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9日星期一

木然:只有死人才能推動社會進步

哪裏有死人和網絡輿論,哪裏就能解決點問題,這已經成為規律性現象。
據9月16日內地報章騰訊微博轉發道:《甘肅通報楊改蘭案調查:係特大故意殺人案,縣鎮村6人被問責》,文中說:「8月26日,甘肅村民楊改蘭用斧子將4個子女致傷後,服農藥自殺,4個孩子先後死亡。丈夫李某英服毒身亡。康樂縣政府新聞辦通報,給予副縣長馬永忠黨內警告;景古鎮黨委書記白仲明,鎮長呂強黨內嚴重警告;副鎮長陳廣健撤職等處分。」

這種處分,實在是無聊。這是為官員變相地免責。如果把這種事放在台海,用邱毅的邏輯進行評論,那就是蔡英文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把邱毅的邏輯放在大陸,性質就變了,這屬於妄議的範圍。不知這種事,邱毅對大陸有沒有膽量去評說。不過對於有些人來說,只要錢給得足夠,說甚麼東西都行。

屁股決定腦殘,金錢決定靈魂。

現在的一些官員,無所事事。有事不管,死人了也不管。只有死人之後引發網絡關注,網絡關注引發網絡評論,開成網論輿論浪潮,這才管。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只有和官位聯繫起來才成。懶政濫政到這種程度,不知他們的群眾路線走到哪裏去了。兩學一做,官員們也是叫得歡,就是沒看到實際行動。

給人的感覺,中國的事,只有死人,社會才能改革,才能進步。如果不死人,只是傷了人,社會就不能改革,也不能進步。過去有句話說將革命進行到底,現在可以說,將死亡進行到底。不將死亡進行到底,中國的事就不好解決,解決了也解決不好。解決好了,得罪官員一大片。官員都是理性人,個個都不笨。甚麼都不幹,甚麼都不說,老老實實地呆着,正好。

人死了,事情就會有轉折,雷洋死了,引發網絡輿論,雷洋的事才得到關注,至於最後能不能解決,至今還是一個未知數。網絡詐騙,網上傳的就有死了四個,有關部門才行動起來,抓了上百個網絡詐騙分子。楊改蘭殺了自己的孩子並自殺,引發網絡輿論對社會底層人的關注,問題才得到部分地解決。

哪裏有死人和網絡輿論,哪裏就能解決點問題,這已經成為規律性現象。

毛澤東說,死人的事經常發生,有的輕如鴻毛,有的重於泰山。毛澤東的話,其邏輯就是沒有把死人當回事。大躍進死了那麼多人,毛澤東還覺得死得不夠。文化大革命接着死,死了三分之二,還有三分之一。官員活着有特權,死了還重於泰山。重於泰山的好事,官員都會爭着去做。

即便如此,官員還是不願意重於泰山地死。

毛澤東的話語及其邏輯,對官員的影響也是不小。他們為了自己的官位與官價,沒少把普通人往死裏整。每一個普通人,尤其是社會底層的人,都是盛世的螻蟻,死了也就死了。只要不傳上網,不引起網絡圍觀就行。

人權這個東西,在官員那裏一文不值。有些官員,現在還反着人權,認為那是西方的陰謀。他們的辯證法也是白學,即使是西方的陰謀,那也得有內因才對。外因只是條件,內因才是根據。把外因當成內因,把內因當成外因,辯證法就成了變戲法。不過變戲法還得有技術,辯證法則靠嘴皮子功夫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講人權,就得講生命權。生命的神聖性和不可替代性,生命的尊嚴和價值高於一切。這個官員不可能不懂,是懂了裝不懂。可是要講着生命,那都是個體的生命。講了個體的生命,那人民就沒辦法講。人民是沒有個體的。人民沒有個體,講起來又順口,又可以免責。官員因此也就把人民掛在嘴上,遇到個體的事,他們會說,我胸中只有人民而沒有你。我只為人民服務而不是為你單獨的個人服務。這樣說着省事,辦着省心。

以人民的名義去掉個體,是官員的拿手好戲。

在官員看來,個體的生命即使重要,也是領導的個體重要,民眾的個體不重要。領導的個體不但重要,而且還決定着官員的升遷,那就好好地服侍個體官員。只是現在的個體官員也不太好服侍,因為一不小心,某個官員腐敗下台,那日子自然也就不好過。

不過人權這種事,官員不講,普通人得多講講。講多了,輿論形成了,官員就不得不重視了。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