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6日星期五

奉己:無可救藥的政治懷舊——習近平高壓統治的副產品“膜蛤文化”

网路图片

八月十七日是江澤民的生日。這一天,在中國的社交網站上,廣大"蛤絲"紛紛用隱晦而戲謔的方式,向九十高齡的"長者"賀壽。一人續一秒,恭祝"萬壽吾江"。
作為習近平日益增強的高壓統治的副產品,以江澤民為偶像的"膜蛤文化"引領著政治懷舊的風潮。然而在一片"要嫁就嫁習大大"的"政治叫春"中,懷念癩蛤蟆與貓頭鷹的愛情非但不合時宜,也無半點浪漫和美好。所謂"膜蛤"不過是犬儒的自我解嘲之道,因為今天,對當局的任何批評都可能被扣上"吃飯砸鍋"的帽子,"妄議中央"更是不被允許的。
姑且拋開江澤民的政治功過不談,隔代指定習近平作為接班人,畢竟是他的主動選擇,就算這塊石頭最終砸了自己的腳,也怪不得旁人。為了把江澤民扶上馬,再送一程,當年鄧小平同樣隔代指定了胡錦濤。可惜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經濟高速發展為中共全面腐敗大開方便之門,而軟弱無能的胡錦濤對此完全束手無策。到執政末期,連政治局面都幾近失控。
習近平經過險惡的鬥爭,方才登上權力的頂峰。為了確保權力鞏固和自身安全,必須對一切可能的政敵繼續窮追猛打。面對全面腐敗的黨,反腐,無疑是其最得心應手,也屢試不爽的工具。"小毛澤東"式的政治怪胎不是一夜之間誕生出來的,江澤民和胡錦濤二位助產士對於今天的習近平,即便沒有塑造之功,起碼難逃成全之罪!

老百姓膜蛤习近平膜毛

那麼,厭惡習近平的內地百姓,轉而懷念江澤民所遵循的究竟是何種邏輯呢?
千百年來,除去革命或造反,中國的政權不是在黨派,就是在家族內部傳續。權力的近親繁殖,違背物競天擇的自然法則,因此政局難免陷入治亂興亡的死循環。天下大亂渴望明君聖主的治理,而一旦強人的鐵腕扼住了喉嚨,又幻想呼吸自由的空氣。政治懷舊的本質是一種奴性,是民主缺失的併發症。
受夠了梁振英的惡形惡狀,不禁開始懷念曾蔭權,甚至董建華的香港人所患的,不正是這種病嗎?反觀手握選票的臺灣人,他們既不會因為墮落的國民黨親中媚共便懷念"兩蔣時代",也不會因為蔡英文上臺百日左支右絀就對無能的馬英九心存留戀。主之路並非坦途,但沒有民主,一個人根深蒂固的奴性絕不會隨著社會地位的改變自動消失。
其實,習近平也是一個政治懷舊者。百姓膜蛤他膜毛,儘管毛澤東曾以莫須有的罪名將自己的父親習仲勳打倒,連小小年紀的習近平也跟著吃了不少掛落。毛澤東帶領中國人民站了起來,習近平要引導他們走入民族復興(復興也是懷舊,但不知復哪一朝的興,懷哪一朝的舊)的"中國夢"裏。至於通過自我催眠所營造的種種幻象,是美夢,還是噩夢,或許唯有夢醒時分方能知曉。不過按照習近平當下開倒車的速度,這一天恐怕並不遙遠。

——《动向》杂志2016年九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