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端木赐香:遍地傻逼,才是最大的国耻


总觉得某些傻逼跟来例假似的,到一些特定的日子,就见红。
老实说,918那天,我特意躲开了,在自己的公号发表《言论的边界》阅读笔记06。但是,正如我所料,冷冷清清,基本没人看。因为这一天,就一出大戏,表演傻逼,与围观傻逼。
在你所处的群和朋友圈里,你会发现,这一天,总有一些人转发一些狗头猴脑、既没史实也没思想的例假贴,什么勿望国耻记住这一天,什么抵制日货坚决不买苹果……
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若真想抵制,首先得抵制自己的生活甚至生存,得找棵本地出产的树叉子吊死自己才成,你去火车上卧轨,都是人家西方的玩艺儿。
我是专业搞历史的,在我的观念里,中国历史上可称国耻的日子太多了——比如夏商周开始的循环革命,不但是外族入侵,且还入侵成功了。你不能说,人家侵略成功取而代之了,就成你国荣了;人家没有取而代之反而退出了,才成你国耻。就说后者吧,那也一大堆哩: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中法战争,法国;甲午战争,日本;八国联军进中国,虽然来的只有英国、法国、俄国、日本、美国、德国、意大利、奥匈等八国,但最后跟你签约的却是十一国,除了前面的八位,另加西班牙、荷兰和比利时。你看看,你要恨,能恨得过来不?
总之,你想要国耻,我可以从两千年前给你列起,能列得你每天见红,每天不能夫妻同房,每天得哭丧,到每个国家,甚至在自家都得一直水管放水——不说其它,只说我们安阳,往东一点做过卫国;往北一点做过赵国;往西点一点乃秦国;往南一点乃楚国……哎,我说,秦国坑杀赵国降卒四十万,要不要理论一下下?那四十万降卒被坑杀,是谁的国荣咧?还有,英法联军是烧了圆明园,那,项羽还烧了阿房宫呢(也有人说火烧阿房宫是杜牧的文学夸张,项羽烧的实是秦都咸阳宫)。我见过一个中学生,得知我教授历史后,激动地跟我宣示:老师,我知道,当年英法联军火烧阿房宫……她这么一烧,直接把我烧石化了。甚至,红卫兵打砸抢杀,在国耻方面,你认为输于八国联军烧杀抢掠么?
国耻多的是。而且这种耻时至今天,除了求诸于人,更得求诸于己。特别是现在,遍地傻逼,才是最大的国耻!
一般的国人,也不是故意的特别的傻逼,就是觉得到这一天了,不表个态,心里不踏实。一句话,爱国、恨日,一直是中国最大的政治正确;不表演一下,他总心虚,怕自己的小日子受影响,甚至,有些人还想前途上更提升一下呢。总之,有意的,无意的;主动的,机械的,他们就在这一天上交话语税了。当然你也可以称其为表态税、立场税、爱国税、政治税啥的。
让这些傻逼感觉不安全的是,有些人,不但不表态,不交税,还净说似乎政治很不正确的话,自己再不表下态,与他们对冲一下,追究下来,万一把自己也当帮凶了呢。甚至为了更安全,还得揭发别人不爱国、不恨日哩。
你终于看明白了,这种税,有积极的,有消极的。消极的,自己不吭不哈,除非有强迫;积极的,主动又吭又哈,没有压力也得上交;积极上面更积极的,可称之为增值税?就是裹挟别人跟他一样傻逼,不受裹挟,或者反着来的,就批斗他举报他。
以目前的情境,不吭不哈,消极点避税,还是可以的。毕竟不是革命年代,沉默就是犯罪了。但是,傻逼毕竟是傻逼,不表个态,他们心里不踏实。比如王楠和她的傻逼老公。他们才不在乎这种积极上交话语捐的表态是否象个傻逼呢。以他们的认见,主子和路人,喜欢他们这种傻逼行为。一句话,我都傻成这个样了,你们还不点个赞么?
其实主子也不一定看得见,主要是自觉给主子当眼线的太多了,就是奴才的身子主子心的那种人。于安全角度讲,自己盯不来别人,至少自己先表个态吧,何况于他来讲,单独的一个傻逼,很没安全感,混同于诸多傻逼中,他才踏实。所以你会发现,那种例假贴,这个转转,那个转转。其实他们既不知历史,更不知那文章的低劣。转了,就算上交安全税了;如果别人不上交,还说些不交税的理由,自己再骂骂这些别人,衬得自己最爱国,增值税一交,感觉就更安全了。
郭斌脑子放水事件,深刻说明,中国人诸多脑子还都有水——自己脑子的水不放放,却放人家水管的水,才是永远的国耻;中国人五行还都有些缺德——做人的品质上不来,永远处于抓坏蛋抓汉奸的阶级斗争与民族大义的幻觉中,也是国耻!
——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