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6日星期五

张铁志: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

胡德夫经典作《美丽岛》被小英总统选用,他74年的个唱是台湾民歌运动起点。
胡德夫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张铁志

"我们喜欢Bob Dylan的歌,我们也读文学,但你读再精的英文、再熟悉他的历史,你看到Dylan对时代的批判、对战争的批判,会觉得这个才是你要的。他的歌中有一句话说,'你还要多少次,碰到问题把你自己面对的问题把头转过去就算了',意思是你去当医生去当外交官去当什么,但问题还在那边,你就是逃离问题的人。我不愿头轻轻地掉过去,然后在民歌上一直唱这样,但我没有逃离民歌去做什么其他的事,我觉得我的歌就是在我生命里面。
这是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在最近一部即将在台湾上演的纪录片《四十年》中所说的,这部侯季然导演的纪录片回顾了七十年代中期台湾民歌运动中几个人如今的人生转折:包括胡德夫、杨弦、侯德健、李宗盛和他当年的木吉他合唱团伙伴。巧合的是,作为主角之一的胡德夫正好在最近于台北举行了个人演唱会。
台湾的民歌运动反映的是经过战后三十年的黑暗威权时代,年轻世代开始在曙光中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些青年音乐人与他们的创作不仅塑造了后来的台湾流行音乐,也对中国大陆和整个华人世界产生了关键影响。
胡德夫在那场燃烧的民歌运动中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其一是他在1974年举办的个人演唱会"美丽的稻穗",可以说是整个民歌运动的起点;其二,台湾大部分民歌手虽然是听着六零年代的抗议民谣成长,但由于那是一个威权时代,所以大部分歌曲并没有去触碰现实社会的问题,而胡德夫和他的战友李双泽、杨祖珺则相信民歌不能回避社会现实问题:这既是民歌的精神,也是台湾七十年代的文艺风潮:走向社会、走向现实。因此他们要尝试结合音乐与社会实践,胡德夫个人很快地在八零年代走向原住民权益运动。然而,一般人以为他在那时就远离民歌,从事社会运动,但他却在上述访问中说,那些社会行动就是他的歌!
其三是,胡德夫是一个来自台东的原住民,而他的第一场演唱会名称"美丽的稻穗"就是卑南族音乐人陆森宝在五零年代的作品。如同美国六十年代民歌运动,不论是Bob Dylan或其他歌手,都会回手去挖掘更古老的民间歌谣,胡德夫也不断去学习与挖掘自己部落的歌谣,一直到现在。这也是真正的民歌精神。
许多人认识到胡德夫上述的历史巨人地位,却很少了解到:胡德夫是民歌运动中极少数至今仍在创作、仍在勇敢前行的音乐人,且他的新创作其实非常精彩,可以说是被高度低估的,不论是上一张例如新作《大武山蓝调》或是这一张《芬芳的山谷》。
尤其是,四十年来,他几乎所有的歌曲都是关于他的原住民族人,关于他的家乡、他的山谷,他的台东。他一生都在寻找他回家的路,一生都在为自己的土地而唱。
你是山林中最芬芳的山谷 你是山谷里最美丽的花朵
你是大武山美丽的妈妈 在满山月桃花和飞舞的蝴蝶里
——芬芳的山谷
新专辑《芬芳的山谷》连设计都表达出这样的概念。胡德夫在1962年9月1日便离开台东北上求学,因此专辑中附上1962年9月当时30天的真实新闻,以一张等比例报纸呈现,其中还有胡德夫老师母亲的真实相片、1962年9月1日由高雄驶向台北的车票,以及故乡台东嘉兰部落手工烧制的"陶珠手环"。
一切都是关于故乡啊。
演唱会最后,他当然唱了众人期待的歌曲《美丽岛》。这首歌曲是今年蔡英文总统就职典礼上全体合唱之歌,但四十年前,这首反映那个世代青年认识岛屿历史,拥抱土地情感的歌曲,是时代的禁歌。如今这个舞台上的白发歌手,从少年民歌手、到街头抗争者、经过一度潦倒,又再度站起来去为部落努力,再度创作出属于他独一无二的声音,因此我们在他歌声中听到的《美丽岛》也不再只是当年少年们的青春合唱,而是饱含着岛屿的伤痕与裂痕,以及那些泪水中们最可贵的纯真。
胡德夫在四十年前诠释了民歌是如何来自土地的养分,而他四十多年来的生命更是本身就是一首最动人的民歌。

——FT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