如此高調過。事實上,中國經濟自身的問題都是數也數不清,卻要給世界開藥方。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恐怕只能說明其中的矯飾。

在英國的核項目受阻,在巴西的高鐵受阻,在新加坡的地鐵出現安全質量問題,中資企業在美國受到調查……諸如此類的事件越來越頻密地出現,證實了中國與世界的經濟交往出現了結構性問題。易言之,是中國需要世界,而不是相反,但國內文宣卻反著來。

G20實質上是一種常設性的務虛會議,年年舉辦,並無新意,在協調國際間合作方面更不會因為杭州會議的華麗而更進一步。如此這般,只能說明借辦會來澆胸中塊壘是當局的主要目的。不只是要推送中國崇拜,更將中國領導人崇拜推到極致,也算是罕見。

但在中國的語境下,黨媒對G20的諂媚宣傳,與社交媒體上消解G20的立場大相徑庭,而後者更能進入民眾心裏。無論言辭上說得多漂亮,無論晚會多了精彩絕倫,無論秩序如何令人印象深刻,一個「通商寬衣」的口誤就將所有浮華戳破,像針刺破氣球。

其他的姑且不論,當著世界的面,高聲念出「通商寬衣」四字,恐怕將成為從政生涯裏最叫人記憶深刻的瞬間。可以想見,這四個字將伴隨習往後的全部政治生涯,蓋過其他所有那些歌頌的方面,成為歷史事實與集體享受的高級段子。這是利用G20自我塑造時最大的漏洞。

杭州也在這種堂皇的宣傳中,從南宋時代偏居一隅的沒落首都,一改其頹勢與文弱,變成了強硬大國的陪都。無論這種對杭州的新印象能否穩固持久,當局灌注在G20文宣中的潛台詞都在默認這個局面。當然,在吟哦「手把紅旗旗不濕」時,並不曉得末尾是「夢覺尚心寒」。

縱觀G20在電視屏幕上的視覺呈現,集中在華麗這個層面,竭力表達文化舊地標的新世界觀。可一旦知道那些被當作枯枝敗葉一樣被驅趕的民眾,想到在這種靠清場來完成的文化展示,就讓人皺起眉頭,在國家級化妝師張藝謀的布景中赫然發現「始於作偽」四個字。

流傳的對中國大城市的民間別號,自有帝都、魔都、妖都之後,大概是可以增添杭州這一陪都的新晉城市。然而,在網民的意思裏,陪都早已是給了重慶,而重慶在新近幾年的政治場裏意味深長。陪都有了競爭,就好像別的什麼也有了廝殺,西湖邊保俶塔下,角逐不斷,幻影長存。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