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4日星期三

吴戈:一個座位引發的民意

槍可以捍衛正義,也能為非作歹,同樣對軍事感興趣,大陸軍迷已在價值觀上形成勢同水火的派別。
近日,一名乘客在微博上披露自己購買了高鐵商務艙,座位卻一度被幾個自稱北京武警的官員佔用打牌,連列車長也不敢管,還遭到其中一位官員的威脅。此事上網後迅速傳播,網民還人肉出為首者是武警部隊某副司令,但相關微博很快遭到瘋狂刪除。

在大陸當前的輿論環境下,此事雖情節輕微,但仍因其「涉軍負面消息」的敏感性,不可能有負責任媒體調查出真相;因事實清楚,《環球時報》等逢官必護者也保持沉默;局勢微妙,涉事官方也避之不及,全無正常社會下應有的舉動,比如及時出面擔當責任,維護軍隊形象,或者澄清謠傳。

因而,在事實層面,大陸社會或許永遠無從了解此事為首者到底是不是武警副司令,如果不是,到底是誰。這種保持事實無法證實的狀態,也是近年大陸官方無師自通的一種負面應對技能,為萬不得已時謊稱當事者為假冒或低級官員保留著空間。

在中國大量高級官員、同朝為官的輿情監測和應對者們眼中,此事也的確不值一提,或許高官坐火車衣冠楚楚地打打牌已極為清廉、高雅和得體,佔用公眾火車座位一個多小時也已將擾民程度降至極低,更談不上違紀違法。

然而這次民間的反應出現了新的特點,部分網民頑強地堅持擴散此事並持續引起共鳴。這恐怕顯現出公眾日益覺醒的平等和問責意識,這正是近年公眾對軍車特權、公車私用和侵佔公民權益等現像群起而攻之的原因。之所以越是小事越發難,則必須考慮到,揭露更嚴重的特權和侵權意味著很大的個人風險,在網絡上傳播也往往被以「傳謠」治罪,遇到相對安全的「小事」加倍表達平日壓抑的不滿,也是公眾的無奈。

不過,中國社會圍繞權力的態度已然撕裂。此次事件,在幾乎一邊倒的批評聲中,安徽某縣一名警察客氣地發出自稱的「中立觀點」,聲稱此事首先怪鐵路部門,副省級官員出行本來就必須加掛獨佔的包車或保證三個軟臥包間專用,讓平民混進了高官專用車廂本來就是警衛工作的重大隱患。

顯然,在這位可能曾無數次為官員封路、站崗的小警察所受的教育中,「政府權力越懂得謙卑和高度自律,才越能得到公眾支持,沒有公眾認可,任何政治權力都是非法的」等觀念真地是聞所未聞。即使他受過的教育一定教過「中國共產黨和軍隊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但他們的認知圖景中,近年又新增了「國家安全」、「敵對勢力」和「社會穩定」等崇高的大詞,這又使他堅信:「首長安全」才是社會最高價值,其餘的一切等而下之,高官和平民本來就不應該相遇。這一點,從這名警察的網絡身份是某著名軍事論壇活躍成員便可見一斑。該論壇多年來以對中國軍事成就和對外強硬的狂熱追捧著稱,對這兩個領域的任何置疑、反對和負面都將像「反革命」一樣遭到瘋狂圍攻和威脅。

近年中國軍隊的特權現象雖遠未從思想上根本改觀,但有所收斂,而軍隊在被視為命脈的強國夢中可謂中流砥柱,以軍迷為主體的愛國人群對軍隊的自豪和崇拜更是癲狂。同時,軍隊嚴重左轉,更加視客觀評價和獨立監督為敵,但軍隊不可能與社會絕緣,在已經受到哪怕聊勝於無的市場規則和平等觀念潛移默化的多數中國公眾面前,軍隊偶爾暴露出來的小惡也往往引發巨大的批評。在相關的爭論中,如同槍可以捍衛正義,也能為非作歹一樣,同樣對軍事感興趣,大陸軍迷卻已然在價值觀上形成勢同水火的派別。這些現象,都不過是進步和倒退的另一種顯現而已。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