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8日星期日

黎明:中国时局“困惑”根由蠡测

图:习近平、王岐山(右)


中国今日社会出现让人"困惑"的局面,本质上就是反腐与腐败力量角逐难分胜负,处于胶着状态的结果。只要中国反腐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国社会发展方向就不会明朗,中国就无法走出混乱、彷徨的境地……

现实的悖谬产生"困惑"

近几年来,中国时局的吊诡让世界猜谜。整个中国大陆时下呈现的社会失序,经济低迷,政治混乱,官民彷徨等等窘况,使许多自诩窥透中国事务的专家的预测屡屡成空,对此,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先生也只好用"困惑"二字表述。

这的确是个"困惑"的年代,因为一切常识在此失灵,一切逻辑都显出悖谬。一时间满眼所及尽是些出人意外无法理解的事情。那公开的中央全会决议明明写着"全面深化改革"、"依法治国",而在现实中却找不到改革的影子,看不到依法治国的希望。不仅如此,现实还出现完全与中央决议相反的情况。如中央提出反腐要老虎苍蝇一起打,民间一些人感奋之下起而上街呼吁官员公示财产以响应反腐,结果纷纷被抓捕判刑;一批律师在依法治国精神鼓舞下独立捍卫法律正义,结果招来"709大抓捕";还有7月1日,习近平在中共建党95周年上大谈中国共产党的"初心",结果立马出现对一批多年来捍卫中共"初心"的老革命所创办的《炎黄春秋》杂志社的篡夺。如此种种乱象,使人看到现实完全与官方决议、讲话拧着干的情况,自然让人不知所措而倍感困惑。

虽然说后极权社会统治支柱是恐惧与谎言,但是如此赤裸裸地现实所行与公开决议、讲话的背离,简直就是在世人面前毫无遮掩的自搧嘴巴,这与其统治的精致化及谎言的欺骗性显然不符。所以,这种现实与决议的极度背离而导致社会的极度困惑,应该值得深入探究。

"困惑"源自社会陷入胶着状态

如果我们仅仅将中国社会当下现实与决议的悖谬委之于极权社会的谎言,显然过于粗简,而难解开诸多谜团。因为谎言之所以成其为谎言,必有骗人而难为人知之处,而中国当下现实与决议的荒谬背离却是有目共睹而尽人皆知的。如此尽人皆知的事实公行于世,其中应有为人难以主导的因素。

从自然来看,风行水流,如果没有外力干预,则自然向前,只有面临地势阻隔或异向而来的风水,才会出现风与水的漩涡,而失去固有的方向,甚至出现相持停滞的胶着状态,使人难揣其去向,进而才会产生"困惑"。而这种时期也常常会变数不定、险象环生。人类社会发展亦然。在没有外力介入之时,社会会按照固有的惯性向前或倒退,只有不同于以往方向的新力出现,才会使社会原有状态产生变数,出现异样。通常而言,若异向新力超过社会过往惯性力,则会快速扭转过往行进的方向,使社会沿着新介入力方向前行。这种形式表现为社会突变,因而发展方向会很快明朗,生活于其中的人也很快就会调适,通常不会产生太多的困惑。如苏联解体带来的东欧突变;若异向新力不及原来的惯性力,则不会改变社会发展方向,只是延缓原来的前行速度,但这种异向力如果不能被最终消灭,而是长久共存于社会过往惯性力中,终究有一天会假借其它一些外来力而得以扭转惯性,促成社会沿着自身的力前行。这种社会变革如南非、缅甸等;若异向新力与原来前行的力相当,新旧力量相互抗衡、角力,则社会出现停滞、胶着的状态,这时社会就会处于失去方向,各种乱象丛生,让人不知所从,因而深陷"困惑"之境。

中国社会今日陷入困惑,不知何往,进而让人感到诡异莫测,正是说明中国固有惯性力量迎来了异向新力,进入了"过往难续而去向未明"的历史大变局之中。这种时候,社会各派势力竞相上演,拉锯角力,以决胜负而图主导历史。中国社会出现这种局势表明:其一、过往主导中国社会的惯性力迎来了新的异向力量;其二、新的异向力量不是足够大,未能达成扭转惯性力方向的目的;其三、新的异向力与过往惯性力处于势均力敌,难决胜负之中,因此社会陷入相持阶段,出现胶着状态。由此可以判断,中共十八大以来新当权者带入了一种不同于过往的新力,而这种力是不沿袭过往老路,不认同过往社会惯性主导力。中国社会过往惯性主导力就是权贵集团。而新当权者通过反腐引入了试图消解过往惯性力的新力,但这种新力至今仍不是足够强大,没有达成主导性力量,而是与过往惯性力旗鼓相当。

不同力量角逐的背后是路线之争

任何将统治集团看成铁板一块都是与历史事实、社会常理不符的,也是客观上在消解社会变革力量,无视社会变革因素的。

应该承认中国今日主导社会的力量仍然是统治集团的力量,而暂时最能影响社会发展方向的也是统治集团内部不同力量的角逐。中国自从1989年"六四屠杀"后,在人性的恶与制度的罪的相互勾结助推下所形成的权贵集团,通过垄断权力与资源而以绝对压倒性力量主导着社会发展方向,只是到了中共十八大后,权力集团内以习近平、王歧山为代表的个别理想主义者不愿随同于过往权贵集团,进而祭起了反腐大旗,结成了新的一股至少从形式上反权贵的力量,从而使中国统治集团在形式上分化成了权贵与反权贵的两股力量。

权贵集团面对反腐在台面上无法找到抗拒的理由,但是他们以坚持马列主义,捍卫中国特色,拒斥普世文明,维护社会稳定,进而掀起崇毛,甚至通过鼓动爱国主义来挑起国际争端,以期绕开反腐,达成延续过往权贵老路之目的。而新的在反腐旗帜下集结起来的力量,虽然至今仍不能肯定就是指向融入人类主流文明的力量,但其反腐本身带来了社会的变数,至少给权贵集团统治延续形成了梗阻,就此而言,反腐当然是值得期待与支持的。

事实上,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统治集团中一直延续着不同路线的斗争,只是在不同时期表现出不同形式而已。1976年前表现为以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等为代表的致力于社会建设的务实派与毛泽东、林彪、四人帮为代表的革命名义下的阶级斗争派的斗争;后来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现以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万里等为代表的全面改革派与陈云、薄一波、胡乔木、邓力群为代表的保守派的斗争;随着对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的镇压,中共对权力集团中改革派的清洗,中国权力集团在缺失政治改革的畸形经济改革名义下,形成了以江泽民为首的压倒性权贵腐败集团,直到中共十八大才出现习近平、王歧山主导的反腐势力,进而形成了腐败与反腐的不同势力的较量。

中国今日社会出现让人"困惑"的局面,本质上就是反腐与腐败力量角逐难分胜负,处于胶着状态的结果。中国今日何去何从,应该取决于最后反腐的成败得失。而只要中国反腐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国社会发展方向就不会明朗,中国就无法走出混乱、彷徨的境地,就难以解开"困惑"的心结。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九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