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托马斯·弗里德曼:美国总统怎么能是特朗普这种人?

结束了与希拉里·克林顿的辩论后,唐纳德·特朗普周二在迈阿密进行竞选活动。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结束了与希拉里·克林顿的辩论后,唐纳德·特朗普周二在迈阿密进行竞选活动。
本人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辩论的感想可以总结为一个词:怎么能?
他认为北约好比是商场,而租户没给美国房东交够租金。说到底,面对这样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把他送入椭圆形办公室?
  • 托马斯·L·弗里德曼
    Josh Haner/The New York Times
    托马斯·L·弗里德曼

    北约并非商场,而是一个战略联盟。它打赢了冷战,让欧洲始终充当美国企业的稳定贸易伙伴,还阻止各欧洲国家——尤其是德国——自行研发核武器来抗衡俄罗斯,而交换条件是将它们全都置于美国的核保护伞下。
    他不了解关键政策的"料",不乱炖一通狂言、侮辱和重复之词就没法填满两分钟的答案。面对这样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把他送入椭圆形办公室?
    他表示近期的一轮黑客攻击——任何一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都会告诉你,毫无疑问这是俄罗斯的手笔——或许并非来自俄罗斯,而是"坐在床上的某个重400磅的家伙"。面对这样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把他送入椭圆形办公室?
    他吹嘘自己竭尽全力地不付一个子儿的联邦税,但又抱怨我们的机场公路残破不堪,没有足够的资金用于退伍军人。面对这样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把他送入椭圆形办公室?
    他试图证明自己当年就反对伊拉克战争——尽管他在战争伊始公开表示了支持——声称私下告诉了他在Fox新闻频道的好友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特朗普太执着于自己毫无过失,以致没有想过可以在辩论中这样作答:"的确,我以普通公民的身份支持过伊拉克战争,但希拉里以参议员的身份投了赞成票,她当时手握各种情报,做出正确判断是她的本职工作。"面对这样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把他送入椭圆形办公室?
    他表示我们不应该出兵伊拉克,但既然都去了,"我们应该把油拿走——那样伊斯兰国(ISIS)就不能成事了……因为石油是他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面对这样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把他送入椭圆形办公室?
    在开采出哪怕一滴油之前,伊斯兰国便已成型,靠着从摩苏尔的伊拉克央行盗取的大把美元维持。与此同时,伊拉克拥有世界第五大的石油储备,达1400亿桶。大家能想象我们得在那里待上多少年才能把石油采干吗?而这么做又会让我们的道德立场在全世界受到怎样的损害,并让圣战分子个个干劲十足?
    他的竞选经理不得不在辩论后的第二天早上去每个晨间秀露脸,用撒谎的方式来尝试弥补老板喋喋不休的胡说八道。面对这样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把他送入椭圆形办公室?凯莉安娜·康维(Kellyanne Conway)周二上午告诉CNN,在气候变化议题上,"我们并不知道希拉里·克林顿相信什么,因为根本没人问过她。"
    她说啥?担任国务卿期间,克林顿支持了历次全球气候谈判与清洁能源计划。康维的说法等同于宣称没人知道希拉里在女性权益议题上的立场。
    康维接下来上了CNBC的节目《财经论谈》(Squawk Box),声称在2009到2013年间担任国务卿的克林顿从未创造出任何的工作岗位,还要为美国缺少令人满意的"路桥"负责。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MGM Resorts)的首席执行官詹姆斯·莫伦(James Murren)则表示,自家生意变好了,整体经济亦有改善,而身为国务卿,创造稳定环境才是克林顿的工作。针对他的反驳,康维的回应是经济的改善完全不关克林顿的事,因为"她从来没当过总统,所以也没创造过金融稳定。"
    我懂了:每次有差池都是克林顿的错,而每次有佳绩都是总统一个人的功劳。愚蠢。
    《财经论坛》的这一段节目针对的是一个事实:尽管特朗普宣称自己能让经济增长,但美国大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当中,并没有什么人支持他。此外,特朗普辩论失利之后股票市场的反应特别积极,实在有趣。这或许是因为,首席执行官和投资者知道特朗普和康维是大骗子,也了解近期的数据显示,收入差距其实在缩小,薪资水平在上升,贫困正得到缓解。
    特朗普和康维的固定把戏就是贬损美国,这样他们便能恢复我们的伟大荣光。事实上,我们的确存在问题,也不是每个人都享受到了经济果实,不过,倘若你想对美国保持乐观,不妨倒过来——从基层往上看的时候,美国要美好得多。你能看到,村镇与地区并未等待华盛顿,而是自己团结起来维修基础设施、整顿教育、改善治理。无论去到哪里,我都能看到这一幕。
    我并不倾慕克林顿所抱有的倾向自由派、主张将权力集中起来的陈旧政治观,但她理性负责;她会做好功课,能在工作中成长,甚至还可能重复自己在参议院的做法,与共和党人合作。
    特朗普则认为缴税的是傻瓜,认为他出现在一亿观众面前的时候不必做准备,无需拿出具体方案,可以用堪比疯大叔的成熟度来谈论严肃议题——还指望能对付过去。纵使他许下变革的诺言,但此人做出的变革,美国无力承受。
    选这样一个人上台,实在是疯狂。

    翻译:黄铮

    ——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