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3日星期二

梁京:中国泡沫何时破裂?

最近一期《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
今年中国的一个重要现像,就是对经济的悲观情绪越来越浓,也越来越流行。这不仅发生在专业人士圈内,更发生在许多平时并不关心"景气数据"的外行人中,而某些写手们的经济分析虽然"不够专业",但对普通人的影响力不容低估。因为他们抓住的事实,更容易被一般人理解。我刚读到的一篇,题目是"没有永远的繁荣,中国式泡沫正在破裂",就体现了这个特点。
首先是标题选择,抓住了当下中国社会越来越强烈的"末日感",然后是数据选择,完全撇开了官方喜欢的增长率指标,而是把过去近30年普通人经历的"泡沫史",用数据加以描述。作者的总结是,"看看近30年的经济发展,这期间我们经历了无数泡沫,从家电泡沫、国企泡沫、服装泡沫、煤炭钢铁泡沫、造船泡沫,OEM代工泡沫、太阳能泡沫,艺术品泡沫,好几次股市泡沫,这些泡沫膨胀的时候,哪一个不是有一堆看涨的理由,但最后结果又如何?... 任何东西资本一扎堆,就基本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如今还在上演的泡沫,只剩下了中国房地产。(各种泡沫)破裂后的资本溢出,反而全部集中于房地产,而这将成倍的积聚作死的动能。..."
文章结尾,作者警示继续投机房地产的巨大风险之余,也没有忘记提醒读者,不要在买房赔钱后"去集体上街散步",给自己带来麻烦,也给社会带来动乱。这样"政治正确"的文字,实际上是婉转表达了作者对中国未来动乱的恐惧。

问题是,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是否一定会以末日灾难的方式破裂,而且已为时不远?很多人确信是如此,甚至有不少人希望如此。这些人认为,炎黄子孙只有再经历一次洪荒大难,才可能浴火重生,因为今日中国的危机已不仅是经济危机,更是全面的道德危机。一个腐败透顶和腐烂到底的中国,除了一场洪荒,已无药可救。
我完全理解这些人和他们的逻辑,因为中国历史上已经发生和今天正在发生的许多事,看上去都支持这个逻辑。目前在微信群中热传的"杨改兰事件"(见"盛世中的蝼蚁"一文),就是最新一例。
不过,我想指出的是,洪荒大难并非必然发生,更非很快就会发生,因为人类生存的技术条件正在发生重大变化。现代资讯和通讯技术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全球即时共享数据信息,这就使得历史上不可避免的大灾难有可能被推迟,甚至有可能避免,前提是,人类能在大灾难发生前找到走出危机的出路。
那么,人类能在大灾难发生前找到危机出路的关键何在呢?这恰恰是许多人没能想清楚的问题。我接受这样的看法,人类避免洪荒式灾难的关键,在于建立新的对话机制,借此建立新的信任机制和共识机制。挑战在于,日新月异的资讯和通讯技术并不一定有助于解决这个难题。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在资讯和通讯技术革命的时代,一种新的政治游戏正在时兴,最近一期《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文章,把这种新的政治游戏概括为"后真理政治"(Post-Truth Politics)。
理解"后真理政治"并不难,因为我们天天都能看到这种游戏的主角,也就是普京、川普还有习近平在媒体的真人秀。他们的表演告诉我们,"后真理政治"游戏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当权者或权力竞逐者可以从指鹿为马的话语中获取巨大收益。这种游戏为什么能成为全球时尚?我的理解是,这既与现代技术能使危机慢性化有关,也与人类找不到危机出路有关。比如说,货币数码化,可以大大推迟房地产泡沫破裂,却不可能自动消解这个泡沫。这就给那些能从否认现实中获利的人创造了政治机会。这也意味著,如果有良知而见解不同的政治家们,能共同创造一种激发人类团结合作智慧的新政治游戏,而不是利用人性中自欺和恐惧的弱点,人类就有机会避免洪荒式的灾难。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