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4日星期日

老生:尊重歷史事實才能客觀看待歷史


中共歷來亂扣「漢奸」帽子

  近來,「漢奸」一詞的使用頻率驟然飈升。

  其實,史上屬「漢奸」的人物並不多。查古籍,此詞元朝之後才出現,意指漢朝的奸臣。而現在範圍被擴大了,《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是「投靠侵略者,為了達到個人目的和利益接受異國驅使,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中華民族的敗類」。而即使按此標準,一千多年的歷史榜上掛名的也不過幾十個。但是,近來不僅有遠遠超過這一範圍的暴漲趨勢,而且,愈演愈烈,愈演愈恐怖:凡與你黨,與自封代表真理的中宣部,與紅色政權的宣傳口徑相左的觀點思想或現實都會被貼上這一標簽,恍然有隔世之感。

  遠的不提,單從最近在日台灣民間人士為台灣籍陣亡士兵慰靈一事就可見一斑。

  日本沖繩縣一個小城市的公園裡,一座為紀念二戰時在那裡犧牲的台灣籍士兵的紀念碑「台灣之塔」揭幕了。立碑的地方由沖繩縣提供,資金等來自捐款。幾年以前就有有識之士開始募捐和籌備,終於於去年二戰七十周年之際破土動工,並於今年六月二十五日完成。建成的紀念碑上落款題字是由剛上任的總統蔡英文書寫。

  這是一次極其正常、相當普通的慰靈活動,所以也沒有引起太多媒體的注目,僅當地的《琉球新報》上有一塊豆腐大的版面見報。但是,就是這麼一條小新聞卻被大陸媒體炒得沸沸揚揚,並且上綱上線與「台獨」掛上了鈎。僅四百多字並不長的報道裡,「漢奸」一詞居然出現了六次,字裡行間用的是一貫的一邊倒的官腔,充滿了仇視,充斥著謾罵。什麼蔡英文竟為沖繩「漢奸之塔」立碑,「台獨」政客現場招魂,(當年台籍兵士)加入日軍,是標準的漢奸等字樣。

  且不說這滿紙偏見的報道根本失去了新聞應有的公正性,更有把台灣二千萬同胞全部推向漢奸行列的趨勢。這種視真實於不顧,「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濁流實在有違歷史的客觀。

  你有什麼根據一口咬定那些陣亡者是漢奸,又是誰給你的權力說他們是漢奸?

  甲午戰敗,台灣被割讓給日本

  真實的歷史是,台灣歸屬日本要從十九世紀末的甲午戰爭說起。

  當年清朝雖然是個大國,有著最新的武器裝備,但是,清軍只精於紙上談兵,平時懶於訓練,所持精良設備無人檢修,從上到下的官兵熱衷於鬥牌、賭博。甲午戰爭進入戰事之後,北洋艦隊在豐島海戰和黃海海戰中兩次遭遇日本聯合艦隊,多艘大型艦艇被擊沉,卻未能擊沉一艘敵艦,「福龍號」僅有的一次魚雷攻擊也未收戰果。丁汝昌「只識弓馬」,高級將領們居然將炮彈都用錯,未用實戰時的開花爆破彈,而用的是穿甲彈、訓練彈等。結果,泱泱大國輸給了一個毛頭小國。當然不僅輸了大清的面子,還得賠款,更得割讓土地。割哪裡?答案:台灣。對滿清來說,是一個很遙遠、看不見摸不著、不痛也不癢的未開化的「化外之地」。於是,才有了台灣成為日本殖民地的故事。

  深思這場敗戰以後的賠償結果,追根究底可得出的結論是,把大好河山、美麗寶島拱手出讓的是清政府而非普通的台灣民眾。而且,當年當事的清朝政府割讓寶島,事前並沒跟台灣商量過。割讓就割讓了,有如扔掉一個包袱那麼隨便、大方。就是說:台灣,你已經被另一個老子收養了。從此以後,你與我無關,我大清從此不再是你的滿大人、父母官了。

  按理,這是政府把土地拱手讓給他人的,責任理當在政府身上,清政府才是漢奸,是名副其實的民族敗類。事到如今,怎麼能讓無辜又手無寸鐵的台灣百姓躺著也中槍,說台灣民眾是漢奸呢?

  既然滿大人從此撒手不管台灣民眾的生計了,但是,台灣民眾還要繼續生存下去,靠空喊愛國口號是填不飽肚子的,一句話,台灣人只能在新的父母官底下生存下去。是清政府毫無責任心地遺棄了自己的孩子,現在為什麼要怪罪孩子不忠、不孝呢?這是本末倒置,青紅皂白不分。

  行文到此,當今滿腦都是抗日雷劇教育出來的憤青、愛國者們一定會不服,要發難:他們為什麼不反抗,不去鬥爭,打游擊,打地道戰,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卻非要志願去當日本鬼子的炮灰?

  若這樣想的話,明末將領吳三桂把並非漢族的滿清領進關內以報私仇私恨,讓滿清統治了近三百年。這麼推理,無法左右乾坤的百姓不也跟著當了三百年的漢奸了嗎?事實上老百姓還在傳宗接代,並沒有都自殺,而且按滿清規矩,留辮子,穿旗袍,當官的官照當,良民的照樣活下去。難道他們都是漢奸不成?

  中國多次被異族統治

  我們的祖先並不顯得那麼小氣,心胸狹窄。不僅如此,在中國歷史上有異族入侵的時代都成了炎黃五千年的輝煌史,被寫進了民族的光榮榜上。活躍在草原上的馬背上的民族,不僅被稱作元朝,延續元朝之後的明朝在行政制度上都原封不動地沿襲了生活在馬背上的那些人的習慣。

  後代的我們無限熱愛、至今還在崇拜的康熙、乾隆其實也不是漢姓的皇上。但是他們對中原的管理統治,並不亞於漢族的皇親國戚,甚至更優秀,更賢明,不僅留下了文化豐碑的《四庫全書》,而且滿清統治下的中國版圖也最大,此前沒有,此後也再未見出現過。

  同樣的歷史現象也出現在台灣。雖然被大陸、被滿清拋棄,以後長期受著日本統治,但是台灣民眾不但不仇視日本,而且至今有無數的哈日族的存在。這並非是被洗腦的結果,相反,在那個長達五十年的歲月,日本人重視教育,開辦學校,至今都在培養出無數社會人才的台灣大學就是例證,同時興修水利,為民服務,「八田與一」這個水利專家在嘉南平原上建造的嘉南大圳至今還在造福民眾。

  毛澤東是否符合漢奸標準?

  再說,給陣亡士兵慰靈並非漢奸行為,完全是充滿人性的表現。在世界上這屬於常見的現象,但是,在天朝卻很少見到。不僅朝鮮戰場、中越戰場為國捐軀的士兵未見慰靈,被錯打的右派、文革中的冤魂也無處伸冤,甚至唐山、四川大地震,新疆大火、天津大火中無辜死去的也得不到公正的說法。

  最近,日本學者根據當年留下的資料揭露了這一歷史真實。在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毛澤東為肥自己、竭盡全力削弱國民黨,派潘漢年潛伏到日本外務省屬下的「岩井公館」,把通過國共合作獲得的國民黨重慶政府的軍事情報高價賣給了日本。

  漢奸的定義是「投靠侵略者、為了達到個人目的和利益接受異國驅使,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中華民族的敗類」。毛澤東是否符合這一漢奸的標準?

——《争鸣》杂志2016年九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