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9日星期一

王丹:香港——独立未知,自决必成

香港立法会选举后,接连爆出有候任议员遭到黑社会势力恐吓的事件,在香港引起震动。一千多名香港市民9月11日星期日,聚集在香港警察总部门前,要求警方立即调查有关事件,并要求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下台。(陈槃摄)
Photo: RFA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这次香港立法会选举的结果,我想我跟许多人一样,有点意外。选前,外界观察者一般都比较悲观,认为在雨伞革命之后,中共加强了对香港的打压,香港人心中普遍瀰漫绝望的情绪,而本土激进派的崛起,使得泛民阵营腹背受敌,非建制派的力量分裂,更会导致建制派渔翁得利。在这样的不利情势下,民主派能够得到的席位很有可能萎缩,具有关键意义的三分之一席位的否决权有可能丢失。但是结果出来,情况比我们预期的要好得多,尤其是具有指标性的青年世代的朱凯迪,罗冠聪的当选,相信让香港政府和北京当局都跌破了眼镜。

我认为,这样的选举结果虽然在意外之外,但是也是在情理之中。为甚麽?第一,因为北京当局最近几年来对香港的态度越来越强硬,其代理人梁振英的施政风格,也迥异于其前任董建华和曾荫权,显得蛮横而且过于偏向北京。自古以来,强硬政策的使用都是有很大风险的。除非你强硬到了出动军队镇压的程度──这会有效压制反抗,否则一般而言,色厉内荏的强硬政策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激起对方的反弹。这次选举的结果就是反弹的表现,因此外电普遍评价说,是北京的对港政策的失算,导致了选举的结果不利于北京自己。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第二,两年前的雨伞革命,对北京和港府来说,已经是一个警讯,反映出港人的不满已经积累到了临界点。而那次的街头行动本来也是一个机会,如果港府和北京把握住那次机会,在民主普选问题上做出一定的让步,并且把这样的让步归功于建制派,那麽,今天的建制派的选举结果,很可能就会翻转。但是,迷信强权的北京政府以为用强硬立场拖过了雨伞革命,就万事大吉了,殊不知,雨伞革命的能量并没有因为运动没有取得成果而消散,相反,这些能量积累到这一次的选举,让港人有机会翻转体制。从街头到体制,最终还是人民的意志高于政府的一意孤行。而最令北京当局失算的是:本想达成假普选的目标,没想到最后促成了香港民主自决的思潮的崛起。这个结果,其实比真普选的实现,对中共控制香港的意图的威胁更大。

第三,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最近几年香港独立的声浪渐起,引起外界高度关注。因为一旦港独势力大起,对整个中国政治发展情势,甚至是东亚政治格局都会产生强烈冲击。相信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对此都还没有思想准备。但是这次选举中,最激进的香港本土派,包括主张港独的力量,并没有得到大部分选民的支持。这样的结果说明,香港独立的理念刚刚成形,在港人中间还远远没有取得共识,在大部份港人对于独立议题还没有进一步的思考的情况下,所谓的"香港独立"至少在现阶段还是假议题,而未来如何发展也还是一个未知数。香港独立造成的冲击,目前看还不会形成。

最后,这次香港选举的结果,表明在港人的政治前途的选择光谱中,民主自决获得最多的支持与同情。这样的立场,既不是与中国切割,也表达了摆脱中共专制统治,与中国拉开安全距离的愿望,这样的立场,相信会得到越来越多的港人的支持。打破原有的基本法的束缚,让香港人能有更高程度的自决,是未来北京当局必须面对的诉求。而从雨伞革命到这次选举,我们看到了香港人绝对不愿意接受逐渐限缩香港的自由与法治空间的所谓"一国两制"的决心,是多麽的坚决。有这样的坚定意志,民主自决的目标相信早晚一定可以达成。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