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9日星期一

林忌:官商乡黑烧到梁振英身上

网络资料
香港的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迪收到死亡恐吓,令市民关注到究竟是甚么问题,会令香港出现「官商乡黑」的勾结,以及朱凯迪究竟得罪了谁人的利益,竟有人要恐吓立法会议员;最终恶有恶报,由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特区政府的内部文件揭发,横洲发展的「乡、黑」利益,最终竟涉及特首梁振英,而且还担任这个公众不知道的小组主席,对幻想要连任的梁振英做成新一轮的沉重压力。

梁振英在2012年竞选时,曾承诺解决香港房屋不足的问题,而横洲项目的17000个公屋单位,虽然对比起人口增长,特别是单程证每年54750个不需要资产审查的配额,只属杯水车薪,然而只不过为了这数额的公屋单位的开发,竟也要一波三折,疑似受到一些地区势力之下,把属于回收场、停车场的「棕土」计划无限期搁置,减掉了13000个公屋单位,列为第二期与第三期,而改为只建设4000个单位,向「非原居民」的绿化地埋手,政府指这是「先易后难」的方式。

然而究竟「后难」有何难呢?政府一直顾左右而言他;苹果日报得到政府内部的文件,指证特区政府竟然有个「横洲发展工作小组」,而主席是梁振英;梁振英先于9月17日下午发新闻稿,指「梁振英从来没与政府以外的任何人士就横洲发展进行商讨」,深夜被迫证实,梁振英是这个小组的主席;9月19日回应记者时就把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拉下水,却仍然不正面回应是谁决定暂时缩减建公屋的规模,从好辩的梁振英,要如此作出「语言伪术」,大家当知道问题打中痛处了。

因为这个「后难」涉及的,就是一堆乡事派地区的利益,这些原本在13000个公屋单位计划内用地的拥有者,不但涉及3.8公顷官地被非法占用,而政府面对这些非法占领土地时,竟不是立即收地,而是容许非法占领变合法──「先占后租」去批出「短期租约」;另一方面,元朗区议会前主席、民建联立法会议梁志祥在香港电台的节目中则透露,乡事派在三次的「摸底」(soft lobbying) 会议之中,要求政府对乡事用地作出补偿;刚好明报于同日的报导,揭发特区政府多年来「检讨丁屋政策」为理由,长期搁置「乡村扩展区」建丁屋做法,突然在2014年11月向涉及横洲发展计划的屏山乡委会谘询,以至12月向元朗区议会正式提交文件,拨出在横洲旁的虾尾新村2公顷官地,供虾尾新村原居民兴建约70间丁屋,更由公帑支付平整土地7000万成本,预计在下年度会向立法会申请拨款。

然而最严重的问题,则是特区政府无私显见私,竟隐瞒政府公开谈判的细节,运房局局长张炳良最初竟然隐瞒说「没有纪录」;然而靠苹果日报得到政府内部文件揭示,2014年8月时政府曾留下纪录,于2013年7月与9月曾两度向「地区领袖」作出「摸底」游说工作,而这些纪录却在2015年4月更新文件时,把上述的字眼──「基于摸底结果」删去,隐瞒政府与乡事派的交涉。

更令人引起联想的,是屏山乡委会相关人士,不约而同涉及了三件事情;第一,即与政府的三次「摸底」密会,特别是2013年7月与9月的两次,梁志祥指与会者曾求政府对乡事派作出补偿;第二,2013年8月11日梁振英落区「天水围地区论坛」时,得到这些乡事派包括上述人士的「撑场」,而最终竟演变成围殴在场抗议的社运人士的冲突,个别犯案者在社会压力之下被绳之于法,终被法庭判囚;而被囚人士的感化报告中,直认收到「指示」,要「到场支持特首论坛及欢迎特首」、「自己从来对政治没兴趣,当日是遵从朋辈指示阻止抗议人士」。第三,在两次「摸底」之后,特区政府突然把原本17000个公屋单位的发展计划,无限期搁置涉及上述利益相关者的13000个单位,只进行和不涉他们利益的4000个单位,而梁志祥在电台自称当时从未听过这13000个计划属第二、三期,以为计划已「缩水」至4000个单位。

上述的三点说明,梁振英涉及利益冲突,其在整个横洲发展工作小组的角色,必须进一步说明真相。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