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2日星期一

老徐:「能人」黃興國

天津大爆炸之後,黃興國可能預感到官位岌岌可危,不斷在全國率先喊出「核心」、「看齊」的口號,大表忠心。
黃興國終於落馬了,9月10日晚上10點半,中紀委官網發佈消息稱: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這條28個字的消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想尋找出其中的蛛絲馬跡確實很難。不過,有人等這條消息等了很多年,至少天津大爆炸之後有無數的人希望他下台。這些人終於如願了。

天津這個地方挺有意思。京畿重地,首在天津。作為北京的門戶,天津一直被當做中國政治的晴雨表,所以北京天津離這麼近,當初還是設立了兩個直轄市。因為離首都太近了,所以整天活在帝都的光環和陰影之下難有作為。不過,天津的官卻容易高升。不用幹得多麼出色,因為幹好了太扎眼,有喧賓奪主之嫌。幹差了也沒啥關係,是因為北京太強勢。在天津當官,穩當是第一位的,所以天津經常出高官,政治局常委出過李瑞環、張高麗。加上一把手本身就進入政治局,所以天津市委書記這個位置,官場上有很多人惦記,成為不同政治勢力激烈搏殺的陣地,也是不少人仕途飛黃騰達的跳板。而隨着京津冀一體化的推進,天津掌門人的地位越發重要。

某年的兩會期間,有媒體記者曾目睹這樣一幕:黃國興披着呢子大衣走近座位,停頓,身邊隨行人員立即幫他脫下大衣,黃興國方才落座。顯然,這是一個十分強勢人物的特徵。從簡歷上看,黃興國確實應該屬於一個「能人」:1954年10月出生,浙江象山人,從農村基層黨團工作做起,31歲就擔任了象山縣委書記,成為年輕的正處級幹部。36歲成為正廳級,任台州市委書記;43歲成為副省級,任浙江省副省長。之後,歷經15年的歷練,58歲時擔任天津市市長,晉升為正省級。2014年年底,政治局委員孫春蘭調回北京,接替令計畫擔任統戰部部長,實際上是給黃興國騰個位子,以便黃能在19大上晉級政治局委員。

天津大爆炸之後,黃興國可能預感到官位岌岌可危,不斷在全國率先喊出「核心」、「看齊」的口號,大表忠心。但是還是沒能躲過一劫。這麼一個官場「能人」,誰承想這代理市委書記,一代就代了20個月共計620天,結果還給代「黃」了,把自己給帶進了秦城。

坊間傳說黃興國是「之江新軍」的骨幹。在現有常委裏,黃興國和三個常委都有過共事經歷,其中與張德江共事4年,是在1998年到2002年。在此期間黃興國擔任副省長不到一年,就被委以重任下派到寧波擔任市委書記,並晉升為省委常委;隨後習近平接替張德江擔任浙江省委書記,與黃興國在省委班子裡共事一年,一個在杭州,一個在寧波。一年後黃興國與天津市副市長夏寶龍對調,赴天津擔任副市長。在天津期間與市委書記張高麗共事5年,並在張離開天津後晉升為市長。所以從簡歷上看,黃興國應該是與張德江和張高麗更加彼此熟悉。

從歷史上看,每一次黨代會前,圍繞人事安排的博弈都十分激烈,特別是市委書記為法定政治局委員的四個直轄市的人事安排更是如此。十五大前是陳希同,十七大前是陳良宇,十八大前是薄熙來,十九大前是黃興國,每次黨代會召開前都有直轄市一把手落馬,這幾乎成了魔咒。黃興國的落馬,使京津滬渝四個直轄市找齊了,無一漏網。

黃興國到底怎麼「嚴重違紀」了?從媒體公開報導透露出的蛛絲馬跡看,應該是與黃興國在天津13年的仕途生涯密不可分,並不僅僅是因為「812大爆炸」。此前的8月22日,黃興國在天津市政府的副手、副市長尹海林被雙規,其長期在天津規劃系統任職,而搞城市建設大拆大建,又是黃興國的強項。此外,從2015年8月到2016年9月,天津市至少已有34名廳局級及以上幹部落馬。僅是在大爆炸後被立案的廳官就有9人。這些都難免「拔出蘿蔔帶出泥」。

魯迅曾經說過,在中國政壇上經常會出現廣東話所說的猛人,也即大人物。凡是猛人,必有包圍者,一大群人圍上去,直到把這人圍垮,然後再圍下一個。魯迅所說的猛人,其實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能人」。萬科的王石曾經介紹過用人的經驗,其中一條就是「不用能人」。他認為能人作為發明家是好樣的,作為創業家也會是好樣的,但作為企業的管理者卻不合適,因為能人喜歡打破常規,不喜歡遵守規章制度。

能人各行各業都有。但是官場常出能人,並不是一件好事。近幾年落馬的高官裡,不少曾被譽為能人。一個好的領導,應該能夠駕馭好能人。如果黨政領導自己本身就是能人,那可能卻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能人背後有人弄,能人背後有能人。「能人」黃興國的落馬,恐怕又為這樣的故事,增添了一些新的注解。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