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27日星期二

梁京:奥巴马联大最后一次演说观感

奥巴马联大最后一次演说(2016)
上周,我观看了奥巴马作为美国总统在联大的最后一次演说实况转播,感慨良多。各国首脑在联大演说,是人类历史和政治游戏的一个特殊场景,因为演说者面对的,不是本国和他国的民众,而是代表各国的权贵精英。对奥巴马来说,此次演讲的氛围,有两个特殊挑战,第一,他必须面对自己马上就要卸任的现实,也就是说,谁都知道,他已不能代表美国做出任何有实质意义的承诺和许诺;其次,奥巴马必须面对他就任美国总统八年来,世界越来越不安定,越来越危险的现实。

奥巴马如何利用他在这个特殊舞台告别演出的机会,对现实和未来施加影响?我的感觉是,他的策略,是对国内外那些试图借天下纷纷竞逐权力而去煽动仇恨的弄潮者们,发出历史转折关头的忠告。这当然是在场的某些人不喜欢听的,但我总的感觉是,奥巴马表现不错,他没有给美国丢分,在这个困难的历史时刻,出色地守住了世界上最大民主国家领袖的道义和人格尊严。

奥巴马演说的魅力,不仅来自他雄辩的口才,更来自他身居最强大国家的总统高位,却从不忘自己出身弱势群体的背景。他诚恳而谦和,但不乏直面现实的道德勇气。《中国青年报》驻美记者刘平对奥巴马的演讲写了一篇极为扭曲和傲慢的报道,题目是"美媒:奥巴马最后一次联大演讲预示'美利坚帝国已死'"。这篇报道特别强调了奥巴马最后一次联大演说,仅在结束后才获得一次掌声,是他全部8次联大演说最少的一次。刘平无视了这样的事实,这本不是一个博取廉价掌声的应景演说,而是一次历史上不多见的美国总统从个人角度,对各国当权者,包括美国可能当选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的坦诚忠告。从会场的氛围看,这个演说内涵的道义力量,是全场都能感觉到的。与联大一般性辩论会场经常看到的纷乱相比,奥巴马演说的现场有一种不多见的严肃,即使是那些被奥巴马点名批评的国家,代表也不敢做出不敬之举。

掌声少的一个原因,是奥巴马演说的主题重大而严肃,那就是面对人类文明空前整合带来的种种挑战,政治领袖们该做出何种选择?是利用人性中贪婪残暴的弱点,玩"身份政治",重演历史的悲剧,还是发扬人性中普遍追求自由和平等的合作本能,把人类的繁荣和进步推向新的高度?正因为奥巴马点破了这个当今世界都在思考,却有很多政治家不敢面对的问题,才大大增加了这个演说的分量。

奥巴马雄辩地指出,没有美国故事的启示和普世价值的传播,人类文明不会有今天的繁荣和进步,同时,他也知道,今天还有许多人对人类历史另有一番阴暗和玩世不恭的解读,认为人类逃脱不了以强欺弱,自相残杀的宿命。对于这些人,奥巴马似乎并不抱希望能用道德说教来改变他们对历史的认知。奥巴马解释了他对人类未来持乐观态度的根据,那就是他看到人类的新生代比他们的前辈更有同理心,更能够理解自己的命运与世界其它地区人的命运息息相关,而并非仅仅是有理想主义的情怀。

应该说,奥巴马对人类未来持乐观态度的这个依据并非十分有力。刘平就是一个明证,他让我想到了中国有数以百万计在发达国家留学的青年,表现出了对普世价值相当大的免疫力。美国青年一代究竟如何?即将到来的大选将是一次测试的机会,因为美国有足够多青年选民有机会阻止川普当选。不过,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影响我相信,奥巴马代表的对人类不失信心的美国政治领袖绝不会因世界再陷逆境而放弃努力,也不会失去传承,美国将继续是人类希望之所在。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